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6.下次可不能这么渣了

6.下次可不能这么渣了

        陈飞羽根本不怕,不依不饶的继续逗弄赵媛媛。

        这时,突然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进入了视线,停在了路边,车窗缓缓摇了下来。

        一张严肃的中年老帅哥脸露了出来,陈飞羽一看,身体一激灵。

        这人是赵媛媛的老爸赵君子,也是一中的校长。

        兴许是校长的威严,又或者臆想中的老丈人。

        前世陈飞羽开窍喜欢上赵媛媛以后,每次见到赵君子都莫名的感到畏惧。

        他下意识的就吓了一跳,回过神后开始郁闷,这应激反应竟然还能延续到了现在?

        “爸爸。”赵媛媛有些尴尬脸红的叫了声,毕竟和陈飞羽玩闹多少有些不雅。

        陈飞羽收起无奈,笑嘻嘻的打起招呼:“赵叔好。”

        赵君子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陈飞羽,严肃道:“飞羽,你妈下午来我家送了果篮,你要晓得,大学也需要好好读书才有未来。”

        陈飞羽知道赵君子在暗示自己,下午的事情赵君子已经知晓了,这意思是让他好好读书别搞些有的没的。

        他点了点头,拍着胸脯大声保证道:“赵叔,我一定对媛媛的未来负责。”

        赵君子脸色一黑:“不用,你只要对你自己的未来负责就行了!”

        “赵叔太客气了。”陈飞羽笑嘻嘻道。

        赵君子脸颊抖了抖,毫不犹豫的让自家闺女牵着狗上车。

        陈飞羽整天就会胡说八道,赵媛媛上车前悄悄瞪了陈飞羽一样,摇了摇白皙的拳头威胁了一下。

        赵媛媛哼哼道:“那我先回家了。”

        陈飞羽摆了摆手,不再刺激这一老一少。

        赵君子开着车目光瞟向后视镜,里面是陈飞羽咧嘴笑着挥手的样子。

        他随口道:“陈飞羽这性格不怎么安分,往后估计不会安安稳稳的入体质或者给人工作,大概率会选择自己出去闯荡,不一定能成功。”

        赵媛媛有些迷糊的看着自己的老爸,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赵君子无奈又带着些宠溺的瞟了眼后座的女儿。

        “爸爸希望你大学尽可能不要谈恋爱,安心读书,努力的提升自己,等你大学毕业以后,无论你喜欢谁,只要人品没有问题,爸爸都没有意见。”

        “爸爸你说什么呢,我大学本来就没准备谈恋爱呀。”赵媛媛微微脸红着犹豫了一瞬,理所当然道。

        她的脑子里一瞬间闪过陈飞羽那张带着坏笑的脸庞。

        赵君子微微叹了口气,心道:我的傻女儿,你是不准备谈恋爱,就怕陈飞羽这孩子不走寻常路,把你给拐沟里去了。

        ......

        陈飞羽目送桑塔纳离开。

        站在原地回味了一下赵媛媛曼妙的身姿,陈飞羽咂咂嘴,感觉这样有点变态。

        他把责任推倒了自己充满荷尔蒙的十八岁身体之上。

        只剩自己一个人,陈飞羽没在意,依然一脸惬意的继续遛狗。

        结果一路上有好几只野母狗情意绵绵的和飞毛对视,甚至还有带着几只小狗的母狗。

        飞毛遮遮掩掩的不敢与之对视,看小狗的花色还他妈真有可能是它儿子。

        陈飞羽想了想,把它给带到了宠物诊所门口。

        飞毛太渣了,总会让他联想到曾经的自己,干脆给它搞个绝育套餐好了。

        飞毛痛苦的呜咽,似乎知道会发生什么,拼命的往外跑。

        “你这渣狗,下次可不能这么渣了。”

        陈飞羽于心不忍,心想算了,语重心长的给飞毛教育警告。

        出来都出来了,陈飞羽干脆带着狗去找两发小,把人都叫出来后,去了烧烤摊上。

        跟老板点了些啤酒,顺带拿了些烤串。

        lq市的烤串其实全是炸串。

        陈飞羽看着桌上的啤酒烧烤,感觉有点提不起劲。

        于是又跑去抽了支中华递给老板:“老板,你们这能不能整点小鱼干和白的啊。”

        老板擦了擦汗接过烟,一脸懵逼的看着陈飞羽,好笑道:“你这小年轻的,怎么还喝上白的呢。”

        陈飞羽笑而不语,老板想了想,干脆把自己平常喝的牛栏山和辣鱼干拿了出来。

        陈飞羽也没嫌弃酒太拉胯,大大咧咧的拿走。

        赵郝震惊的看着陈飞羽拿了一瓶牛栏山过来,旋即反应过来,痛心疾首道。

        “小羽,就算你非常伤心,也没必要喝白酒来买醉啊,别说媛媛看不到,就算看到了也只会以为你是自甘堕落而已啊。”

        “是啊小羽,没必要这样的,我觉得媛媛是喜欢你的,肯定还有机会。”王建关心附和。

        两人都以为陈飞羽表面的嘻嘻哈哈是装出来的,心底里其实难过的要命。

        “我....我操!”

        陈飞羽郁闷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躺下承认,叹了口气道:“确实挺难过的,你们就别管我了。”

        说完他就拿着个小玻璃杯,老神在在的啃着劲道的辣鱼干,小酒一闷,感觉十分舒坦。

        俩发小面面相觑,王建闷声道:“怎么感觉你这姿势跟我爸一样。”

        陈飞羽一愣,手中的辣鱼干突然不香了。

        “别瞎几把乱讲,老子才十八岁。”陈飞羽嘀咕反驳了一下。

        王建莫名道:“我也没说你不是十八岁啊。”

        “小羽,你打算以后跟媛媛咋处啊。”赵郝喝了口啤酒关心着陈飞羽。

        陈飞羽诧异的看了看赵郝:“还能怎么处,能蹭蹭就蹭蹭呗。”

        “啥意思?”赵郝一脸懵。

        陈飞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想继续解释。

        随后和两人聊了会儿高校打算去哪所,不出意外的,和上一世的轨迹一样,三个人都去了山城。

        王建打算去山城医科大学,是个一本;

        赵郝则是去了山城工程学院,二本。

        “狗日的,说起这个就来气,我们三个平时除了上课都没怎么念书,结果上学期期末模拟考你俩都能考上大学,就我他妈只能考个专科,你们到底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学习了?”

        赵郝郁闷的喝了口啤酒,要不是高三下学期他拼命学习,二本都够呛。

        陈飞羽就开口继续伤害赵郝:“耗子,我上课其实也不怎么听。”

        王建想了想,说道:“我高二其实就一直在做高考模拟卷了,高三不用那么紧张。”

        “两个狗东西。”赵郝有被这波凡尔赛伤害到,难受的继续喝酒。

        陈飞羽嘿嘿笑着,和两个发小无障碍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