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09章 勾搭上了

第109章 勾搭上了

        顾眠一怔,很快想起了什么,“妈回国参加霆深的婚礼对吗?”



        柳妈并没有回答,“大少奶奶,请吧。”



        顾眠直接被带到了酒店。



        总统套房里,一个面容姣好的中年女人躺在定制的摇椅上,身上盖着一条薄毯。



        顾眠走上前,礼貌地打招呼,“妈,您回来了。”



        柳清俞冷冷地看着她,“柳妈,掌嘴。”



        “是。”柳妈走到顾眠面前,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



        “啪!”



        顾眠被打得偏过头去。



        她捂着自己的左脸,转正视线重新望向柳清俞,“您是为了我和霆深离婚的事情打我吗?”



        “看样子你也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柳清俞冷笑道,“顾眠,我对你的要求不高,只要你能照顾好霆深,尽好当妻子的本分,厉太太的位置我允许你坐着。”



        “可是你做了什么?不仅害霆深受伤,还主动抛弃了她,你有什么资格抛弃他,啊?”



        顾眠平静地开口,“妈,动气对您的身体没有好处,您消消气,我带了药箱来,给您把把脉。”



        顾眠走上前,一靠近,就闻到一股异味。



        顾眠立刻道,“柳妈,你去打点水来。”



        “是。”



        顾眠掀开柳清俞身上的薄毯,掀开她身上的裙子,利落地帮她换下尿片。



        厉家夫人瘫痪已经有二十年了,脖子以下不能动,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跟活死人没什么两样。



        当年顾眠就是在厉家给柳清俞当护工,后来才被厉老夫人看中,嫁给厉霆深冲喜的。



        柳妈打来水,“大少奶奶,我来吧。”



        “不用,我本来就是护工,照顾妈是应该的。”



        柳清俞看着她,眼神温和了几分,“这么多年,还是你照顾得最舒服。”



        “您需要的话,我会一直照顾您。”顾眠笑笑,“我现在已经拜路朗先生为师了,我和他一直在研究您的情况。”



        柳清俞笑笑,“顾眠,你要是真的这么孝顺,就让我死,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妈,好死不如赖活着,现在的医学日新月异,我们不能放弃希望。”



        “你们为什么非要我苟延残喘地活着!”柳清俞突然暴怒,“我活得很辛苦,你知不知道!”



        顾眠帮她穿上尿片,重新给她盖上毯子,“妈,死很容易,但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您死了,就是在给别的女人让位。”



        柳清俞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顾眠给她把脉。



        这一年来她一直在国外接受治疗,除了有严重的抑郁,其他倒是没什么问题。



        顾眠去煮了花茶,端到柳清俞嘴边,“这是您最喜欢的,尝尝吧。”



        柳清俞缓缓睁开眼睛,一把将茶杯打翻,“给我滚出去!”



        顾眠并不意外。



        柳清俞的心情阴晴不定,很难捉摸,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那您好好休息。”



        顾眠拿起药箱,转身离开。



        一打开门,迎面遇见尹落雪。



        “顾眠?”尹落雪一看见顾眠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在这里......你该不会是来找我妈妈,想在我的婚礼上捣乱吧?”



        顾眠没理会她,直接离开。



        “你......”尹落雪气得胸口起伏,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敲门进了房间。



        “你怎么来了?”柳清俞看见尹落雪,没什么好脸色。



        尹落雪笑得得体又甜美,“妈妈,我当然是来看您的呀。”



        “你叫我什么?”



        “妈妈呀,我明天就要嫁给霆深哥了,当然要改口了。”



        柳清俞笑笑,“所以我是不是还得给你改口费?”



        “妈妈,不用的,我们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的。”



        “谁跟你是一家人。”柳清俞的脸冷了下来,“尹落雪,你好本事,以前倒是小看你了。”



        “妈妈,您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尹落雪泫然欲泣,“我是您的儿媳妇,您再不喜欢我,也应该看在霆深哥的面子上接纳我,毕竟您当初连顾眠那种人都可以接纳。”



        “谁跟你说我接纳顾眠了?”柳清俞冷然道,“顾眠自然是配不上霆深的,但她心思干净,就算暂时坐在厉太太的位置上,我也不担心她会算计什么,而你不一样。”



        “我算计什么了?”尹落雪满脸委屈,难过地控诉道,“我从小就爱霆深哥,我什么时候算计过他了吗?”



        “不管你说什么,这桩婚事我都不会同意。”柳清俞开口道,“我给你机会,自己取消婚礼,算是给你留点颜面,不影响你以后嫁人。”



        “妈妈,我一直以来都很尊敬您,从来没有惹过您,您为什么要这么逼我?”尹落雪低头望向自己的腿,“顾眠亲手把我推下楼梯,导致我变成这样,您难道就不能感同身受吗?”



        “二十年前,您也是被想要霸占厉叔叔的女人推下楼梯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们是一样的可怜人,您怎么就不知道心疼我呢?”



        柳清俞的脸黑如锅底,“柳妈,给我好好教训她!”



        柳妈立刻上前,往尹落雪脸上狠狠甩了两个巴掌。



        “啊!”尹落雪痛得叫出声,“你敢打我!我可是厉家的大少奶奶!”



        柳清俞冷哼一声,“这就是顾眠跟你不一样的地方,一样是挨巴掌,她就乖乖受着,连我婆婆的面子都不会搬出来用。”



        “我跟顾眠那个贱人可不一样,她的逆来顺受都是装出来的,故意在您面前演乖巧呢。”尹落雪捂着自己的脸,委屈道,“妈妈,我今天来,是特意看您的,但您居然让柳妈打我,我明天要结婚,要是脸被打肿了,一定会被宾客笑话的,到时候丢了厉家的面子,厉叔叔一定会生气的......”



        “你在威胁我?”



        “我不敢。”尹落雪抽泣道,“既然您不想看见我,我走就是了,妈妈,您好好休息,千万别为我气坏了身体,毕竟明天您还要喝我敬的儿媳妇茶呢。”



        柳清俞双眸微眯,“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我叫你主动取消婚礼。”



        “我是绝对不可能取消婚礼的,我一定要嫁给霆深哥。”尹落雪朝她挥挥手,“我们明天见,妈妈。”



        最后那声“妈妈”,尹落雪挑衅般,咬得格外的重。



        柳清俞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气得脸色铁青。



        “夫人,我怎么感觉尹落雪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柳妈疑惑道,“她以前可不敢这么跟您说话,只会一味献媚讨好。”



        “尹氏集团已经被裴家吞了,她连最后的一点底气都没有了。敢这么跟我说话,那就是有别的靠山。”柳清俞眉心微蹙,“在厉家,老太太不喜欢她,霆深向来孝顺我,星泽说话没分量护不了她,所以能让尹落雪这么有底气的......只能是宏宣!这个小狐媚子!”



        “您的意思是,尹落雪跟先生勾搭上了?”柳妈不敢置信,“不能够吧?尹落雪的颜值并没有比先生在外面的女人高。”



        “只要有手段,颜值并不是最重要的,当年何美茹死了老公之后,就迫不及待勾引宏宣了?可见骨子里是有遗传的基因的。再说男人也都是犯贱的,真饿起来什么都吃得下。”柳清俞双眸冰冷,“你去查查,要真有这回事,我跟她没完!”



        “是。”



        ......



        转眼到了尹落雪最期待的日子。



        她盼了二十多年,终于可以圆梦,在今天嫁给厉霆深。



        婚礼在帝都唯一的一家七星级酒店举行,现场壕气冲天。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