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60.里面有一点乱

60.里面有一点乱

        “嗯。”严念颍的青丝随着窗口吹进来的晚风徐徐晃动。

        她檀口轻叹了一声,声音轻柔道,“租的房子总让人感觉像个无根的浮萍。”

        “等工厂将沿海地区的三方合作拿下,有了钱之后。”

        陈飞羽顿了顿,道:“到时候,我打算买个房子。”

        严念颍身体轻颤了一下,抬起头看向陈飞羽。

        “哦。”她不自觉的将几缕发丝撩到了耳朵后面,露出耳根下白皙透明的脖颈,“为什么想要买房子。”

        “大学四年不太想一直住在宿舍。”

        陈飞羽摸了摸严念颍的脑袋,不露声色的笑道:“到时候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买,就当投资了,房产证写上我们两个人的名字。”

        严念颍愣了愣,随即一双漂亮的杏眸闪烁着一些心动,她确实很想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

        而且房产证上写两个人的名字,就好像能在两个人身上连接上一根看不见的缱绻丝线一般。

        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好像并没到这一步。

        “嗯......我考虑一下吧。”

        严念颍并没有直接答应,她打算再等等,等回了家再做决定。

        但她真切的感受陈飞羽的诚意,往他的身上又贴紧了一些。

        陈飞羽这人也是贱,严念颖一退他就进,严念颖一进他就退。

        他一看严念颍情绪逐渐开始回温,就下意识拉扯了起来,道。

        “要不还是算了,我只打算买个五六十平的小房子,估摸着你也看不上。”

        “我又没有这么说。”严念颍忍不住有些不开心的嘟哝了一句。

        ......

        “下一站,国际华城,下一站,国际华城,国际华城的乘客请下车......”

        公交车播报着下车地段,两人提着大包小包一起进了小区。

        国际华城听着好像挺高级,实际上只是一个普通的楼盘。

        小区物业也很一般,电梯脏兮兮的也没人清理一下。

        到了严念颍租住的屋子外,她把手上的东西交给陈飞羽,从包包里掏出钥匙。

        随后她顿了顿,并没有直接开门,而是脸蛋红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个,里面有一点点乱。”

        “没事,总不会比男生宿舍更乱。”

        陈飞羽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随后严念颍开了门,又把灯打开。

        随之映入眼帘的是好几大箱乱七八糟的酒瓶子,还有几个快餐盒子还放在桌上,垃圾桶里的垃圾已经盈了出来。

        沙发上堆着几件没叠的衣服,摇摇晃晃的快要掉到了满是灰尘的地板上。

        陈飞羽默默的看了几眼之后,面色平静的直接走了进去。

        面对眼前的乱象,陈飞羽丝毫不吃惊,前世他和某个女友分手,过了几个月他回去拿忘记的东西,敲门进去的时候场面可比这吓人多了。

        随后陈飞羽把东西放在旁边,点了一支烟,上前拉开窗帘,把窗户打开散散味,笑骂道。

        “严念颍,你这屋子猪进来了都他妈嫌磕碜。”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严念颍脸蛋泛着羞耻,她有些惴惴的小声反驳道,“只是后来接手工厂太忙,回了家一个人待着,心情又不太好……”

        “一进来就看见了,你估计就躺那沙发喝的吧,我都能脑补出画面来,以后别乱喝了。”

        陈飞羽心想严念颍那性格,这场面估摸着就是故意留给他看的,要不然他要来的前一天就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了。

        他叼着烟利索的把酒瓶子整齐的收进箱子里,毫不在意的随口道。

        “今晚电影是看不成了,准备大扫除吧,这样住着越住越压抑。”

        严念颍看着陈飞羽不但没有半点嫌弃,还一边安抚她,一边毫不犹豫做起卫生的样子忍不住发愣。

        “你不嫌这里脏吗?”严念颍问了一句。

        “嫌啊,我这不是在收拾吗?”陈飞羽无奈道。

        “那你不嫌弃我酗酒嘛。”严念颍抿了抿嘴唇。

        “嫌弃啊,我不是让你少喝了。”

        陈飞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把啤酒瓶子搬到了门口,“只是在家里,不去酒吧喝问题不大。”

        “我还抽烟,你看那里。”严念颍一双杏眸有些发热。

        她指了指墙角的小柜子上,上面静悄悄的躺着一包开过的女士香烟和打火机。

        “有瘾就从今天开始戒掉,之前难熬的时可以理解,以后再让老子知道你抽烟,腚都给你抽红。”

        陈飞羽深深的皱着眉头,脸上满是嫌弃的走了过去,直接把香烟扔进了垃圾桶里,打火机顺进了自己口袋。

        “我骗你的。”严念颍跑了过去,直接扑到了陈飞羽的背上,“我只是试了一次,就一直放那里了。”

        “那就行了。”

        陈飞羽肩膀抖了抖,感觉蛋糕的柔软也不过如此。

        “小羽。”严念颍吸了吸鼻子,声音像是感冒了一样。

        “你好像我爸爸,以前我爸爸也是这样,一边嫌弃的骂我,一边又对我好。”

        陈飞羽差点脱口而出一句以后我就是你的新爸爸,但话到嘴边他又硬生生收了回去。

        老丈人要是活着还可以消遣一下,已经去世了还是放过他吧。

        “行了,赶紧帮忙收拾。”陈飞羽拍了拍严念颍的脑袋。

        “嗯。”严念颍薄唇主动凑上去‘吧唧’了一口,随后便起身帮忙。

        租住的屋子是一室一厅,其实并不大,两个人连洗带拖也只用了一个半小时才把屋子清理的焕然一新。

        把垃圾扔到门口完事儿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卫生间洗澡,等出来的时候,陈飞羽帮严念颍把头发吹干,两个人就关了灯躲进了被窝里。

        严念颍穿着居家的丝绸睡裙,抱起来丝丝滑滑的很舒服。

        今晚的她似乎格外的热情,两人刚一躺下盖住被子,她就主动凑上来堵住了陈飞羽的嘴巴。

        十几分钟后。

        “小羽。”严念颍轻声呢喃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陈飞羽手没闲着。

        严念颍似乎已经接受了陈飞羽从两人第一次触碰就保留下来的习惯。

        她脑袋靠着陈飞羽的胳膊,杏眼朦胧的亲昵道。

        “我决定了,我要和你一起买房子。”

        “行啊。”陈飞羽笑了一声,“到时候我出钱,你出人,我们一人一半。”

        严念颍愣愣的在月光中看着陈飞羽,她往后缩了缩,有些不敢回答陈飞羽的一语双关。

        “你想用什么方式我都没意见。”

        陈飞羽一见严念颖不愿意,立刻改口,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

        严念颍悄悄的松了口气。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悄悄话后,严念颍轻轻蹭了蹭,呢喃道:“我困了,睡觉吧。”

        这时陈飞羽立刻牵住严念颍冰冰凉凉的手,目光炯炯的看着她,严念颖一下子精神了起来,目光躲闪着不敢回应。

        “记不记得你在江心桥说的话。”

        “不记得了!”

        “乖。”

        “......”

        ......

        ......

        明镜般的月亮之上,冰凉的手摘下了一株石楠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