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75.工作与生活难两全

75.工作与生活难两全

        陈飞羽难得地微微带着点歉意,道:“这次的合作谈判由表哥作为代表来主导吧,我应该去不了了,临时有重要的事情。”

        林少华听到这个决定后,顿时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

        随后尽量保持语气的平静,说道。

        “来,你告诉我,什么事情还能比这件事还重要,今天你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非得在你脑袋上开个瓢,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陈飞羽感觉林少华应该不能接受,但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道:“我的录取通知书到了,爷爷奶奶进城里庆祝,我得回去陪家人。”

        林少华愣了愣,不敢相信的看着陈飞羽。

        紧接着他忍着蓬勃的怒气冷声质问道。

        “就因为这种理由,你说不去就不去了,你拎得清孰轻孰重吗?”

        陈飞羽也知道这件事是自己的问题,但他还是坚持道。

        “表哥,上一次谈判你们都有了经验,即使没有我,你们设置好底线也一样能处理。”

        林少华听的暴跳如雷,实在忍不住一拍桌子,扯着他的衣领破口大骂道。

        “设置好底线?你他妈的,我还以为你改性子了,结果还是这样,这么大的事哪怕只缺一个百分点,工厂少了多少的利润你不清楚吗!能不能别这么任性,为了啊妹也好,能不能别他妈这么任性?!”

        严念颍和何彩云都吓了一跳,赶忙上前一个护住陈飞羽,一个阻止林少华。

        陈飞羽倒也没有生气,林少华是在替严念颍抱不平。

        他理了理衣领,依然没有半点动摇的认真道。

        “对我来说,现在没有比在这个时间点陪伴家人更重要的事情。

        赚钱的机会有无数次,这是可以弥补的。

        但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贯穿整个人生却只会出现一次。

        这是我爸妈和两个老人一直以来的心愿,老陈家没有大学生。

        今年要出第一个大学生了,我必须得待在他们身边陪他们一起高兴。

        今天无论表哥你说什么,我都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了。”

        工作赚钱和生活往往是难以两全的。

        陈飞羽前世不得已,大部分时候都选择了工作,错过了人生中太多的风景。

        这一次,他更倾向于生活。

        林少华依然一副无法接受这种荒唐理由的态度。

        严念颍见到两人又开始产生矛盾,立刻走上前,对林少华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

        “表哥,小羽已经替我做了很多事情了,他从来不欠我什么的,而且对我来说钱多一点少一点,其实没那么重要,这是小羽认为人生中重要的时刻,我支持他回去。”

        林少华看着严念颍认真的样子愣了愣。

        好半响后,他才胸膛起伏的坐了下去,不耐烦继续吃饭,道。

        “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也就3%的股份,损失也是你们的,和我没太大关系。”

        严念颍朝陈飞羽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陈飞羽朝严念颍笑道:“今天的工作先拖一拖,我待会儿先带你去买我们的小房子,勉强算个补偿了,等回来再商量合作谈判的事。”

        严念颍眼瞳中流光转了一圈,微微攥了攥拳头,轻“嗯”了一声。

        超市的款项早就到账了,拓展教育的款项也已经划来了一部分。

        她一直在等着陈飞羽提起这件事情。

        林少华眼皮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只是眉头微微松了松,他以为两个人早就睡过了,现在补票买房算是一种态度。

        陈飞羽吃完饭后,就拉着等待的有些坐立不安的严念颍起身走了。

        何彩云这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知性女人,看的有些惆怅,玩笑道:“陈总和严总都活的很洒脱,对钱并没有那么看重,不像我,都快成为钱的奴隶了。”

        林少华诧异的看了眼何彩云,这个女人除了工作的内容很少说其他的东西,难得吐露一点真心话,他也不由放下筷子无奈道。

        “虽说个人有个人的三观和理念,但啊妹和陈飞羽还是太年轻了,他们以为钱没了可以再赚,可实际上赚钱的机会并没那么多。”

        何彩云淡淡的笑了笑,林少华和陈飞羽、严念颍的关系深,可以随便评价,但她不能应下来,广义上可以说这三个人都是她的上司。

        她想了想,笑道:“陈总的能力很强,可能是胸有成竹。”

        林少华摇了摇头:“能力再强也需要懂得抓住机会才能一飞冲天。”

        ......

        陈飞羽带着严念颍一起走进了车库。

        严念颍摸了摸自己包包里的钥匙,她还不知道陈飞羽已经买车了,询问道:“我们开摩托车还是桑塔纳啊?”

        “开我的车。”陈飞羽把自己的雅阁钥匙拿了出来。

        严念颍微微愣了愣,陈飞羽就稍微给她说了一下自己买车的事情。

        她也没惊讶,毕竟陈飞羽赚到的第一笔资金就完全足够买一辆不错的车了。

        两人走近后,陈飞羽想了想,把钥匙交给严念颍道:“你开吧。”

        “哦。”严念颍接过钥匙,有些奇怪道:“你不喜欢开车吗?”

        “我喜欢坐副驾驶,这样更像个吃软饭的。”

        陈飞羽胡扯了一句,实际上他只是在自己心里偷偷搞平衡。

        既然副驾驶座是赵媛媛的,那正驾驶座就是严念颍的。

        严念颍不知面前这男人油腻的内心想法,还捂着嘴“鹅鹅”笑了起来,随后乖乖坐进驾驶座扭了下钥匙,启动汽车。

        “我们要买再哪里呀?”严念颍把车开了出来。

        “我先想想,尽量选这附近的。”

        陈飞羽微微沉思了一下,随后忍不住把目光望向严念颍成熟而精致的侧脸。

        再一次说起了买房,陈飞羽这会儿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前世他来过永新伞具厂的位置几次,但那时候并没看到什么工厂。

        估摸着前世严念颍的工厂最终的结局还是倒闭,而负债的严念颍会怎么样,不得而知。

        “我脸上有东西吗?”严念颍奇怪道。

        陈飞羽微微摇了摇头,忍不住有些好奇的问道。

        “假如工厂要是倒闭了,你会怎么做?”

        严念颍想了想,抿嘴道:“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吧。”

        陈飞羽想起她说过一次,曾经无数次想从江心桥上跳下去,或许前世她再也承受不住,就真的跳了。

        即使不跳,千万以上的负债,她的结局也不会太好。

        这种改变了一个人命运走向的感觉,让陈飞羽觉得微微有点奇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