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32.一鱼两吃

32.一鱼两吃

        “卧槽!”

        陈飞羽一个激灵,第一个反应就是直接把手机给扔进了水池里。

        “你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的?”

        陈飞羽捂着扑通扑通的心脏,本就一夜没睡,这会儿差点被吓的猝死。

        “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严念颍有些狐疑道。

        陈飞羽缓了一下,直接把锅丢了回去:“我以为大白天的见鬼了,反应能不大嘛?”

        严念颍捂着嘴巴开心的笑了起来,但紧接着又问:“那赵老师是谁呀?”

        “你是不是有病,赵老师就是我英语老师啊。”

        “那个老师是女的吗?”

        “是啊,20多岁的美女,和你一样漂亮。”陈飞羽故意刺激严念颍,把手机放在手龙头下多冲洗一下。

        严念颍果然不开心了:“她刚才发什么给你了?”

        陈飞羽放心了一半,没看见内容就好办了。

        “我和你开玩笑的,你瞎想什么,她就是个普通中年妇女,发短信让我回学校。”陈飞羽开始毫无道德的编排起了赵媛媛。

        “哦......”严念颍眼神瞟着陈飞羽的手机,很明显想看短信。

        陈飞羽拿着毛巾擦手机,结果山寨机的防水功能无比薄弱。

        开机亮了一下后,立刻黑屏,怎么都开不起来了。

        “干的漂亮!”陈飞羽心里赞了一句。

        本来这就是他期望的结果,因为手机一坏,严念颍没法看短信,还能刚好给赵媛媛一个不联系她的理由,完美的一鱼两吃。

        “手机被你弄坏了。”陈飞羽这时理直气壮的反过来找严念颍麻烦。

        严念颍有些失望,他看着陈飞羽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想了想,把自己的手机拿给陈飞羽:“那我把我的手机给你用。”

        陈飞羽迟疑了一下,根据他不怎么成熟的低级暖男直觉,他觉得严念颍在给他下套,但他还是将计就计假装随意道:“好啊。”

        严念颍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轻轻道:“嗯,我的手机你随便都可以看,我们以后在一起,什么秘密都不藏好不好?”

        陈飞羽听的心惊肉跳,他没想到严念颍竟然是这种占有欲强的女人......可恶,为什么长的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啊,害的老子都舍不得分手。

        “好啊。”陈飞羽有些勉强的笑了笑,“以后你也可以随便看我手机。”

        严念颍“嗯”了一声,愉悦的在他脸上“叭”了一下。

        陈飞羽想了想,以后还是多买几架手机,用几个不同的号码比较稳妥。

        洗漱后,两个人一起在酒店房间吃早餐。

        “我以后要怎么叫你啊,飞羽、小羽,小飞......你觉得叫什么好?”

        第一次脱离单身,有了男朋友的严念颍开始考虑起了该怎么称呼陈飞羽才会显的更亲密。

        陈飞羽心想你最好叫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名字。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干脆就任由严念颍,无所谓道:“你喜欢怎么叫都可以。”

        严念颍靠在陈飞羽的肩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有些甜蜜道。

        “嗯...我要想想,那你以后要叫我颖颖,我最喜欢你叫这个。”

        “不,我要叫你全名。”陈飞羽没能占到便宜,就十分现实的面无表情道。

        “不行,你不能叫我全名,你昨天还叫我颖颖的。”

        “你记错了,我昨天叫的是严颍。”

        “你明明就叫了,中间都缺了一个字,怎么会叫这个名字,难听死了。”

        “你全名不就叫严颍吗?”

        “陈飞羽,你故意的!”

        陈飞羽不管严念颍缠着他怎么闹,他就是坚决不肯点头。

        严念颍虽然是比较温柔的类型,但陈飞羽连称呼这么点小小的愿望都不满足她,难免不高兴的出现了点小脾气。

        陈飞羽半点不惯着她,一个人呼呼吃着早餐,完全不注意形象。

        严念颍一个人坐在床边,感觉有点伤心,又开始怀疑陈飞羽是不是真的喜欢她,为什么都不哄她一下。

        等陈飞羽吃完早餐后,这还点了一根烟,呼出一大片薄雾,才悠悠一语双关道。

        “真是戒不掉这烟瘾啊。”

        严念颍的肩膀微微动了动,她扭头看了看陈飞羽。

        陈飞羽这时才笑眯眯的叼着烟,过去搂着她纤细的腰肢道。

        “行了,快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去上班。”

        严念颍得到了恋爱的延迟满足,被一压一弹,心情又愉悦了起来。

        她轻轻的“嗯”了一声,慢慢的吃了起来,早餐吃的是小笼包和油条豆浆。

        这些东西怎么吃都不典雅,严念颍这会儿特别在意自己的形象。

        优雅的小口一点点嚼着,时不时还要看一眼陈飞羽,速度简直不要太慢。

        陈飞羽等的不耐烦,就在旁边研究起了严念颍的手机。

        她用的是诺基亚2005年款绝色倾城系列的7610,第一批塞班系统手机。

        这手机上市价差不多要4000块钱左右,在这个年代也是属于十分昂贵的价格。

        陈飞羽饶有兴致的摆弄了一会儿,确定了就是个傻瓜机。

        他翻了翻严念颍的短信和照片,短信除了和一个叫夏妍的女人经常通信,看起来应该是闺蜜。

        其他都是些运营商的短信,照片里也只有几张她和父母的全家福。

        属实没啥可看的,陈飞羽感觉十分无聊,玩起了贪吃蛇。

        结果没玩一会儿,手机震动,一段铃声响了起来。

        严念颍用的手机铃声是张含韵的《酸酸甜甜就是我》,陈飞羽忍不住暗自吐槽严念颍这小娘皮内心一定是粉红色的。

        电话是林少华打来的,陈飞羽把电话拿给严念颍,严念颍直接开启了扬声器放在桌子上。

        林少华的声音微微有些振奋道:“啊妹,鹭城这边的订单谈下来了,我们已经签下合同,这边普通民营大型超市中有六家会订购三十万把雨伞!”

        严念颍一下子抬头惊喜的看着陈飞羽,然后把他拉下身,“吧唧”的亲了一下。

        陈飞羽揉了揉严念颍的脑袋,严念颍语气欢快道:“表哥辛苦了,我昨天和陈飞羽一起去见了拓展教育的冯光,拓展教育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和我们合作。”

        “那就太好了。”

        紧接着林少华在电话那头咬牙恨恨道:“哎,要不是那个姓陈的黑心小人,一把雨伞要了整整一块钱的纯利润,我们的项目利润能多出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