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66章 心灰意冷

第66章 心灰意冷

        路朗先生,顾眠怎么样?”



        路朗先生没有回答他的话。



        厉老夫人转身来到厉霆深面前,一抬手。



        “啪!”



        一个巴掌打在了厉霆深的脸上。



        连一旁的厉星泽都看呆了。



        厉霆深乖乖受着,没说话。



        厉老夫人气得直颤抖,“你长这么大,奶奶从来没有打过你,可是霆深,你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挨这一巴掌吗?”



        “知道。”厉霆深沉声道,“您心疼顾眠。”



        厉老夫人难过地开口道,“眠丫头虽然没有答应跟你重归于好,但奶奶看得清楚,她已经开始动摇了,你或许会觉得哄她很容易,但事实上,她是需要下很大的决心的。她只想跟你好好过日子而已,可是霆深,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她?你凭什么这么伤害她!”



        “都是爹生父母养的,顾眠的外婆如果看到她被你伤害到要喝毒药的地步,心都要疼死啊!霆深,你可以不爱她,但你不能伤害她!”



        厉霆深闭了闭眼,压下眼底的情绪,“可是奶奶,落雪的命也是命。”



        “你欠落雪一条命,凭什么要顾眠来还!”厉老夫人怒声质问道,“顾眠只是爱你,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而你的伤害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她,爱你是错误的决定,你明白吗!”



        厉霆深微怔,看着病床上顾眠苍白的脸,心像针扎一样难受。



        尹落雪病危,他很着急,但是却并没有这么难受。



        “你走吧。”厉老夫人摆摆手,“顾眠不会想要看见你的。”



        厉霆深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转身离开。



        “站住。”路朗先生叫住他,“厉总,我希望等眠眠醒来,无论她做什么决定,你都能尊重她。”



        厉霆深转身,望向一脸愠怒的路朗先生,“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很清楚。”路朗先生看着他,嗓音里带着隐忍克制的怒意,“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顾眠无父无母,我现在就是她的父亲,为了保护他,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厉总很清楚,以我的人脉,要抗衡厉家不是不可能。”



        “我今天不揍你,是出于素养,但是我绝不容忍你再欺负她,我的话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厉霆深眸光渐冷,转身离开了病房。



        ......



        楼上病房。



        面前的烟灰缸已经装满了烟蒂,厉霆深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却还是抚平不了胸口的钝痛。



        “霆深哥......”



        尹落雪醒来,虚弱地叫着他的名字。



        厉霆深敛了敛神,掐灭手中的烟蒂,起身走到病床前,“醒了?”



        “我又去鬼门关走了一遭,阎王爷还是没收我。”尹落雪扬起笑脸,“霆深哥,谢谢你又救回了我一次......对了,顾眠怎么样?她又给我输血了,一定很不情愿吧?”



        “顾眠没给你输血。”



        尹落雪一愣,“那我......”



        “你用的血库的血。”



        “什么!”尹落雪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我说过,哪怕是死我也不会用血库的血!那些血都不知道是谁的,怎么能用在我身上!”



        “你闹够了没有?”厉霆深冷然道,“不用血库的血,你直接去死吗?”



        “顾眠呢?顾眠为什么不给我输血!”尹落雪哭着道,“霆深哥,你答应过我,把顾眠接来给我输血的,你为什么骗我!你是不是喜欢她,舍不得让她给我输血了!”



        “你有完没完!”厉霆深本就烦躁的心被她哭得更烦了,“顾眠宁愿喝毒药也不愿意给你输血,反正你已经用了血库的血,以后都用血库的,别再指望顾眠,你要实在不想用,只有死路一条了,你自己看着办!”



        尹落雪彻底怔住,旋即,泪流满面地开口道,“顾眠果然恨我入骨,她不愿意救我......她是学医的,起码的医者仁心都不具备,她真的太狠心了......”



        厉霆深的太阳穴突突的疼,“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霆深哥!”尹落雪急忙叫住他,“你不留下来陪我吗?以前你都是会留下的......”



        “我不想再听见哭声。”



        “我不哭了。”尹落雪急忙抬手去擦眼泪,“你不要走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真的很害怕......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每天提心吊胆活着,担心自己随时会死掉,还不如当年就死......”



        厉霆深一怔,记忆涌进脑海,终究还是不忍,“我去休息室,你有事叫医生。”



        尹落雪弯了下唇角,“好。”



        她看着厉霆深离开,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她就知道,厉霆深再怎么样,也不会不管她的病,也一定会让顾眠来输血。



        虽然没输成,但顾眠现在一定恨透了厉霆深了吧?



        她倒想看看,顾眠还有什么脸面赖在厉霆深身边!



        ......



        顾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她还没睁开眼睛,便听见厉老夫人和杨妈的对话。



        “霆深人呢?”



        杨妈恭敬的答,“回老夫人的话,我听说先生昨晚一直在楼上病房寸步不离陪着尹小姐。”



        顾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已经痛到麻木,竟然没有感觉。



        “岂有此理!”厉老夫人气得不行,“自己的老婆躺在这里,他却陪着别的女人,简直岂有此理!”



        “老夫人,您别生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杨妈抹着眼泪,“只是可怜了太太,受这么多的罪......”



        “你在这守着眠丫头,我去看看。”



        顾眠睁开眼睛叫住她,“奶奶......算了。”



        厉老夫人一怔,“你这孩子,醒了怎么不吭声?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好多了,奶奶,不要去找他,不管他在哪个女人身边,都跟我无关了......”



        厉老夫人道,“我知道你现在心灰意冷,奶奶听你的,不去找他。”



        顾眠弯了下唇角,“奶奶,就算我跟他离了婚,您也永远是我的奶奶。”



        “好。”厉老夫人两眼含泪,“你一定饿了吧?我让杨妈给你煮了养胃的海参小米粥,先吃点东西再说。”



        “好。”



        顾眠起身去浴室,下床的时候,头还在发晕。



        她洗漱好回到病床上,接过杨妈端来的小米粥,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



        前路还很漫长,她要养好身体,才能好好走下去。



        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厉霆深迈开长腿走了进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