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22章 茶里茶气

第22章 茶里茶气

        厉霆深还没开口,厉老夫人便替他拒绝了,“霆深没空,他要回家拆监控。”



        厉星泽好奇,“奶奶,为什么要拆监控啊?”



        有监控不是挺好的嘛,不然谁能想到佣人会给他下毒。



        “不是拆公共区域的监控,而是拆他房间里的。”



        “什么?”厉星泽惊呆,“您在我哥房里安装了监控?”



        “我当然要知道他们小两口给我造曾孙的进度了,所以才装的监控。”厉老夫人理直气壮的道,“要不是你们突然中毒,他们早就给我造上小曾孙了。”



        顾眠的脸瞬间红了,“奶奶,您别胡说......”



        “我哪里胡说了。”厉老夫人道,“你们两个吃完饭就回房亲热了,我还听见霆深问你这个姿势行不行,舒不舒服什么的......”



        顾眠呆住,瞪大了双眼,脸蛋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来!



        尹落雪气得脸都白了。



        尤其是看到顾眠的反应,说明厉老夫人说的是真的!



        她中毒正难受的时候,厉霆深居然在和顾眠开开心心做那种事,简直可恶!



        尹落雪捂着胸口,一脸痛苦,大口大口喘着气。



        “落雪,你怎么了?你别吓妈妈啊!”何美茹惊呼出声,“医生,医生快来啊!”



        病房里乱作一团,几个医生赶来,匆匆将尹落雪推进了抢救室,厉霆深也跟了过去。



        厉老夫人拉起顾眠的手,“眠丫头,咱们回家。”



        厉星泽面露委屈,“奶奶,您不多陪我一会儿啊?”



        厉老夫人瞪了他一眼,“一个人待着吧你,给我好好反省!”



        厉星泽:“......”



        顾眠跟着厉老夫人回到厉家,送她回房后,才开口道,“奶奶,我有话跟您说。”



        厉老夫人笑笑,“折腾了一晚上,奶奶也累了,有什么话我们改天再说,好吗?”



        顾眠点点头,“奶奶,今晚的事,谢谢您。”



        “傻丫头,吃一堑长一智,咱能被陷害一次,绝不能被陷害第二次。”厉老夫人心疼地握住她的手,“以后的路,奶奶会代替你外婆陪你走下去,我会永远相信你保护你。”



        顾眠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奔涌而出,一把抱住了厉老夫人,“好,谢谢奶奶......”



        “乖孩子,不难过,有奶奶在,什么都不用怕。”



        “嗯。”顾眠问道,“奶奶,我房间里真的有监控吗?”



        “奶奶可没有偷窥的嗜好,怎么可能在你们房间装监控,我是故意那么说的,你没看落雪气得都晕倒了吗?”



        顾眠哭笑不得,“您怎么跟小孩子似的,跟她置这个气干嘛?”



        “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副茶里茶气的样子,眼睛里的算计都快溢出来了,要不是因为两家的渊源,加上当年......”厉老夫人欲言又止,长叹一口气,“算了,不提她了,我让张妈给你炖了燕窝,你吃了早点休息。”



        “好。”



        ......



        医院里,经过抢救,尹落雪脱离了危险。



        约摸过了半小时,她才醒了过来。



        “落雪,你总算是醒了,可担心死妈妈了。”何美茹抹着眼泪,“你要是出点什么事,让妈妈怎么办才好啊......”



        厉霆深被她哭得心烦,起身道,“醒了就好,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霆深哥!”尹落雪急忙拉住他的衣角,“你先别走。”



        她朝着何美茹使了个眼色,何美茹立刻心领神会,“霆深,落雪一定饿了,我要去给她弄点吃的,你在这替我看一下,免得她再有什么状况。”



        厉霆深犹豫了一下,重新坐了下来。



        何美茹立刻离开。



        尹落雪看着厉霆深,问道,“霆深哥,你今天为什么要帮顾眠啊?”



        “我什么时候帮她了?”



