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17.提桶进厂!

17.提桶进厂!

        陈飞羽离开后,便坐到了公交上,准备前往郭子杰所在的伞具厂。

        他今天原本只是顺道过去碰碰运气,没想到俞晚晚真的在那里摆摊。

        回想起俞晚晚怂的像只仓鼠,陈飞羽心里有些好笑。

        “这个逼装的还可以,应该有给俞晚晚留下深刻的印象。”

        陈飞羽坐在前往伞具厂那条道路的公交里,神色平静的欣赏着车窗外的景色。

        山城作为一脉相承的千年闽都,在轴线上仍然可以清晰看到历代护城河、在实力城墙位置上修建的城市道路等古城演进的轨迹。

        整个山城被誉为“环山、沃野、派江、吻海”的形胜之地,钟灵毓秀。

        陈飞羽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太久,对山城的景色根本没有什么兴趣。

        这时候如果有人特意去观察,就会发现陈飞羽的瞳孔里倒映的景色,全都是穿梭在道路边,穿着热辣短裙短裤,露出白花花大腿的妹妹们。

        这个家伙,竟然一边想着俞晚晚的事情,一边偷看着街上的美女......

        ………………

        陈飞羽下了公交后,按照郭子杰给出的地址,到达了工厂。

        这个伞具厂的全名叫做‘山城永新伞具厂’,整个伞具厂的规模大概在二十亩左右。

        单以雨伞厂家的规模来说,其实已经不小了。

        陈飞羽给郭子杰打了个电话,郭子杰迅速从厂里走出来热情的迎接。

        两人寒暄了一番,郭子杰掏出了一包五块钱的双喜散给了陈飞羽一支。

        这烟呛口,但陈飞羽这人大大咧咧的没那么讲究,对这些东西从来都不挑剔。

        两人互相点上烟,郭子杰想了想,又苦口婆心劝道。

        “小羽,说实话如果你想锻炼,去你爸厂里和来这个厂没什么区别,一个月只要300块钱太亏了,真没必要来我们这。”

        “叔,这事儿你就别管了,这个厂肯定比我爸那边收获要大。”

        陈飞羽昨天晚上给郭子杰打电话的内容,谈论的就是让他进厂打工。

        给出的理由是趁着暑假想锻炼一下自己,这当然只是个措辞。

        管理层表示不需要新员工,想来锻炼可以,但工资只有300。

        陈飞羽当时就有些玩味的笑了笑,这个世界上哪里有白吃的午餐?

        郭子杰眼见劝不动陈飞羽只能作罢,陈飞羽那样的家庭,说实话也并不缺这一两千块钱。

        之后郭子杰带着陈飞羽简单走了一下入厂流程,然后安排宿舍和工位。

        郭子杰人虽老实,但很和善,还给陈飞羽送了一个桶,是鲜艳的大红色。

        陈飞羽十分顺利的“提桶进厂”。

        他面色古怪,心里自我调侃着自己大概是混的最惨的重生人士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他身上就只有万把块钱。

        陈飞羽现在能赚快钱的路子,只有一种。

        资源整合,也俗称:空手套白狼……

        而这家伞具厂,就是他需要从中斡旋的第一家企业。

        ……

        伞具厂安排的是集体宿舍,一个宿舍一共四个人。

        陈飞羽来到宿舍时,宿舍里只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坐在床上拿着一架诺基亚手机上qq和网友聊天。

        陈飞羽散了一根烟,这年轻人一看是二十块钱的玉溪,顿时便热情了起来。

        “兄弟刚来的?”

        陈飞羽道:“对,今天刚来的,怎么称呼?”

        “李辉,你呢。”

        “陈飞羽。”

        接着这年轻人便放下手机,和陈飞羽聊了一阵。

        陈飞羽在聊天中得知,李辉中专毕业了就开始混生活,在这厂里已经干了两年。

        中专是个什么鬼地方众所周知,陈飞羽观察到李辉耳后有个疤,耳朵上有几个耳洞,却一个耳钉都没戴。

        并且李辉说话时还算圆滑,对学生时代的事情只字不提。

        说明大概率原来是个混子,但现在已经收心了。

        陈飞羽问了问宿舍另外两人的情况。

        李辉随口说道:“宿舍的另外两人最近连上夜班,连碰面都挺难的,有机会再认识吧。”

        陈飞羽心想这样最好,李辉这人刚接触感觉还可以,起码表面过的去,宿舍的另外两人就不知道什么样了。

        工厂这种四人宿舍,因为大家素质都不怎么样的缘故,往往鸡毛蒜皮的吊事最多。

        陈飞羽来这里是带着目的赚钱的,根本没有兴趣认识这些宿友,参与他们那些吊事。

        “你怎么会来这个厂?”李辉随口问起这件事。

        陈飞羽心想郭子杰那个样子,估计也瞒不了,于是便把自己只是暑假期间来厂里锻炼那套说辞又搬了出来。

        李辉眼神里明显流露出羡慕的情绪,说道:“你们会读书的人厉害,将来出来了不用做体力活。”

        陈飞羽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李辉可以说,但他不能接。

        李辉这类人其实不少,因为在学校里似乎很风光,出来社会后,家庭条件不错的还好一些,家庭较差的往往会被社会一顿毒打。

        收敛起无知的张狂之后,大多就会去工厂、工地、修车厂、理发店等地。

        等到结婚生子,开始想尽办法寻个小生意维持家庭,忙于奔波,才开始走向成熟,逐步开始体会生活的艰辛。

        过年时,偶尔遇见上了在高档写字楼上班的同学,对比双方的巨大变化。

        往往会藏着一点自卑,坦然的表达一声羡慕的情绪。

        “还是你们会读书能上大学的人好,出来了就能坐办公室。”

        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成了大老板的人,但这仅仅只是幸存者偏差,并不是生活常态。

        大学是一块敲门砖,后来许多人提倡大学无用论,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大多数没有教育背景、没有爹妈支持的人,他们几乎没有选择。

        特别是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和各种各样的职业都可以在网上看到。

        看起来似乎什么选择都在,可实际上仔细一想,就会绝望的发现这些东西根本没有他们的份。

        眼界、格局、思维,处处都在限制着他们的发展,想要走进一个高新行业,对于惯性使用体力劳动来换取报酬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