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32.钓鱼佬陈飞羽

32.钓鱼佬陈飞羽

        “你胡说什么,我又不想哭。”

        “在我面前可以不用逞强。”

        “我哪有逞强。”

        严念颍还在逞强,把脸蛋埋在了他的怀里。

        陈飞羽一副我都懂的样子,沉默的好像在说,我在等你敞开心扉。

        实际他心里正着急的喊着,妹妹你咋这么倔呢,别撑了,倒是快点哭啊。

        过了一会儿,陈飞羽怀里终于传来了严念颍细细的抽噎,她白皙纤细的双手紧紧攥着陈飞羽的衣服。

        陈飞羽感受到了胸口的湿意,终于悄悄勾起了嘴角,总算是哭了,这波钓鱼十分成功。

        人这玩意儿经常就是这样,撑着的时候尽管很累,但也不至于情绪崩溃。

        但只要有人那么一安慰,情绪的堤坝一下子就迎来了决堤坍塌,像洪水一样汹涌而出。

        严念颍哭了好一会儿,陈飞羽就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什么话也不说。

        等到严念颍停下来的时候,有些可怜兮兮的细声道。

        “我是不是很倒霉,一连串的坏事情都被我撞到了。”

        陈飞羽心想你这让老子该怎么回答你,这简直是他妈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他脑筋急转了一会儿,才出声安慰道:“都过去了,落难公主总会有回春的时候,现在已经抓住了好运,接下来一定会一路顺风的,之后再把房子买回来。”

        严念颍朝陈飞羽贴近了点,轻轻道。

        “嗯......你就是我的好运牌子,还好遇见你,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我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严念颍将这些憋在心中的东西说了出来,眼泪也流了,情绪得到发泄,积郁的内心一下子感觉舒畅了许多。

        这一波,严念颖在第三层,钓鱼佬陈飞羽在第五层。

        勾引严念颍的对他倾诉,再露出最脆弱的一面,严念颖的心灵一下子对他敞开了许多。

        陈飞羽咳嗽了一声,趁机道德绑架道:“那你是不是该感谢我一下。”

        “你又这样,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道德。”严念颍有些生气了。

        陈飞羽心想我有道德,不过我的道德底线是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变通的,十分灵活。

        “我和你开玩笑的。”陈飞羽彻底放弃。

        他下意识的把手机直接关机,眼神咸鱼道:“睡觉吧,很晚了。”

        严念颍犹犹豫豫看着他,似乎还想说什么。

        陈飞羽给了她机会,道:“怎么了?”

        “嗯,那个......我看网上别人说,有晚安口勿的。”严念颍纯情的看着陈飞羽,有些不好意思。

        陈飞羽感觉自己好像在和小女孩谈恋爱,他敷衍的亲了一下额头,然后直接闭上眼睛。

        既然没便宜占了,该埋的种子也埋了,就别想再跟十分现实的陈飞羽逼逼了。

        严念颍微微张了张嘴,想说不是额头。

        但是她看陈飞羽已经闭上眼了,又怕他觉得自己又当又立,只好失望的准备睡觉。

        声音静止了下来,只剩下两道淡淡的呼吸声。

        过了许久之后,严念颍又睁开了眼眸。

        她脸蛋微红的看着陈飞羽睡着的侧脸,微微蹭了一下腿。

        严念颍眼眸水润的看着睡着的陈飞羽,神色挣扎了一下。

        最后似乎忍住了,只是“叭”的亲了一下他,又躺了回去。

        陈飞羽的眼皮微微动了动,前言收回,他确定严念颍是个二十五岁的轻熟女。

        小女孩可不会出现这么有意思的反应。

        这该死而难熬的夜晚。

        ......

        次日一早,太阳依旧热烈。

        陈飞羽刚刚一起身,严念颍就将眼睛睁开了。

        两个人都挂着淡淡的黑眼圈,陈飞羽一脸勉强的笑着揉了揉严念颍的脑袋。

        严念颍也是一脸憔悴,看着酒店的布局,她回想起昨晚,还是感觉很玄幻,她竟然刚和陈飞羽在一起就被骗来这里了。

        如果昨天她态度坚定的拒绝这种无理的要求,也不会这么稀里糊涂的就和陈飞羽睡在一起。

        严念颖有些发臊,她觉得会发生这种情况,或许是因为她潜意识里,其实是希望发生点什么的,但理智又告诉她不能这么做,肾上腺素被压了回去。

        还好陈飞羽没有逼她,要不然她最后真有可能半推半就了。

        严念颖稍稍仰起脑袋,轻声道:“早安的。”

        陈飞羽敷衍的亲了下严念颍的额头,然后就看到了她抿了抿嘴唇,不太满意的看着自己。

        他知道严念颍才刚刚体会恋爱的感觉,很是沉迷这些亲密的小举动,但凡事要伸缩有度。

        想要可以,自己提出来,想让他一直主动,那纯粹是想屁吃。

        严念颍暗自着急了一会儿,最后看陈飞羽准备起身,才等不住轻声道。

        “那个,还有嘴巴也要。”

        “不要吧,大早上的,你嘴巴臭死了。”陈飞羽一脸嫌弃道。

        严念颍愣了一下,然后往自己手里呼气,有些忐忑,又有些不喜的替自己辩解道。

        “没有啊,你是不是闻错了。”

        陈飞羽看着严念颍逐渐垮下去的反应一愣。

        这才回想起来第一次谈恋爱的女人很是在意自己在男友心中的形象,其实是开不起这种玩笑的。

        他只是随便一说,严念颍就会在意的不得了。

        “我逗你的。”陈飞羽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啄了一下。

        严念颍这才轻轻弯起了唇角,虽然感觉身体很累,但是心情却是愉悦的。

        陈飞羽先行走到洗浴间刷牙洗脸,陈飞羽照着镜子深深叹了口气,感觉心悸的要命。

        严念颍这小娘皮一整个晚上翻来覆去的没睡着,陈飞羽想去另一张床清净都不行,害的他也一晚上没睡......本来早上迷迷糊糊快睡着了,结果太阳一晒,人又清醒了。

        陈飞羽双眼无神的挤了牙膏,然后边刷牙边查看自己的手机,陈建国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待会儿再回过去。

        他翻开短信,点开赵老师的名字,里面出现了一条短信。

        “陈飞羽,在回学校前回复我,不然我以后再也不会理你了。”

        陈飞羽仿佛又看见了赵媛媛对他臭着脸,明明很想和好,却又犟着不肯示弱的样子。

        赵媛媛这种傲娇的小女孩,生气虽然好哄,但总要麻烦一番。

        陈飞羽脑子有些眩晕的想了一下,打算等一会儿和严念颍分开之后再给她回复。

        这时,他突然感觉两只手挂在了自己肩膀上,背上一片柔软。

        同一时间,严念颍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赵老师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