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82章 你被绿了

第82章 你被绿了

        4顾眠冷漠的回,“他的事情跟我无关,你不应该打给我。”



        厉星泽顿时怒了,“你是我哥的老婆,我不打给你打给谁啊?”



        “你可以打给尹落雪,她做梦都想当你嫂子,昨晚他们还一起过夜了,跟你嫂子也没什么区别,就差一个名分而已。”



        厉星泽听懵了,“你说的是真的?”



        “我没必要骗你,请别再给我打电话。”



        顾眠说完,直接挂上了电话。



        她烦躁地把手机扔在一旁,扯了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



        没一会儿,顾眠猛地掀开被子,盯着天花板若有所思。



        她犹豫片刻,还是拿起手机点了一个外卖订单。



        ......



        盛世皇朝顶楼包间里。



        厉星泽看着脸色阴沉的厉霆深,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哥,顾眠说的不是真的吧?”



        厉霆深的脸色更加难看,“你觉得呢?”



        “哥,你向来不近女色,在结婚之前都没跟女人亲近过,落雪也不例外。”厉星泽分析道,“你要是想跟落雪好,根本不用等到现在,还能有顾眠什么事啊。”



        厉霆深喝了一口烈酒,“连你都能想得到,顾眠却不愿意相信我。”



        “她脑子有坑,还每天跟吃了炸药似的,我都懒得理她。”厉星泽嫌弃道,“哥,我送你回家吧。”



        “有什么好回的。”



        顾眠不在,他一点都不想回到那里。



        厉星泽陪了一杯酒,开口道,“可是哥,你以前可没这么在意顾眠的......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什么意思?”



        厉星泽一脸认真,“我是怀疑,你是不是被顾眠下降头了。”



        厉霆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我找你来喝酒,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你可以走了。”



        厉星泽:“......”



        “哥,我说的是真的,我们这个圈子好多人搞这些手段,什么下降头养小鬼,不信我可以给你好好科普一下。”



        厉霆深烦躁地喝着酒,“不需要。”



        包间的门突然被敲响,程序走了进来,“厉总。”



        “说。”



        程序为难地开口道,“太太刚刚在外卖平台上叫了一个订单,买的东西是.......紧急避孕药。”



        厉霆深的脸瞬间阴沉如水。



        厉星泽懵了几秒钟,很快反应过来,“哥,你被绿了!”



        厉霆深的脸更黑了,“你说什么?”



        “你在这里,顾眠吃什么紧急避孕药啊?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跟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怕怀上孩子,所以才要买药吃!”厉星泽越说越气,“这个顾眠胆子也太大了,你们还没离婚呢就敢红杏出墙!哥,这次一定不能放过她!”



        厉霆深的太阳穴突突狂跳,“你给我闭嘴......”



        厉星泽看着他哥,总感觉他哥头上绿油油的。



        他咽了咽口水,安慰道,“哥,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任何一个男人都接受不了这种事情的,你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



        程序实在听不下去了,开口道,“二少爷,太太不是那样的人,她吃药,是因为......”



        后面的话程序不敢说,只是望向了厉霆深。



        厉霆深淡淡一笑,“明明这几天都没有吃药,但她还是想尽可能减少怀孕的概率......她就这么不想怀上我的孩子......一个男人,连让妻子心甘情愿为她生孩子都做不到,我是不是很失败?”



        厉星泽震惊地看着厉霆深。



        所以顾眠吃药是因为他哥?



        亏他还脑补了一出狗血红杏出墙事件。



        不过能让他哥自我怀疑,顾眠有点东西!



        “哥,想要给你生孩子的女人能绕地球一圈,顾眠算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蹬鼻子上脸惹你心情不好!”厉星泽立刻拿出手机,“你等着,我这就找人来让你开心开心!”



        ......



        幽静的房间里,顾眠刚要睡着,手机又响起了一声提示音。



        她点开微信,看见司机发来的视频。



        顾眠认得出来,视频里的地点是在盛世皇朝。



        只见一群穿着暴露的女人排着队走进了厉霆深所在的包厢。



        司机还发来了语音:“太太,您赶紧来管管先生吧,这也太荒唐了!”



        顾眠的心里闷得难受。



        可是她能怎么管?又有什么资格管?



        顾眠压下内心的起伏,平静地发了语音过去,“他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你不用告诉我。”



        司机播放完顾眠的语音消息,为难地看着身旁的厉霆深,“先生,太太一定是太生气了,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厉霆深扯了扯唇角,“你不用替她找补,一个妻子,怎么可能连丈夫找小姐都无所谓。”



        司机还想说点什么,却发现的确找补不了。



        厉霆深迈开长腿离开,“走吧。”



        ......



        这天过后,顾眠再也没有见到过厉霆深。



        仿佛那几天在梧桐湾要孩子只是一场梦。



        顾眠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每天晚上所有人都下班后,她还在加班练习施针。



        中医堂里原本还有人不太服气,觉得顾眠年纪轻轻就能当上路朗先生的徒弟,一定是凭着厉太太的身份走的后门。



        可看见她能力出众又这么努力,都心服口服了。



        晚上,顾眠照旧练习施针。



        等她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居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顾眠打了个哈欠,收拾好桌子,正准备关灯回屋睡觉,大门突然被人敲响。



        卷帘门的声音在这三更半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顾眠走上前,隔着门开口道,“哪位?”



        “看病。”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时间太晚,外面的又是男人,顾眠多少有点不放心,“不好意思,医生已经下班了,你去大医院吧。”



        “医生,救命!”门外的男人哀求道,“我弟弟快死了,来不及去医院了,求您行行好救他一命吧医生!我给您跪下了!”



        顾眠犹豫片刻,防备心还是没能战胜医者仁心,按下了开门键。



        卷帘门缓缓升起,门外是两个戴口罩的男人,其中一个像是奄奄一息,靠另一个架着才勉强站稳。



        “快扶他进来!”



        顾眠带着他们进去,让男人躺在就诊床上,一边给他把脉一边开口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下一秒,一把锋利的刀抵在了顾眠的脖子上,身后的男人嗓音阴沉,“别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