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3章 缠着我要

第3章 缠着我要

        原来他连离婚都顾不上,急着出门是为了去陪尹落雪。



        熟悉的刺痛感席卷了顾眠的心脏,痛到近乎麻木。



        婚后那两年,她没少看到尹落雪在朋友圈秀恩爱。



        那个时候的她很矛盾,明明看一次难过一次,却又忍不住要去看。



        而现在,她已经决定放弃这样的自我折磨。



        顾眠动了动手指,把厉霆深和尹落雪的微信一一删除。



        她泡好澡,刚穿上衣服,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厉霆深打来的电话。



        他不是在陪尹落雪吗?怎么会有空给她打电话?



        顾眠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霆深?”



        “你把落雪的微信删除了?”



        “是,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怎么了?”厉霆深怒不可遏,“落雪得知你出狱,原本想跟你问好的,结果发现自己被你删了,她以为你还恨她,联想到当初被你推下楼的场景,情绪崩溃了!顾眠,你能不能消停点?”



        他的质问和奚落令顾眠心如刀绞,她强忍着痛意,开口道,“霆深,删她微信是我的自由。”



        “是你的自由没错,但她是病人!”厉霆深强调道,“又因为你坐了轮椅,情绪本来就敏感脆弱,你是不是应该照顾一下她的感受!”



        顾眠闭了闭眼,苦涩一笑,“既然你的心肝宝贝这么脆弱,我更应该远离她,免得什么时候磕着碰着又赖在我的头上。”



        “顾眠,你......”



        顾眠直接挂断了电话,顺便把厉霆深的号码拉黑。



        她穿好衣服下楼,给自己煮了一碗面吃,直接去了墓地。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顾眠打着伞,在外婆的墓碑前站了很久很久。



        回到云悦湾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一进门,便看见厉霆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



        顾眠颇为诧异,以往他去陪尹落雪,一陪就是一整天,要哄她睡下后才会回来的。



        顾眠不想探究他的反常,也没有理会他,径直往楼上走去。



        “站住。”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冷漠的嗓音。



        顾眠停下脚步。



        男人起身走到她面前,深不见底的双眸盯着她的脸,“顾眠,你长本事了,敢挂我电话,还敢把我拉黑?”



        顾眠迈开脚刚要走,却被男人一把拉住手腕,“跟你说话,坐牢坐得耳朵都聋了?”



        顾眠的心被狠狠刺痛了一下,抬起头望向他,“是,我坐过牢,一辈子都被毁了,你们还不够满意是吗?”



        厉霆深看到她红肿的双眸,眉心一蹙,“哭过?你去墓地看过外婆了?”



        顾眠强忍着眼泪,“我没能为她老人家守灵送终,现在去看她是不是也要经过你的批准?”



        厉霆深眸色微沉,“顾眠,那天坚持让你回监狱,是怕你太难过。”



        “怕我难过?”顾眠直接笑了,笑得悲凉,“你连对我撒谎都不愿意上点心,用这么拙劣的理由?”



        她挣脱开男人的手,“霆深,我累了,离婚吧。”



        ......



        顾眠回到主卧衣帽间,拿出一个陈旧的行李箱,开始收拾行李。



        婚后厉家给的,她一样都不会带走,所以东西并不多。



        “顾眠,你闹够了没有。”身后传来男人不耐烦的嗓音,“不就是坐了一年牢吗?更何况我特意交代过,没让你在里面受一点委屈,你还想怎么样?”



        顾眠正在收拾衣服的手一顿,转身望向他,“你是交代过,我在里面的伙食跟别的犯人都不一样,每顿饭除了猪肝就是菠菜,都是补血的食材,因为我要随时为尹落雪输血。”



        厉霆深拧眉,“说到底,你还是介意落雪的事情,顾眠,要你给落雪输血是为了救命,你也是学医的,应该具备医者仁心,而且我也补偿你了。”



        “医者仁心?”顾眠直接笑了,“你见过有哪个医生为了救病人往死里输血的?”



        “至于你说的补偿,是指这些吗?”



        顾眠抬手指着一整面墙的包,这些包的价值起码上亿,是多少女人的梦想。



        “每输一次血给我买一个包,还是尹落雪挑剩下的是吗?”



        到她手里的每一个包,都是尹落雪挑选的,再由厉霆深买单。



        尹落雪先把自己喜欢的挑走,再从剩下的里面给顾眠选一个款式浮夸的,虽然价格昂贵,但没有一个是能日常背的。



        她从来没说过要包,但他们都觉得,输一次血换一个包,是她顾眠赚到了。



        顾眠淡淡一笑,“这些包我一个都不会带走,因为我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卖自己的血。”



        厉霆深抬手捏了捏眉心。



        结婚以来,顾眠一直很温顺,偶尔会生闷气,但从来没有忤逆过他,更没有这么决绝地跟他说过话。



        厉霆深握住她的肩膀,语气缓和了几分,“我知道你坐牢刚出来心情不好,不闹了好不好?我们去吃饭,我让杨妈做了你爱吃的菜。”



        顾眠推开他的手,拎起行李箱往外走去。



        下一秒,她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被男人打横抱起。



        没等顾眠反抗,她就被放到了柔软的床上。



        男人欺身而上,顾眠的双手被他轻易扣住举过头顶。



        熟悉的男性荷尔蒙气息铺面而来,厉霆深俯身吻在她的耳畔,低沉的嗓音染上了一抹魅惑的性感,“厉太太,不生气了好不好?今晚我做到让你高兴为止,嗯?”



        顾眠的心跳顿时骤然加速!



        以前她偶尔生气的时候,架不住他的撩拨,很快就消气了。



        后来他许是觉得有趣,每次见她不高兴,就拉着她做。



        他在情事上的掌控欲极强,每次顾眠都被他欺负到哭着求饶,他说什么都一一答应。



        男人的呼吸重了几分,一边吻住她的唇,一边解开她的上衣纽扣。



        顾眠猛然反应过来,急忙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桎梏,“不要......我不想......”



        “不想吗?”厉霆深抬头,布满情浴的双眸饶有兴致地看着身下的女孩,“现在说不想的是你,一会儿缠着我说还想要的也是你......”



        顾眠的脸羞红到了耳根,像是能滴出血来。



        男人勾唇,低头亲吻她的脖颈,“你不在的这一年,我也不好受......起码有三百个晚上都在加班才能控制自己......”



        落地窗外,夜幕笼罩,只有始终未停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房间里的温度却越爬越高。



        结婚三年,厉霆深早就摸透了顾眠的身体,轻车熟路地撩拨着她。



        顾眠浑身紧绷颤栗,她努力保持着理智想要挣脱,但男人却像是铁了心要拉着她沉沦。



        “顾眠,给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