果果书 - 网游竞技 - 再世嫡妃在线阅读 - 第305章 安稳

第305章 安稳

        杭雪柔出去的时候,还不忘替他们关上门。

        想想又补一句,“下次记得拴门。”

        一通折腾,屋内的旖旎暧昧早已消散得干干净净。

        祁烬见左倾颜涨红着耳朵一脸懵,好笑地凑上前,碰了碰她的鼻尖,哑声问,“还继续吗,我的王妃?”

        左倾颜的头立刻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祁烬失笑,他伸手将她扶正。

        左倾颜一脸懵地直起身子,下意识将滑落肩膀的衣裳拉起。

        她羞涩地看着伸出手来帮她快速系好腰带的男人,红着脸呢喃,“我自己来……”

        祁烬为她系了腰带,又亲自给她整理好微乱的鬓发,簪上那支白玉流苏钗,才牵着她的手慢声道,“好好歇息,今晚暂时放过你。”

        那眼神,却还蕴着深重的情欲。

        左倾颜的脸瞬间烧了起来,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早知道,刚刚就不该留他在房里......

        都被杭雪柔瞧见了,好丢人!

        “你出去!以后都不许到我房里。”被他看得面红耳赤,左倾颜索性侧开脸不理他。

        祁烬笑出声来,耐着性子哄道,“王妃别恼,下次再有人打断我们,我就挖了她的眼睛。”

        他揽着她轻声道歉,又悄然在她粉嫩的耳垂上轻啄了一口。

        “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左倾颜气得想跺脚,她怕的是被人打断吗?

        祁烬笑容愉悦将她揽得更紧。

        他发现每次只要逗一逗她,心中的郁闷很快消散得无影无踪。

        一想到过几日不用与她分隔两地,他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一些。

        虽然理智告诉他,把她留在北境更安全。可是想想,其实只要他心中有她,不管她人在哪,都会成为那些心怀不轨之人的目标。跟在他身边,或许还能安全些。

        更何况,眼下也不由得他选择了。

        目光落到桌面静置的圣旨上,有些好笑叹道,“这下就算我想把你留在北境,也不成了。”

        左倾颜见他总算正经起来,才肯理他。

        “我想母亲和大哥了,药王谷病患也越来越少,回去正好。”她瞅了他一眼,故意道,“你若嫌我烦,咱们就别见面了。”

        祁烬眼眸危险地眯起,手指悄无声息伸到她腰间,“你说什么,嗯?”

        左倾颜还想气一气他,只觉腰间一痒,尖叫着跳了起来,随即落入他的怀中。

        “还见不见我?”

        “不见!不能见!”她躲闪不及连连求饶,满腹委屈地道,“都说婚前是不能见面的,不然不吉利。”

        祁烬总算放过她,笑着捏她鼻子,“这理由还差不多。”

        ……

        待祁烬离开后,左倾颜美美地洗了个澡,握着那卷赐婚圣旨,度过自来北境睡得最安稳的一个夜晚。

        翌日,祁烬忽然让天枢过来告诉她,北戎承诺的三座城池已经清退了驻军,可以进驻。

        黑袍还特意提到,左倾颜承诺给兰提真穆延缓毒性的药快吃完了,在使团前往天陵之前,请她再送一些过去,如果是祁烬或者其他人送,他不放心也不相信。

        “这是非要我走一趟了。”

        天枢颔首,“黑袍诡计多端,主子深怕有诈,让属下给您送了这个过来。”

        两个月过去,天枢的伤基本已无大碍,正常走动没问题,就是还不能动武。没办法跟着祁烬去见黑袍,也只能留在药王谷跑跑腿。

        他将手上一个木盒子递给左倾颜,“这是主子上个月差人去天禹山,找天下归一前辈借来的金丝软甲,今日才送到的,主子亲自擦干净的,请大小姐务必穿上。”

        左倾颜掀开盒子,里面的金丝软甲在晨光下整洁透亮,熠熠生辉,一看就知道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心道,她上次被云溪挟持,当真是把祁烬给吓得不轻。

        当下也不推托,收下后笑道,“你先去忙,我收拾一下很快可以走。”

        “主子说反正着急的不是咱们,大小姐慢慢收拾。”天枢朝不远处的房间看了一下,低声问道,“大小姐最近可见过摇光?”

