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13.你和张优玩的很开心吧

13.你和张优玩的很开心吧

        赵媛媛心里感觉十分酸楚,虽然确实是她拒绝了陈飞羽,但是上大学好好念书不是应该的吗。

        再者说李莉也拒绝了王建,王建的态度却没有一点点改变过。

        陈飞羽看着清亮的月光洒在赵媛媛的脸上,她有些无措的玩弄着如串联珍珠般闪烁的粉色指甲。

        陈飞羽心底没由来的稍软了一下。

        叹了口气,他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解释道。

        “我刚才是在给王建创造机会,他喜欢李莉,你不是不是知道。”

        赵媛媛看着陈飞羽眉眼间的认真,心里虽然还是很难受。

        但多少稍微好了一点,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这个解释。

        她微微抽了抽琼鼻,本来不想多说什么。

        心底里想着陈飞羽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结果却吸着鼻子,鬼使神差颤起了嘴唇,珠圆玉润的下颚一开一合。

        “那……那你还故意把我抛在一旁,和张优玩的很开心吧,你还给她喂奶茶。”

        赵媛媛想起那个画面,心里就像压了一块大石一样难受,有种自己宝贵的东西被人抢走的感觉。

        她甚至希望陈飞羽今天就像qq上和她说的一样,不要来这个同学聚会。

        这样今天就不会发生这些令她难受的事情了。

        女生有多矛盾,可能连她们自己都搞不清楚。

        陈飞羽感受着赵媛媛不讲道理的醋意,他很想绝情的反驳一句和你有什么关系。

        但转念一想,次日他就准备去山城搞事情,撩完就跑岂不是更爽。

        “张优比你还丑,我怎么可能感兴趣,你看,她都没办法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陈飞羽脸上笑嘻嘻的没个正形,不知什么时候又把手搭在了赵媛媛柔软的香肩上。

        “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赵媛媛赶紧逃开,感到深深的无奈,她都快习惯陈飞羽无赖的样子了。

        陈飞羽对于这番言论不屑一顾,面色淡定道。

        “这不正经吗,对一个人感兴趣是藏不住的,就算把眼睛蒙上,嘴巴堵住......”

        赵媛媛一愣,没听懂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看了眼陈飞羽的裤裆。

        等到反应过来后便又羞又恼,脸蛋通红的啐了一口,气急道:“你怎么什么都敢乱说!”

        陈飞羽大大咧咧的昂着头,笑道:“谁让你长的丑还特别不经逗。”

        赵媛媛“切”了一声,像白天鹅一样骄傲的昂起了下巴,道:“只有你一个人敢说我丑。”

        陈飞羽潇洒的摇着蒲扇,吊儿郎当的挑着眉也不说话,赵媛媛使劲瞪着他。

        “小羽,你喂张优奶茶,是不是故意惹我生气?”赵媛媛突然出声问道,眼神有忐忑。

        她好希望这就是事实,可让她难过的是,陈飞羽故意的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大排档的音响播放着一首王力宏火遍大江南北的《大城小爱》。

        让我大声的对你说。

        i’m    thinking    of    you。

        脑袋都是你,心里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好甜蜜。

        念的都是你,全部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只为你倾心。

        ……

        “听到这首歌的歌词了吗?”陈飞羽目视前方道。

        赵媛媛猛的抬头呆呆的看着陈飞羽,他又接着神色淡定道:“别多想。”

        “别多想”是什么意思,是说他就是故意惹自己生气的吗?

        是说他只喜欢我一个人吗?

        陈飞羽模棱两可的话让她心里乱七八糟的,她抓心挠肝的超级超级想要一个肯定的“是”,可是陈飞羽就是不说。

        这种回答十分恶心人,是感情惯犯常用的招数,不告诉你明确的答案,就是让你猜,让你的情绪起伏不定。

        陈飞羽佯作无意的牵起赵媛媛柔弱无骨的手。

        或许是夏天太热,歌曲太挠人心,也可能是稍许的酒精让气氛变的朦胧。

        她俏脸微微酡红,象征性的挣了一下,并没有拒绝。

        结果就是握住的这一下,就像是无声的态度一样,让赵媛媛确定了什么,突然心里安静了下来。

        赵媛媛抿了抿嘴唇,娇憨道:“我比张优好看多了。”

        “你说的对。”

        陈飞羽摸着光滑的小手,赞同的点了点头,毕竟拿人手短。

        好半响,赵媛媛忍不住“噗嗤”嘴角一弯,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和迷人的泪窝。

        陈飞羽神色一怔,也悄悄的勾起了嘴角。

        “陈飞羽,我还没有答应和你谈朋友。”赵媛媛傲娇道。

        “那当然了。”陈飞羽有些诧异,理所当然道。

        赵媛媛微微迷糊的看了眼陈飞羽。

        他的态度让她感觉有点奇怪,但微微散着汗水的手心让人不愿意去多想。

        夏日的炙热才刚刚开始,树上美丽的凤仙花,还能再开一阵……

        赵郝一脸凌乱的远远跟在突然牵着手的两个人身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着一颗闪亮的电灯泡。

        他情不自禁的喃喃道:“临清一中最漂亮的女孩子,好像真的被小羽给拿下了。”

        ......

        把赵媛媛送到门口,回自己家时,吴秋敏依旧对陈飞羽没有好脸色。

        他才刚到家,吴秋敏上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又喝酒又喝酒!才放假几天,你除了喝酒还会干啥,一天天的尽会惹我生气!”

        陈飞羽嘿嘿笑了起来,摇着头语重心长的解释道:“妈,这喝酒可没那么容易啊。”

        “喝酒最起码要具备几个条件,会社交、会看人、会吹牛、能熬夜、能早起、懂z治、懂娱乐。

        还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老婆的还得经得起老婆骂。”

        “喝酒是一种文化和修养,是一种高尚的情怀,壶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

        如果连喝酒都不会,那会什么都是假的!”

        陈飞羽苦口婆心,吴秋敏面无表情忍着他说着一嘴的歪理:“说完了?”

        “完了。”陈飞羽点点头。

        吴秋敏起身,走到冰箱后边伸手,一根柳条抽了出来。

        陈飞羽立马怂道:“妈,下次不会了。”

        吴秋敏瞪了陈飞羽一眼,冷哼了一声,满意了。

        “妈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吗?”陈飞羽假装抱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