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81.潜藏的遗憾

81.潜藏的遗憾

        8月26日,严念颍往陈飞羽卡里打了七十万的分成。

        同时陈飞羽又赶往了山城,因为购房资质审批也下来了,简单处理了一下手续,将尾款付清,两人就拿到了钥匙和房本。

        严念颍高兴的拉着陈飞羽在属于他们的小复式里转了又转。

        陈飞羽干脆的联系了一个室内设计师,按照严念颍的要求设计出一套欧式的装修方案。

        之后两天,陈飞羽就返回临清待在家里等待开学。

        傍晚的时候赵媛媛就会以一起以遛狗为正当理由和陈飞羽待在一起。

        遛狗遛着溜着,陈飞羽就会把赵媛媛拉到没人的地方交换一下黏蛋白。

        *****************

        8月29日,一如既往的遛狗,两人在边走边闲聊。

        赵媛媛皱了皱琼鼻,脆生生道:“昨天爸爸给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当做升学礼物,你买了没有啊?”

        “还没,到时候应该会准备买。”陈飞羽慢慢带着赵媛媛往没人的地方拐。

        赵媛媛脸红了一下,下意识撅了撅嘴巴,她傲娇的假装没有发现陈飞羽的‘歹心’,任由他带着走。

        “一定要买哦。”赵媛媛提醒了一句。

        “这么想和我视频?”陈飞羽嬉皮笑脸道,“我晚上得和妹妹约会,哪有空和你视频啊。”

        “切。”赵媛媛虽然早就习惯陈飞羽这样跟她开玩笑,但是小俏脸还是止不住气呼呼的说道,“没人想和你视频,你要不愿意买就算了!”

        “过几天有空就去买。”

        陈飞羽心想大学宿舍里人际关系比高中复杂一些,有些人听不得声音,赵媛媛也不一定有机会和他视频。

        赵媛媛哼唧了一声,精致的眉眼舒展开,微微有些得意。

        两人走着走着,竟然走到了初中的校园,因为暑假的缘故,校园里只留了一个保安。

        赵媛媛眨了眨眼睛,朝陈飞羽娇憨道:“我们能不能进去啊?”

        陈飞羽笑了笑,走到保安室,朝里面五十多岁打瞌睡的保安打了个招呼,留下一包随身携带的中华烟,道:“叔,我们是01届的学生,可以进去逛逛不?”

        保安看了一眼烟,给陈飞羽扔了回去,和蔼的笑道。

        “我记得你,一迟到就带扫把那个,现在暑假可以进去,别搞破坏就行。”

        陈飞羽老脸一红,这才想起来初中的班主任一迟到就罚扫把,他初中每隔两天就要迟到一次,干脆直接带着扫把来学校。

        赵媛媛在旁边开心的‘鹅鹅鹅’笑了起来,娇声道:“初中的时候整个学校的扫把都被你承包了。”

        “你懂什么,我这叫提前为母校捐赠器材,学校也不知道在功德碑上刻我的名字。”陈飞羽厚着脸皮道。

        保安大叔被陈飞羽的话给雷的外焦里嫩。

        把迟到被罚的扫把说成捐赠器材,这么不要脸也是没谁了。

        “快走吧!”赵媛媛红着脸把丢人现眼的陈飞羽拉进了校园里。

        两人在校园里乒乓球桌旁的石椅处停下。

        赵媛媛漂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悄悄看了看周围,脸蛋微红坐在石椅上,若无其事道:“我累了,休息一会儿。”

        陈飞羽坐到另一个石椅上,看着赵媛媛傲娇的样子,把手放在纤细的腰肢上。

        即使不是第一次这样做,赵媛媛仍然会娇躯一僵,然后象征性的挣扎一下。

        阳光从树叶的空隙中经过,映的赵媛媛柔嫩的肌肤透明似的,干净的脸颊微微泛着光,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压抑着羞涩。

        感受到陈飞羽注视的目光,她下意识傲娇的噘起嘴巴,唇间便有些湿润。

        赵媛媛就像一朵半开未开的花儿一样,在露水中沾着点光线显得更加精致而动人。

        陈飞羽不由自主的便揩起她的下巴,触碰软糯的唇瓣。

        半响分开之后,赵媛媛稍用力的顶了一下陈飞羽的下巴,表达一下自己是‘被迫’的意思。

        陈飞羽感觉挺有意思的。

        随后两人在校园里闲逛了一会儿,与教学楼分开的独立厕所依然烘臭无比。

        砂砾铺成的黑色跑道,锈迹斑斑没了网的篮筐,下面还放着一颗不知道是谁忘记收起来的篮球。

        陈飞羽观望着校园,一些零散的记忆平时想不起来,此刻却不断从深处浮现。

        赵媛媛跑到了绿化带前指着里面三米高的香樟树,兴奋的娇憨道。

        “陈飞羽你快看,这一排树是我们班种的,已经长大了好多诶。”

        “我记得上面还有名字吧。”陈飞羽回忆了一下笑道。

        两人一起凑上前看了看,在倒数第二排的第一棵树上看到一句话。

        陈飞羽微微怔了怔,他几乎记不得自己在树上刻了这样的字,现在回想起来。

        他的两次奋发读书,竟然都是为了赵媛媛。

        赵媛媛也是才发现陈飞羽竟然在树上刻了这个。

        “诶~(3声)”她的柳眉微微动了动。

        “忘了。”陈飞羽突然感觉有些烦躁。

        赵媛媛哼哼了一声,心情似乎很好,背着手食指倒扣的靠在树边。

        她敛起灵巧的眸子,笑眯眯的看着陈飞羽,黑黑长长浓密的睫毛像两把扇子一样轻轻抖动。

        一眨一眨的眼帘里盈着笑意,高挺秀气的鼻子,娇嫩红润的唇,正散着揶揄的风情。

        …………

        初恋是什么感觉,已经有三十多岁心理年龄的陈飞羽真的已经记不清了。

        可能是一块老旧破损的黑板擦,一把散了绳凑不齐的竹扫帚,也或许是一堵爬满苔藓与裂纹的灰白校墙。

        这些东西只存在黑白录像带里发霉的老旧记忆之中,还伴随着一道模糊不堪的斑驳人影。

        陈飞羽看着赵媛媛在黄昏霞色下穿着轻薄的连衣裙,靠香樟树边无比清晰还留着点稚嫩的俏脸,就像将记忆中不完整的部分确切的描绘了出来。

        那股极浓,极稠的色彩,让陈飞羽似乎心里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似的。

        这种平时总是潜伏着的,在遇到某一个瞬间却突然出现的酸涩和遗憾,让人呼吸急促,揪的有些难受。

        “回家吧!”

        陈飞羽催促了一声,不想在这里多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