        左倾颜不以为意点了点头,“每天都见到啊,她昨晚才替我顶了晚班,哎,你不提我都忘了,今天早上要去给黑袍送药,又没办法轮值,现在摇光姐姐定是还等着我去换班。”

        见她急着要去找摇光,天枢忙道,“大小姐先去收拾吧,北戎那边的事要紧,摇光那我去说。”

        左倾颜想了想,“也好,那就拜托枢统领了。”

        自从上次行酒令的晚上,她就总觉得摇光姐姐心情不虞。平日里也有意躲着天枢。

        今日,难得见这不开窍的闷葫芦主动,希望他不会又叫摇光姐姐失望才好。

        “大小姐不必客气,那我先告辞了。”天枢不知左倾颜心里的弯弯绕绕,严肃的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喜色。

        见他步伐轻快,恨不得立刻飞到摇光跟前的模样,左倾颜摇了摇头。

        当局者迷,不过如此。

        天枢来到安置伤患的一座双层竹楼,沿着病房挨个找人,终于在倒数第二间看到摇光正为一个断臂的边军士兵换药。

        她的神色专注认真,清早的晨光洒在她的侧脸,卷翘的长睫带出一排淡淡的青影。

        看她这样子,昨晚值夜定是又没睡好了。

        想起那夜行酒令后,她对他说过的那些话,后来他回忆了好几百遍,总觉得,她不是随便说说的。

        她和凛羽,或许根本不是主子想的那样。

        有没有可能,摇光喜欢的一直是他,是主子和左大小姐误会了,以为她喜欢凛羽那厮?

        天枢心里满怀忐忑,可是这样的话叫他如何问出口?

        如果是的话,他要如何回应她的感情,万一不是,那他岂不是自作多情,贻笑大方?

        这么一想,原本想要寻她问个清楚的脚步又一次顿住了。

        这时,断臂的边军忽然转过头来,一下子认出了他。

        “枢统领,你来找摇大夫?”

        那人一开口,摇光的眼神即刻落到她身上。

        天枢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

        “大哥找我?”感觉到他的脚步逼近,摇光若无其事继续扎着纱布,甚至没抬头看他一眼。

        “嗯......”他盯着她的侧颜,她的故作冷漠叫他心里堵了石子般难受。

        “什么事?”

        天枢的脸色有些苍白,看得那边军士兵恨不得自己就地晕倒,假装没看见两人之间非同寻常的“互动”。

        “北戎约定的三座城池可以入驻了,大小姐跟主子要去见黑袍,早上没人给你顶班,你找别人换一换,回去休息一下。”

        摇光摇了摇头,“不用了,昨晚没什么特别的事,我在小榻眯了一个时辰,大哥没事就回去吧。”

        “我......”

        天枢张了张嘴还想说几句,就听见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摇大夫,你还没用早膳吧,快过来,我路过,给你多带了一份。”

        凛羽没心没肺的脸赫然出现的两人视线里。

        摇光原想说她吃过了,瞥见天枢骤然冷下来的脸,眸光一闪,从善如流道,“多谢羽大哥,我正饿得狠了。”

        她帮那边军士兵绑了个好看的结,转身笑着朝凛羽走去,“你带的这些可都是我最爱吃的,多谢。”

        天枢僵着脸扫了一眼凛羽盘子里的东西,韭菜饺子,红豆莲子羹。

        她不是最讨厌吃韭菜,嫌吃了嘴臭吗?

        而且,竹屋轮值的大夫,不是都统一安排早膳送到门口吗?

        为了不辜负凛羽一片心意,连最讨厌的东西也要强迫自己喜欢了,分明吃过了,还宁可再吃一次?

        现下他几乎可以确定,自己定是自作多情了。摇光怎么可能喜欢自己,她一直都喊他大哥,从未逾矩过。

        可是,为何他心里这般难受,连带着刚刚痊愈的腹部也撕扯着揪痛起来......

        “枢统领,你怎么了!”边军士兵见他的脸上忽然面无人色,人也摇摇欲坠的模样,忍不住惊呼一声。

        见摇光猛地看过来,天枢清晰地捕捉到她眼中一抹慌乱,心里忽然就舒坦了,看到她快步朝自己走来,身后还跟着亦步亦趋的凛羽。

        他索性闭上眼,高大的身影朝前一倒。

        “大哥!”

        随着一声惊呼,正好歪倒在女子柔软的身前。

        这种感觉,似乎也不错。

        凛羽脚步骤然一顿,他刚刚分明看到,枢老大掀起眼皮冷戾扫了他一眼。

        脖子凉飕飕的……

        我的大小姐,你到底是让我来送早膳,还是送人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