        尹落雪心里憋闷。



        对于她来说,厉霆深没有站出来护着她,就是在帮顾眠。



        她要的是他无条件对她偏私。



        “你就是在护着顾眠。”尹落雪委屈地控诉道,“你还为她挡花瓶了!”



        厉霆深一怔。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保护顾眠,那一瞬间,他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地挡在了她面前。



        这不应该是他会做出的事情。



        厉霆深烦躁地拿出一根烟点上。



        他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尹落雪不用问都知道他一定是在想顾眠,顿时更生气了。



        她不敢对厉霆深发脾气,只能委屈巴巴地撒娇,“霆深哥,我今天中毒,还差点死了,洗胃很难受......”



        厉霆深吸了一口烟,“已经没事了,下毒者也已经找到,我会还你一个公道。”



        尹落雪吸了吸鼻子,“女佣也一定是一时鬼迷心窍,霆深哥,既然我和星泽都没事,不如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



        “她敢下毒谋害星泽,这样的人怎么能轻纵。”厉霆深道,“这件事我会处理,你无需过问。”



        尹落雪犹豫了一下,试探着开口道,“霆深哥,顾眠好像真的是怀孕了,我妈妈说她怀我的时候就是这样,闻不得一点油烟味。”



        “奶奶不会骗我。”厉霆深随口道,“而且一个多月前那次,她已经吃过事后药了,不可能怀孕。”



        尹落雪彻底呆住!



        一个多月前?



        顾眠离开监狱那天,他们做了?



        尹落雪猛然回忆起来,那天厉霆深刚从国外出差回来,原本答应她回家换身衣服就去医院看她的,结果她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午后,厉霆深才姗姗来迟。



        所以他回到家,刚好遇到顾眠,两个人做了,才耽搁了一上午?



        尹落雪心里的恨意快要溢出来!



        这个顾眠,坐牢还不安分,见缝插针地勾引厉霆深,简直该死!



        所以顾眠究竟有没有怀孕,她一定要查清楚才行!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厉霆深拿起手机接听,“说。”



        张妈汇报道,“大少爷,佣人说上次她没冲好咖啡,被二少爷说了两句,怀恨在心,所以才下毒。但她说自己并没有针对其他人,她知道大少奶奶做的蛋糕向来是二少爷一个人吃的,所以才选择在蛋糕里下毒,意思是求您宽恕一二。”



        厉霆深冷声道,“把家里所有佣人叫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废掉她一只手,赶出厉家。”



        “是。”



        尹落雪吓得一颤。



        厉霆深挂上电话,起身道,“我先回去了。”



        “那你路上慢点。”



        等厉霆深一走,何美茹立刻进来,“落雪,怎么样?”



        “废了她一只手,赶出厉家。”



        “霆深真是够狠的,这还没出什么事呢,就废了手。”何美茹心里一阵后怕,“还好你聪明,提前交代好女佣绝对不能供出你。”



        尹落雪冷笑,“这些穷人最缺的就是钱,只要给她足够的钱,自然会听话。”



        “我女儿就是厉害!”何美茹愤愤道,“谁能想到那个死老太婆会在家里安装监控,还好我们没有亲自动手,而且没把这盆脏水泼到顾眠头上,真是可惜了。”



        “顾眠就是只老鼠,而我是猫,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尹落雪靠在床头,眼底闪过一抹阴狠,“不过死老太婆一心护着顾眠,实在讨厌,等我想到办法除掉她,看顾眠还有什么靠山!”



        ......



        顾眠吃了燕窝,回到房间洗澡。



        等她洗完澡出来,看见厉霆深坐在沙发上。



        顾眠被吓了一跳,“你怎么回来了?”



        放在以前,厉霆深是会在医院陪尹落雪一整晚的。



        “这是厉家,我不能回来?”



        厉霆深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她。



        顾眠感觉自己像被猛兽盯上的猎物,危险气息渐渐朝她逼近,下意识地后退。



        下一秒,男人大步上前,将她抵在了墙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