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2.送她回家

2.送她回家

        赵郝十分贴心的关心着自己的发小,吭哧吭哧的说道:

        “小羽你别装了,要是实在难受就哭出来好了,我是你的兄弟,不会嘲笑你的,还会陪你去喝酒,你这样装逼媛媛也不会接受你啊。”

        “操...我现在确实很难受,好兄弟你能不能给我打一顿舒服一下?”

        陈飞羽郁闷的撸起长衬衫的袖子,假装动手,赵郝溜出了好几米。

        “...打一顿就算了,其实你想想那么多人和媛媛表白,没有一个人成功,你失败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没什么好难过的,我昨天就劝过你了,你看你非不听。”

        “我tm不难过,我只想弄死你。”

        “君子动口不动手!”

        俩发小和陈飞羽的感情十分深厚,即使到了二十年后,三个人仍然时不时聚在一起,只是从喝酒变成了喝茶。

        “没事的,被拒绝了再继续追就好了,赵媛媛毕竟是我们学校数一数二的女孩子,肯定没那么好追的。”

        王建稍微正经的安慰了陈飞羽,但陈飞羽感觉他在安慰他自己。

        就在前两天,这逼告白被拒,才刚在夜晚的烧烤摊上陪他买醉,哭的那叫一个惨。

        “我就算了,你继续好好追李莉,我感觉你们最后能走成。”陈飞羽咧嘴笑了一下。

        俩个发小看陈飞羽表面似乎没受什么影响,可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于是约定晚上再去喝一顿放松一下。

        赵媛媛还站在街心广场,有些凌乱的拿着陈飞羽塞在她手中黏糊糊的纸巾团子。

        看着陈飞羽被拒绝了还满不在意打闹的离去背影,突然很来气,大声喊道:“陈飞羽,你不送我回家吗?”

        “你这么大人了,大白天的还会迷路?”陈飞羽有些张扬的声音传了回来。

        “这样不好吧,要不你还是送送媛媛。”王建犹豫着劝陈飞羽。

        “有鸡毛不好,送她回家她又不给老子亲。”

        赵媛媛脸红了一下,十分气恼的跺了跺脚,把手中的纸团子扔进了垃圾桶。

        “陈飞羽你流氓啊!”小姑娘啐了一口,生气的大喊了一声,没听到回音。

        她只能准备一个人回家,结果旁边管辖卫生的人得到举报消息姗姗来迟,怒气冲冲的冲着赵媛媛道。

        “我听说有人在大街上放鞭炮,是不是你,不扫干净就别想走!”

        “啊?”

        “我...我...”

        赵媛媛面色青白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支支吾吾了一会儿。

        最后还是认命的抿着嘴唇:“对不起,我会扫干净的。”

        赵媛媛拿着扫把,一个人孤零零的在三十八的高温下,在广场周围扫着鞭炮的碎屑。

        扫了一会儿,她突然感觉自己好可怜,豆大的眼泪滴滴答答的就开始打转,然后掉了出来。

        拒绝陈飞羽的表白之后,赵媛媛明显感觉到他的态度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陈飞羽你个混蛋!”赵媛媛万分委屈的嘀咕。

        ......

        过了一会儿,没想到陈飞羽三人组竟然说说笑笑又回来了,还扛着三把大扫帚,以及冰棍。

        赵媛媛心里一暖,原来陈飞羽没有扔下她一个人,高兴了一下,随即表情又冷了下去。

        罪魁祸首本来就是陈飞羽,她有什么可高兴的。

        看到赵媛媛一个人眼眶带红,可怜兮兮的站在大太阳底下,扫着鞭炮屑,陈飞羽愕然的说道。

        “你怎么没有回家,不会真是个路痴,这点脚程也能迷路吧?”

        “谁是路痴,还不是怪你!!”赵媛媛看到陈飞羽这幅流氓的样子就生气的不行。

        陈飞羽原本还想嘲笑两句,看赵媛媛流着香汗,一副倔强可怜有些傲娇的样子,就忍不住逗逗她,一脸感动道。

        “赵媛媛,你心地可真够好的,还特意留下来帮我们扫垃圾。”

        赵媛媛心想我是被逼的,但不管怎样她都帮陈飞羽扫了垃圾,于是哼了一声,默默应了下来。

        陈飞羽继续吭哧吭哧说道:“那既然你在帮忙扫了,我们就先回去了,这天太热了,我回头请你吃冰棍。”

        说完陈飞羽就勾着俩发小的脖子转身。

        赵媛媛一听顿时急了,抛开扫帚,拉着陈飞羽手臂带着点哭腔大声道。

        “陈飞羽你混蛋,你还想丢我一个人在这里!”

        “是啊,小羽,媛媛都帮忙扫地了,你就别怄气了。”赵郝在旁边傻逼一样的帮腔。

        “你闭嘴吧!”

        陈飞羽一看赵媛媛竟然被气哭了,也不敢继续逗弄她,只好无语的把自己的那根绿豆冰棍拿给她。

        “我就和你开个玩笑,你坐旁边树下休息一会儿,待会儿扫完了顺道送你回去。”

        “哼。”

        赵媛媛在陈飞羽面前用力的摇了摇粉嫩的拳头,理直气壮的拿了他的冰棍。

        哒哒哒的走到公园的榕树下,安安静静的坐在石椅子上,看陈飞羽三人扫大街。

        脸上还明显的残留着不愉快。

        搞了好半天,三发小才把鞭炮的碎屑扫完。

        赵郝擦了擦汗,不由抱怨道:“这事情给扫地大妈做不就好了,干嘛还要特地回来。”

        陈飞羽看了赵郝一眼,说道。

        “要是你妈也在做扫地大妈,你是不是也这么说?耗子,人可以不做好人,但是无冤无仇别乱搞别人。”

        赵郝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他主要是觉得有点没面子。

        王建的话比较少,但是比较早熟,并不觉得没面子,也没说话。

        “今晚我请你俩吃烧烤。”陈飞羽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王建点了点头,赵郝抠抠口袋,认真道:“要不我请吧,你们两个都受了情伤,我牺牲一下。”

        “你就消停一下吧!”陈飞羽没好气的说道。

        中国的人情社会似乎从来就没有变过,很少会有人提及aa。

        往往是这一顿我请,下一顿你请,当然其中不乏混吃混喝的人。

        陈飞羽对榕树下的赵媛媛招了招手,小姑娘扎起的马尾一摆一摆的小跑了过来。

        四个人一起走回家,王建和赵郝家住不同的方向,伸手道了个别就只剩陈飞羽和赵媛媛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