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33章 他是替身

第133章 他是替身

        厉霆深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在你眼里我脑子里就剩这点事了是吗?”



        “你不是吗?你忘了那晚我们是为什么吵的架?还不是因为这点破事!”顾眠努力压下胸口的怒意,“算了,我不想跟你吵架,你好好冷静一下吧。”



        顾眠转身就走。



        厉霆深看着她决绝离开的背影,烦躁地扯了扯身前的领带。



        片刻后,男人还是迈开长腿追了出去。



        ......



        顾眠走出盛世皇朝,还是气得头晕。



        其实在来的路上,她有想过言慕是骗她来的,也想过厉霆深会在这里。



        但言慕说身体不适,容不得她多想,也不敢耽搁,立刻就来了。



        没想到她还是被骗了。



        她明明不想跟厉霆深吵架的。



        她明明想跟他好好说话。



        可再次被他欺骗,她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顾眠刚要去路边打车,突然,一辆黑色轿车笔直地朝着她冲了过来!



        顾眠还没反应过来,身体突然被人抱住,下一秒,整个人被往后一带!



        两个人一起摔在地上,黑色轿车从顾眠的脚边擦过!



        “砰”的一声,车子重重撞在不远处的树上!



        顾眠惊魂未定,一转头,望向身侧救她的人。



        在看清对方的脸时,顾眠彻底怔住!



        对方扶起她,“眠眠,有没有事?”



        顾眠摇了摇头,眼泪如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



        对方像是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抱住了她。



        不远处,厉霆深定定地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个人。



        他认得出来,这就是那张照片里的男生。



        最重要的是,厉霆深终于看清了他的正脸。



        厉霆深只感觉自己的大脑被一个巨锤狠狠敲击了一下,刹那间嗡嗡作响。



        那是一张跟他长得有几分相似的脸。



        原来,顾眠的爱,从来不是对他的。



        原来,他在顾眠心里,只是一个替身。



        他就说,顾眠怎么可能在毫不相识的时候就爱上了他,原来原因在这里。



        原来,她爱的从来都不是他......



        ......



        车祸惊动了盛世皇朝的保安,立刻上前查看。



        大堂经理也匆匆赶来,打了120后,立刻来到厉霆深面前汇报,“厉总,没惊着您吧?”



        厉霆深敛了敛神,训斥道,“差点撞上我太太,你觉得呢!”



        大堂经理吓得瑟瑟发抖,连声道歉。



        顾眠听见声音,松开面前的男人,转头望去,这才看见厉霆深。



        顾眠迈开脚,想要走到厉霆深身边,可刚一动,脚踝突然传来一抹钻心的疼。



        “嘶......”



        “眠眠,你怎么了?”顾知行急忙扶稳她,蹲下来检查,“脚踝肿了,应该是扭到了,我带你去医院。”



        他刚要去抱顾眠,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势凌厉的气场朝他靠近。



        顾知行抬头,看见一个男人已经将顾眠打横抱起。



        顾知行缓缓起身。



        两个身高相差无几的男人隔着一米左右的距离,对立而站。



        四目相对时,空气中顿时电光火石,火药味浓烈。



        厉霆深勾唇,笑意却不达眼底,“多谢你刚刚救了我太太,怎么称呼?”



        “顾知行。”



        “厉霆深。”厉霆深自我介绍后,继续道,“看样子顾先生和我太太是旧相识。”



        “是。”顾行知担忧的道,“眠眠受伤了,先送她去医院吧。”



        “好。”



        三个人一起来到医院,医生给顾眠做检查。



        两个男人谁都没有离开,一直守在检查室里。



        女医生略显尴尬,“厉总,两位可以出去等。”



        厉霆深见顾知行没动,开口道,“无妨,你好好检查就是了。”



        女医生只能硬着头皮,“是。”



        顾眠感觉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怪怪的,但又不好开口问。



        她望向了顾行知。



        他穿着一身黑衣黑裤,一头利落的短发,很普通的打扮,却难掩他给人带来的惊艳。



        顾行知从小就生的好看,五官英俊立体,细看之下,跟厉霆深长得竟有几分相似。



        但两个人的气场却是截然相反。



        厉霆深的气质禁欲冷冽,眉眼间透着淡漠疏离。



        而顾行知温润如玉,谦卑温和,正应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厉霆深见顾眠一直盯着顾行知,脸色骤然一沉。



        他迈开长腿,走到顾眠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顾眠回过神来,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厉霆深冷声道,“疼吗?”



        “疼。”



        “那你还敢乱跑?”



        顾眠:“......”



        明明是他把她骗去盛世皇朝,不然她这会儿早睡下了,怎么可能发生这么多事!



        顾眠生着闷气,没说话。



        没多久,医生便检查好了。



        “扭了一下,不严重,用了药两三天就能好,这两天尽量别下地活动,不然好得慢。”



        “好,谢谢医生。”



        顾眠在车上的时候就自己检查了一下,并没有伤到筋骨。



        “眠眠,我去拿药。”顾行知转身跟着医生离开。



        检查室里只剩下厉霆深和顾眠两个人。



        一时间,空气中静得落针可闻。



        厉霆深面无表情地看着顾眠,“他是谁?”



        “一个老朋友。”顾眠回答道,“很久没见的老朋友。”



        厉霆深勾唇冷笑。



        老朋友。



        人都出现在面前了,她还不肯老实交代,说是老朋友。



        不觉得可笑吗?



        厉霆深并没准备拆穿,讥诮道,“那你知不知道,你这个老朋友,可暗中盯着我们很长时间了。”



        顾眠一怔。



        其实她也发现了。



        那天她从季家出来,在出租车上看见顾行知了。



        可是等她追上去,却不见人影。



        她还没来得及细问。



        厉霆深见她为顾行知失神,胸口的怒意燃烧得更旺,“顾眠,我在问你话,你聋了?”



        顾眠敛了敛神,道,“行知做事一定有自己的原因,我相信他。”



        “呵......”厉霆深直接被气笑了,“跟踪我窥探我,你跟我说他有自己的原因?”



        “顾眠,你知不知道上一个跟踪我的人是什么下场!”



        顾眠急忙道,“可是他并没有打扰你的生活,如果你生气,我替他跟你道歉,请你不要为难他。”



        “你替他道歉?”厉霆深冷笑出声,“顾眠,你替别的男人跟你丈夫道歉,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霆深......”



        “你别叫我!”



        厉霆深怒喝一声,俊美的脸上覆盖着一层薄霜,眉眼间的寒意令人不寒而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