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47章 不能报警

第47章 不能报警

        翌日一早,厉霆深便带着顾眠坐上私人飞机回到帝都。



        顾眠住进了厉氏集团旗下的医院继续养身体,厉霆深抽身去审讯抓住的犯人。



        男人被悬空掉在半空中,身上全是伤。



        “厉总,人收拾得差不多了,但他还是一口咬定自己是临时见色起意,并没有幕后指使。”



        厉霆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长腿交叠,漫不经心地开口道,“嘴硬,说明你的手段软了。他敢对我的孩子动手,那就先拔掉十个指甲。”



        “是。”



        痛苦的叫声很快在幽暗的空间里响起。



        十指连心,拔出第五个指甲的时候,男人已经疼晕了过去。



        厉霆深靠在沙发里闭目养神,“把人弄醒,继续。”



        “是。”



        保镖泼了一盆冰水再男人头上,他很快苏醒过来,疼得浑身颤抖,“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不能对我滥用私行......报警,求求你们把我交给警方处理,求求你们!”



        在警方手里,他或许还能有一条活路,但在这个男人手里,他只有死路一条!



        这不是人,而是活阎王!



        程序冷笑道,“报警岂不是太便宜你了?现在招认的话,说不定还能少受点罪。”



        男人面露犹疑。



        程序抬抬手,“继续拔。”



        “是!”



        保镖走上前,拿着钳子继续拔下第六个指甲。



        “啊!”男人疼得生不如死,“杀了我!求求你们杀了我吧!”



        “死,也太便宜你了。”程序笑笑,“手指甲拔完了,还有脚指甲,继续。”



        “啊——”



        男人再也承受不住,崩溃地喊出声,“我说!我说!是勇哥!”



        “哪个勇哥?”



        “何勇,是何勇!是他安排我们对顾眠下手的......”



        程序转身,望向沙发上的厉霆深,“厉总,何勇是尹太太的侄子,尹小姐的表哥。”



        厉霆深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你确定?”



        男人供认不讳,“我不敢骗你们,在帝都的时候,勇哥就暗中安排人跟踪顾眠,但她一直住在厉家,所以没有机会下手,直到跟着她去了海城,确定她住在那个小区,我们两个立刻赶了过去,暗中找机会下手。”



        “那个骗顾眠的老奶奶也是勇哥安排的,而我们两个的任务,就是强了顾眠,然后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弄没掉......”



        厉霆深眸光骤沉,脸上寒意遍布。



        程序犹疑地问道,“厉总,现在该怎么办?”



        “去把何勇抓来。”厉霆深沉声开口,“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顾眠。”



        “是。”



        ......



        晚上,厉霆深来到医院的时候,顾眠正在发呆。



        “今天怎么样?”



        “人招供了吗?”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



        “没有。”厉霆深在病床边坐了下来,“他没招,另一个人也还在追捕中。”



        顾眠低垂眼眸,“他做这种事情,无非是为了钱,建立在金钱上面的合作关系能有多牢固,我觉得他一定会招的。”



        “我会继续让程序审。”



        “厉总。”程序敲门进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厉霆深起身跟着他出去,“什么事?”



        “何勇跑了,昨天就跑了,连赌场都扔下了。”



        “继续追查,一定要找到他。”



        “是。”



        厉霆深等顾眠睡着,才离开了医院。



        厉家书房里,尹落雪已经在等着他。



        “霆深哥,你找我啊?”尹落雪试探着问道,“听说顾眠出事了,究竟出什么事了?她现在怎么样啊?”



        厉霆深目光沉沉地盯着她,“她出什么事,你会不清楚吗?”



        尹落雪一脸无辜,“霆深,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啊?”



        “还敢装傻!”厉霆深厉声道,“你以为你的好表哥何勇跑了,我就不知道幕后指使其实是你?你早就知道顾眠怀孕了,不但没有告诉我,还暗中对她和孩子下手!”



        “我没有!”尹落雪矢口否认,“顾眠怀孕了?我表哥对她做什么了吗?我已经很久没见过我表哥了,如果她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我替他向你道歉。”



        “如你所愿,孩子没了,顾眠被殴打到脾破裂。”厉霆深眼底漫出杀意,“对了,顾眠没被那两个男人轮,你很失望吧?”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尹落雪像是不敢置信般瞪大了眼睛,“可是霆深哥,这一切真的与我无关,我怎么可能指使人去对顾眠做这样的事情!”



        “尹小姐,这种事情可不是否认就能翻篇的。”站在一旁的程序开口道,“大家都是聪明人,其实查到何勇身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已经是一目了然,您继续装无辜,只会让人觉得更可笑。”



        尹落雪的眼泪簌簌落下,“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你叫我怎么承认?究竟是谁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是我指使的?是顾眠吗?她一心想置我于死地,自己出了事就赖在我的头上对不对?”



        “霆深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最了解我了,我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一定要查明真相还我清白!顾眠在哪里?我要求跟她当面对质!”



        “砰”的一声,书房的门被推开,穿着病号服的顾眠走了进来。



        厉霆深站起身,“你怎么回来了?”



        “我说过,建立在金钱上的合作关系并不牢固,以你的手段,不可能问不出来。”顾眠平静地看着他,“我回来,是想亲眼看看,你是怎么解决这件事的。”



        厉霆深看了尹落雪一眼,“你先回去。”



        “霆深哥,我真的......”



        “听不见我说的话吗!”



        厉霆深冷声打断她的话。



        尹落雪只能先行离开。



        顾眠蹙眉,“她不是要跟我对质吗?你让她走是什么意思?”



        “顾眠,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你安心养伤,不要插手。”



        “那你告诉我,你要怎么处理?”顾眠追问道,“事实摆在眼前,就是尹落雪做的,你是不是准备自欺欺人,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我没有这么说。”



        “那就报警。”顾眠正色道,“把那个凶徒交给警方,你不许插手干预,无论查到是谁,你都不能包庇,你能做到吗?”



        厉霆深沉思片刻,道,“不能报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