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5章 厉家家宴

第15章 厉家家宴

        顾眠怀孕了?



        怎么可能!



        可是他们的对话不可能是假的吧?



        顾眠真的怀孕了?



        所以上次在咖啡厅她没猜错,顾眠恶心干呕就是怀孕的表现!



        这个贱人,居然敢欺骗她!



        尹落雪双手攥拳,压下胸口的怒意,回到自己的病房。



        她慢慢冷静下来后,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怀孕了,顾眠为什么要提出离婚呢?



        难道不是应该仗着肚子坐稳厉太太的位置吗?



        难道这个孩子不是厉霆深的?



        对,顾眠一直在坐牢,怎么可能怀上厉霆深的孩子!



        说不定是她在监狱里跟野男人发生关系怀上了野种,听说有些监狱就有这种见不得人的性交易!



        一定是这样!



        尹落雪直接笑出了声。



        顾眠,她死定了!



        尹落雪思来想去,要是直接把顾眠怀上野种的事情告诉厉霆深,说不定以后厉霆深一见到她就会想起自己被绿。



        所以她不能亲自去说,而是是让厉霆深自己察觉,这样才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最好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爆出来,厉霆深越是下不来台,就会越恨顾眠!



        尹落雪很快有了主意。



        每个月的5号是厉家的雷打不动的家宴,就在三天后。



        如果在家宴上厉家人发现顾眠红杏出墙还怀上野种,那场面绝对精彩!



        ......



        顾眠并不知道门外有人偷听,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算计上了,好奇地问道,“裴先生,你是怎么知道我怀孕的?”



        “我经常看见你犯恶心,你说你是学医的,如果是肠胃不舒服应该早就去看医生治好了,加上小宝的妈妈怀孕的时候症状跟你一模一样。”



        顾眠点点头,“小宝的妈妈一定是个很温柔的母亲。”



        “是,她很温柔,她走了三年,我的痛苦随着时间流逝慢慢淡去,但是小宝还没有。”裴谨川望向病床上正在玩玩具的儿子,“顾眠,其实小宝不是第一次管别的女人叫妈妈了。”



        “怎么会这样?是缺乏母爱的缘故吗?”



        裴谨川摇摇头,“他喊妈妈的女人,都是有身孕的,我带小宝去做过检查,也找过心理医生,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小宝的嗅觉比常人灵敏,而怀孕的女人因为激素变化,身上的味道会不一样。”



        “小宝妈妈是因为车祸走的,当时已经怀有身孕,车祸发生的时候,小宝就坐在车上,他永远地记住了他妈妈身上的味道,所以会把有这种味道的人当成妈妈,我也是因此更加确定你已经怀孕。”



        顾眠痛心不已,“这么小的孩子,就经历这样的事情。更遗憾的是,裴太太出事的时候居然怀着身孕。”



        “是个女儿。”裴谨川抬手按着胀痛的太阳穴,“而且已经足月了,我很快要儿女双全的时候,老天爷却给了我致命的一击......”



        顾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裴先生,你保重,毕竟你还有小宝。”



        “没错,为了小宝,我得好好活着,护他长大。”



        顾眠轻声开口道,“裴先生,我很喜欢小宝,但我也有自己的家人要守护,所以还请你答应我的辞职。”



        “好,我会尽快找到新护工。”



        “谢谢。”



        顾眠松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把厉霆深从黑名单里放出来,编辑一条短信发送过去。



        厉氏集团会议室。



        厉霆深坐在主座上,听着底下的人汇报工作。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他拿起来一看,是顾眠发来的短信。



        【我已经辞职了,但还要等人家找到新的护工才能走,请你让我舅舅的店继续营业,好吗?】



        上面还有之前的那条:【我已经从舅舅家搬出来了,请你不要为难他了好吗?】



        厉霆深勾唇,求人的时候态度倒是够软的,不像昨天在电梯里,又倔又硬地反抗。



        厉霆深抬了抬手,助理立刻走了过来,俯身道,“厉总。”



        厉霆深说了句什么,助理很快离开。



        ......



        晚上,顾眠前脚刚回到公寓,后脚就接到了王淑兰的电话,说已经可以继续营业了。



        王淑兰在电话里又数落了顾眠几句,明里暗里提醒她去讨好厉霆深。



        顾眠习惯了她的市侩,没有反驳,安静地听完,礼貌地告别。



        她正要去洗澡,厉霆深的电话就进来了。



        顾眠划开接听,“霆深。”



        “我以为你又把我拉黑了。”厉霆深的声音听上去心情不错,“过两天家宴,你准备一下,我去接你。”



        顾眠的指尖蓦地收紧,“我能不去吗?”



        “你觉得呢?”男人不答反问。



        顾眠没再坚持,“知道了。”



        顾眠挂上电话,呆坐了许久,才起身去浴室洗澡。



        ......



        家宴这天,顾眠提前跟裴谨川请了假,下午四点钟,厉霆深准时打来电话。



        顾眠走出医院,劳斯莱斯已经停在了门口。



        她打开后座车门上了车,厉霆深吩咐司机开车后,转头望向身旁的女孩。



        “我不是让你准备一下吗?怎么穿成这样?”



        她穿得简单休闲,在平时没什么,只是厉家家宴向来受重视,别说是女眷了,就是男人都会注意一下仪表,没有人会像她这么随意。



        顾眠淡淡开口道,“我又不是去走红毯的,而且你以前从不在意我穿什么。”



        厉霆深眉心微蹙。



        他好像的确没有在意过顾眠的衣着打扮,从来没有。



        顾眠转头望向车窗外。



        她过去不是没打扮过,家宴上她也不想丢了厉霆深的面子。



        可是到最后,她都是被打发到厨房干活,跟佣人没什么区别。



        “还在给裴家当护工?”



        厉霆深突然开口的声音打断了顾眠的思绪。



        顾眠以为他在追究之前的事情,急忙解释道,“裴先生还没找到新的护工,所以我暂时还得留下帮忙。”



        顾眠一直觉得小宝很乖,不像是之前护士形容的难伺候的小祖宗。



        但这两天终于见识到了,两天的时间,他赶走了七个来试工的护工。



        偏偏他软硬不吃,加上又有躁郁症,连裴谨川都拿他没办法。



        ......



        半小时后,劳斯莱斯停在厉家别墅外。



        刚下车,顾眠便听见尹落雪娇滴滴的声音,“霆深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