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05章 全是吻痕

第105章 全是吻痕

        厉霆深啃咬着顾眠的唇,毫无温柔可言,直到她透不过气来,用力捶打他的肩膀,才停了下来。



        但下一秒,厉霆深的吻便落在她的脖颈间。



        厉霆深扯开她身上的毛衣,惩罚般地在她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



        顾眠只觉得浑身又麻又痛,试图推开身上的人,却根本推不动。



        耳边传来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无限放大,勾着她的魂魄。



        “叩叩叩。”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厉霆深猛地清醒过来,趴在女孩脖颈间喘息,等平复呼吸后,才开口道,“什么事?”



        门外传来程序的声音,“厉总,医生来了。”



        厉霆深坐起身,整理好顾眠身上的衣服,过去开门。



        程序找来的是一名女医生,上前给顾眠做检查后,汇报道,“厉总,厉太太不像是普通的发烧,我不敢擅自用药,最好是先去医院抽血化验。”



        厉霆深眉心微蹙,“要送医院的话,我还叫你来干什么?”



        医生急忙颔首,“厉总息怒。”



        “厉总。”保镖敲门进来汇报,“路朗先生来了。”



        “请进来。”



        路朗先生拿着药箱匆匆赶来,只看了厉霆深一眼,便立刻去给顾眠把脉了。



        “路朗先生,太太怎么样?”程序问道,“医生说她不是普通的发烧。”



        “医生没说错。”路朗先生开口道,“眠眠是被人下药了,已经吃过解药,只是药效还有余留。加上她身体没完全养好,承受不住这些药物,所以才会发烧。”



        “那我放点水,让太太泡个冷水澡吧。”



        “不行。”路朗先生道,“眠眠体寒,不能泡冷水澡,就算是夏天,也不能用冷水冲凉,平时更要忌寒忌凉。我给她施针,加上物理降温,等退烧了就没事了。”



        “是。”



        路朗先生施完针的时候,厉霆深已经不在房里了。



        他留下女医生给顾眠做物理降温,起身走了出去。



        厉霆深正坐在沙发上抽烟。



        路朗先生走上前,“你够狠的,真敢开枪?”



        “这么快跟你告状?”厉霆深淡淡一笑,“是觉得你是顾眠的长辈,能做顾眠的主?”



        “今晚的事,你误会了,裴先生给我打电话,说他在电梯口看见眠眠要晕倒,看上去还有点不对劲,叫我赶紧过来,也是我拜托他先照顾一下的。”



        “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相信他。”路朗先生道,“以眠眠当时的情况,是没有反抗的能力的,他如果有什么歪心思,完全可以把她直接带走,你根本来不及救。”



        厉霆深没有说话。



        “听说你要结婚了。”路朗先生又道,“眠眠的脾气我很了解,她不会当第三者插足别人的婚姻的,所以还请你离她远一点。”



        “是吗?”厉霆深勾唇,“那你知不知道,今晚是她先主动吻我的。”



        “这只是药物作用。”路朗先生道,“今晚要借用你这个地方了,我留下照顾她,厉总请便。”



        厉霆深掐灭手里的烟,直接起身离开。



        ......



        楼下房间里,两具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一室糜乱。



        床头柜上的香薰还在燃着,两个人早已大汗淋漓,但身体里的欲望不仅没被缓解,反而愈发强烈。



        尹落雪身上的药效慢慢散去,身体也能动了,抬手环住厉宏宣的脖子,忘情地喊出声。



        厉宏宣被她勾人的叫声刺激到,愈发卖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终于结束。



        厉宏宣从她身上下来,翻身躺在一旁,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红酒瓶,直接往嘴里灌红酒。



        不知道是香薰的作用,还是尹落雪太勾人,他今天的时间明显变长,早就口干舌燥了。



        一样反应的还有尹落雪。



        她看见身旁的人在喝东西,急忙抢过来,往嘴里灌去。



        厉宏宣转头看着她,笑道,“怎么样?舒服了吗?”



        尹落雪面色酡红,眼底的迷离还没有散去。



        她把手里的红酒瓶往地上一扔,直接翻身坐在了厉宏宣的身上。



        厉宏宣勾唇,“小妖精,还没喂饱你?”



        尹落雪迫不及待地进入正题,叫得比刚刚还要肆无忌惮。



        厉宏宣享受着她的主动,隔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件事情,“你的腿......能动?”



        尹落雪没说话,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厉宏宣受不了这刺激,咒骂一声,很快翻身将她按住,不死不休......



        ......



        翌日一早,顾眠醒来时,看见杨妈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打瞌睡。



        “杨妈?”



        顾眠开口叫她。



        杨妈很快醒来,“太太醒啦?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顾眠撑着身子坐起来,“这是哪儿啊?”



        “盛世皇朝,这是在先生的包厢呢。”



        顾眠一惊,“我怎么会在这里?”



        “太太什么都不记得了?”杨妈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是程序打电话说您在这,叫我来照顾您。我来的时候,路朗先生也在,后半夜您退烧了他才走的。”



        “师父都来了?”顾眠脑袋晕乎乎的,她只记得自己要去露台吹风,结果撞上裴谨川了。



        再后来她好像看见厉霆深了,她好像......还亲了他。



        顾眠甚至都分不清那是真实还是梦境。



        “太太,我给您带了换洗衣物和浴巾,您出了汗,去洗个澡会舒服点,我去给您买早餐。”



        “好。”



        顾眠进浴室洗澡,脱下衣服的时候,看见身上密密麻麻的吻痕,顿时惊呆。



        昨晚不是梦,她看见的是真的厉霆深。



        她身上甚至还有咬痕。



        难怪她觉得身上疼。



        这男人怕是属狗的吧。



        顾眠简单冲了个澡,穿上衣服出来,给路朗先生打了电话。



        路朗先生把昨晚的事情直接告诉了她。



        “霆深对谨川开枪了?”顾眠惊呆,“怎么会这样!”



        “厉总的占有欲近乎病态。”路朗先生道,“不过你也别担心,只是皮外伤,没事。”



        顾眠完全不知道昨晚发生了这么多事,还到了动枪的地步。



        杨妈买来早餐,两个人坐下一起吃。



        杨妈突然开口道,“太太,您有没有看见先生的手表,说是昨晚落在这了。”



        “我去找找。”顾眠找了一圈,还真在床上找到了。



        “太太,我一会儿还有事,您帮忙送去云悦湾给先生吧。”



        “这怎么行?”顾眠急忙拒绝,“我也有事。”



        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厉霆深。



        “路朗先生说让您好好休息两天,不用上班的。”杨妈道,“先生昨晚也是为了照顾您才落下东西的,您把东西送还给他是应该的。”



        顾眠一脸抗拒,“那我叫个闪送送给他。”



        “那怎么行?这么贵重的东西,万一丢了可就麻烦了。”杨妈反对,“而且先生最讨厌陌生人碰他的东西,真叫闪送,那先生一定反手就扔垃圾桶去了。”



        顾眠只能答应,“那行吧......”



        ......



        顾眠硬着头皮来到云悦湾,原本想直接刷指纹进去,但想起他们已经登记离婚,这里不再是她的家了,便按响了门铃。



        等了好半天,都没有人来开门。



        就在顾眠刚准备离开时,门终于被打开,露出厉霆深俊美无瑕的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