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20.烟搭桥,酒铺路

20.烟搭桥,酒铺路

        “财务室?”

        李辉顿时神色一滞,陈飞羽满打满算才来到这个工厂一周多一点。

        怎么就突然从流水线调到了财务室了。

        陈飞羽看着李辉微滞的神色,立刻便知道他的心理开始不平衡了。

        社会的现实就是这样,除了你的直系亲人之外,只有极其少数一两人会真心为你高兴。

        朋友或许希望你过的好,但绝不希望你过的比自己还好。

        更别提陈飞羽和李辉连朋友都算不上。

        李辉知道陈飞羽家境不错,而且还是准大学生,但这些都是看不见的东西。

        表面上唯一能看见的,就是陈飞羽每天都和他在同一个车间里枯燥的做着流水线的工作。

        结果陈飞羽摇身一变,突然就要调去财务室了,这让他瞬间有股心理落差,感到很不公平。

        他和陈飞羽相处了这么多天,除了感觉到陈飞羽会比同龄人稍微成熟一点之外,和他并没有什么区别。

        李辉甚至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差在了哪里,凭什么陈飞羽就可以调去财务室工作了。

        陈飞羽对李辉的态度根本不在意,人性如此,别人的心理再怎么嫉妒,只要别在他的面前搞事情,他就懒的理。

        好一会儿,李辉调节好了心态,不露声色的笑着捧了句。

        “能考上大学的人就是有本事。”

        陈飞羽连连摆手,自我吹捧道:“没有没有,能考上大学的人也很少有我这么牛逼的。”

        “哈哈...你小子是真的厚脸皮。”

        管军忍俊不禁的笑着摇了摇头,李辉也尴尬的跟着假惺惺的笑了两声。

        过了一会儿,李辉怀揣着小心思,试探着问道:“飞羽,你是怎么做到的?”

        陈飞羽挑了挑眉,管军也不露声色的放下了筷子。

        李辉那点小心思,谁都瞒不住。

        在李辉的认知里,他觉得陈飞羽是靠旁门左道进的财务室。

        只要掌握方法,他也可以如法炮制的混进财务室工作。

        陈飞羽做的到,他李辉怎么就做不到?

        陈飞羽塞下最后一口饭,站起身边嚼着米饭边挑着眉有些冷淡的笑道。

        “机会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哪里都没有一步登天的办法。”

        李辉愕然,瞬间便明白陈飞羽话中的潜台词。

        “你有时间耍这点小聪明,不如踏踏实实去学点东西。”

        他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被撕下了一层皮,将本质赤果果的披露了出来。

        他心底里确实很想从体力劳动的泥潭里爬出来,但却从来没有付诸行动过。

        陈飞羽说完就走了。

        在他离开后,管军拍了拍李辉的肩膀,感慨道。

        “飞羽那小子和一般的年轻人不太一样,你没必要跟他比。”

        李辉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嘭”的一声,拍案而起,狞声骂道。

        “他陈飞羽算个几把,装什么大尾巴狼?进个财务室尾巴他妈翘天上去了,不敢说怕是耍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吧!一个高中毕业生你告诉我他会做账?那老子他妈的也可以!”

        管军脸色平静的看着恼羞成怒离去的李辉,年轻气盛的事情他见的多了,也没放在心上。

        他吃完饭回到仓管办公室,恰好看见自己的妻子带着孩子在办公室摆弄着小冰箱。

        “爸爸!”管军小女儿脆生生的迎了上去。

        “诶!”管军顿时露出了笑容,把女儿抱了起来,对妻子道:“你怎么来了?”

        “我老娘带了些新鲜的梨子来家里,就捎些过来你上班的时候吃。”

        管军妻子贤惠的把梨子摆放到小冰箱里,随后有些奇怪道。

        “刚才有个小伙子拿了个袋子过来,里面的东西包了纸皮,说是你托他买的,还嬉皮笑脸的管我叫嫂子,我给你放桌子上了,还没给你打开,你自己看看。”

        “我没托人买东西啊?”

        管军一脸疑惑的回头看了看,桌上果然多了一个塑料袋。

        他放下闺女走到办公桌前,把纸皮打开往里一看,顿时神色一滞。

        里面放的竟然是两条中华烟。

        妻子也走过来往里一看,脸色有些惊讶道:“刚才那小伙子,是特地来给你送礼的?”

        管军微微点了点头,沉默了半响,把陈飞羽的事情随口一说,妻子“啧啧”道:“才多大的年纪就这么会来事儿?”

        管军默默把两条烟收进了抽屉,反手拿出电话给陈飞羽打了过去。

        电话响起陈飞羽蔫儿坏的声线。

        “喂,老管啊,有什么事吗?”

        管军苦笑道:“你小子也太见外了,这点事用得着这么客气吗?”

        陈飞羽在电话里混不吝的嬉皮笑脸道。

        “要不是看你女儿长得漂亮,我可不跟你客气,老管考虑一下我当你女婿呗。”

        管军啐了一口,笑骂道:“我女儿才十岁,你狗日的想的倒还挺美。”

        “嘿嘿,我这里还有点事,先不和你说了啊。”

        管军犹豫了下,还是把李辉在陈飞羽走后发飙的事情告诉他。

        “行,这事我知道了。”

        陈飞羽不露声色的回道,他冷笑了一声,根本不觉得李辉这种眼高手低的玩意儿能搞出什么事情来,顶多也就是无能狂怒罢了。

        管军道:“那没别的事,你回来的时候顺道上我这来,捎点梨子回去。”

        “行。”陈飞羽也不客气,道:“记得多给我留几个啊。”

        挂了电话后,管军摇头无奈的笑了笑,想了想又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条烟。

        管军考虑了一下,扭头对妻子道:“你刚好来了,帮我把这条烟拿给少华吧,也带点梨子过去,刚叫他办了点事,我去不合适。”

        管军的妻子没多问,点头离开。

        管军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手指敲打着办公桌。

        他回想起陈飞羽那略带野性的作风,和李辉那藏不住气恼羞成怒的样子。

        管军不由喃喃自语道:“这娃子太怪了,说话做事这么油头,半点不像个年轻人。”

        烟搭桥,酒铺路,色做乐,钱挡灾。

        陈飞羽事后送了两条烟,一方面有感谢他帮忙,维持两人关系的意思;

        另一方面,则更代表着后续有可能还要找他帮忙。

        他既然收下了,也就代表着倾向于下一次继续给陈飞羽帮忙。

        管军莫名的产生了一点预感。

        他觉得陈飞羽可能不会安安稳稳的在会计的职位上,待满整个暑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