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59.画饼充饥

59.画饼充饥

        哪天要是被严念颍发现陈飞羽的秘密,顶多也就是让她伤心一下。

        但如果这小照片被她一发,说不定还是群发,那他的人际关系可就热闹起来了。

        陈飞羽脑中急转,他看着严念颍雾茫茫的眼睛,突然灵光一闪,伸手抚着她的长发,认认真真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拍这样的照片吗?”

        “为什么?”严念颍下意识的娇声问道。

        陈飞羽立刻开启钓鱼模式,对严念颍深沉道。

        “我个人非常不喜欢照片,因为我认为照片这个东西会给人不切实际的幻想,我问你,你会永远离不开我吗?”

        “我、我不知道。”严念颍想了想,眼神真诚的说道,“我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了,但是给我时间,我一定会努力往这个方向靠近的。”

        “你看,你自己也不知道。”

        陈飞羽淡淡的笑了笑,紧接着开始给严念颍画饼充饥,道。

        “所以我觉得吧,我们不应该拍这样的照片,而是要把每一天都过的像照片一样。”

        “如果非要拍的话,那一定是几年之后。”

        陈飞羽停了一下,随后用力搂住严念颍的腰肢,一字一顿的深情对视道,“我们未来的婚、纱、照。”

        说完,陈飞羽又暗自在心里添了一句,老子这辈子是不打算结婚了。

        想想严念颍一个人挺着肚子,和严念颍、赵媛媛、俞晚晚......等等一起挺着肚子的区别,傻子才选前者。

        严念颍有些顶不住陈飞羽炙热的身躯和深邃的眼神,饱满的胸腔里心跳有些加速,红霞从她的脸蛋渲染到了耳根和脖颈。

        想让女人降智的办法,就是盯着她的眼睛说情话,使劲让她娇羞脸热。

        “我们走吧。”

        陈飞羽趁她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就快速将她从拍照的小亭子里给带出来了。

        但严念颍毕竟是个二十五岁的成熟女性,本身也非常聪明,没那么容易被忽悠瘸。

        假饼到底只是假饼,并不能真的充饥。

        等头脑发热的劲头过去,事后严念颍又重新冷静了下来。

        这时候就开始进入了一种拔diao无情的贤者时间。

        用数值表达的话,那就是60--90--20,从中段进入高位,最后直接就跌停了。

        严念颖有些凌乱的思考了起来,她承认陈飞羽的话有那么一点道理,她还自我脑补了自己穿婚纱挽着陈飞羽时的样子。

        但是怎么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却又一时间无法反驳。

        如果非要说的话,有那么一点点像是公司老板不给员工涨工资,只是画大饼指点江山说着未来蓝图的感觉。

        用三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假、大、空’。

        陈飞羽生怕严念颍反应过来又拉着他进去,搂着她的腰肢就快步直接往商场外走。

        一路上严念颍时不时用漂浮不定的眼神望向陈飞羽,轻薄美丽的红唇欲言又止。

        陈飞羽直接假装看不见,严念颍到底还是个感情上的雏儿,太年轻。

        即使反应过来,有些怀疑陈飞羽在骗她,也不太敢在这种敏感的事情上随便询问。

        不过到了后来,严念颍也不看他了,低着头不言不语。

        陈飞羽悄悄的看了她一眼,那浑身萦绕着的失落感简直让人感觉肉眼可见。

        又过了一小会儿,严念颍抬起头轻声笑道:“我们现在是不是去坐公交车?”

        十分捞比的陈飞羽看着她乖巧的样子,心头突然就冒出了一丝愧疚感。

        “对。”陈飞羽不露声色的笑着应了一声。

        严念颍自己或许都没注意到,她对男女之间那点事特别有天赋,很多下意识行为的细节都非常迷人。

        会撒娇卖萌,也会发一点小脾气,提出一些小要求。

        但除了她迫切想要的东西,一般即使被拒绝了也不太过强求。

        她和青涩而充满灵气的赵媛媛咋一看起来有点相似,但其实内核截然不同。

        严念颍的尺度把握的十分到位,恰好的就挠住了男人的七寸,让人心痒痒。

        如果是一个感情经历较少的正经男人,一定会被她的方方面面迷得神魂颠倒。

        想让陈飞羽在拍照这件事上满足严念颍肯定是不可能的,不过稍微有点感情经历的人,就知道在这种时候,是可以‘平衡’的。

        在一件事情上拒绝了女友,可以在其他的事情上找回来,这时候女友会在强烈的心理落差中里获得更多的喜悦感。

        陈飞羽想了想,他之前翻包包的时候看过她的钱包,里面放着一张她和父母亲密的全家福。

        她这么想要两人拍一张亲密十足的照片,并且放在钱包里,转移精神寄托的想法不言而喻,渴求的大概就是‘安全感’这三个字。

        陈飞羽稍一思虑,就有了想法,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

        晚上九点二十分钟,两人到了附近的公交站台并肩站在一起,站台上的人寥寥无几。

        过了一会儿,长长的公交车随着刺眼的车灯晃过,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自动门随着喷气声往左收缩,陈飞羽带着严念颍一起上车。

        投了币,两人坐到了后排的双人座位上。

        陈飞羽把窗户开了起来,气味微微散去。

        几个乘客似乎约好了一般坐到了前排,公交车微微晃动,随着播报的声音开往下一站。

        清风霁月,车上似乎涌着一股萧瑟的味道。

        严念颍的杏眸之中倒流着城市里闪烁的霓虹夜景。

        陈飞羽悄悄搂住了严念颍的腰肢,严念颍回头嫣然一笑。

        眼看没人注意,陈飞羽试探性的凑了上去,严念颍微微躲闪了一下。

        随后她抿了抿嘴,不让陈飞羽乱动,静悄悄的把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陈飞羽心想严念颍估计不是好感度下降了,就是心中对他有气。

        他斟酌了一下语句,悠悠开口道。

        “人在夜晚的时候最容易丧失安全感,但如果有两个人的话,就要好的多。”

        “对呀。”严念颍感同身受的动了动,“晚上的时候特别没有安全感。”

        “但如果有个自己的家,就会好的多。”陈飞羽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