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90.新生大会2

90.新生大会2

        旅管一班的女生占了有36人,男生只有20人,看起来有些阴阳失衡,好像很容易找女朋友的样子。

        但实际上能找到女朋友的最终还是就那几个,其他该单着还是单着,肉大多数都被别的系给吃了。

        “靠,陈飞羽怎么这么熟练。”

        薛文斌有些酸溜溜的看着陈飞羽混在旅管一班的女生圈子里头刷了一遍脸熟。

        “老子在宿舍里看他说起女生都不怎么插嘴的样子,还以为他和我一样没谈过恋爱不好意思,都他妈是装的。”

        甘元明跟着附和道:“我也以为老三是老实人,女生是不是都喜欢这种能说会道还带点坏的?”

        潘俊辉摇了摇头:“你看还是有几个女人不想跟他讲话的。”

        404寝室的男生们对陈飞羽离开小团体,独自一人爽的行为表示非常不满。

        不过李浩就非常聪明且大胆,主动蹭到了陈飞羽身边,没两分钟也和女生们谈笑风生了起来。

        随后这家伙凑到了施檀雨那边开始混脸熟,陈飞羽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一句话都没和她说过。

        习惯了被男生围着转的施檀雨看了眼陈飞羽,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其他人也都逐渐开始大胆的时候,报名时那眼睛平头男突然走了出来。

        眼睛平头男推了推眼镜,沉声道:“新生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尽量不要男男女女的凑在一起聊天,都回到自己位置吧。”

        “陈飞羽,别带头起哄。”

        平头男说着说着就把矛头指向了陈飞羽,陈飞羽被这货说的一愣,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没想到这家伙还一个棒槌一颗枣,又笑着朝他道:“我也不是责怪你,只是这样影响不好。”

        旅管一班的男生女生都有些发愣,一部分比较乖的真就听话的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他是谁?”陈飞羽朝男生堆里头问了句。

        “仲永平吧?”有人应了句。

        陈飞羽“哦”了一声,微微点了点头,仔细想了一下才想起来了一些。

        这个仲永平基本可以归类成官迷这种人,当了个小班长就经常耍官威,棒槌枣子玩的熟溜,一般人见他态度不好又立刻转变,虽然憋屈但也不会去过度计较。

        后来好像还当了学生会主席,配合外联部捞了不少钱,结果被人爆出来了。

        陈飞羽对和自己没什么重要关系的人记得不是非常清楚,只是隐约记得有这么一件事情。

        他懒得理这货,继续朝施檀雨那小圈子里一个长得不错的女生笑道。

        “高子萱你是哪人,我猜你是江南一带对不对?”

        “诶?你怎么知道,我是苏州的。”高子萱有些惊讶的看着陈飞羽。

        陈飞羽心想老子还知道你后来去做夜店气氛组了,但他肯定不能说出来,只是不露声色的笑道。

        “江南水乡养人,那边的女孩皮肤都特别的透亮,还带着一点桃色,骨盆一般都会比平常人稍微大一点。”

        高子萱有些脸红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原来是这样吗,我自己都没感觉皮肤有你说的那么好......不对,你是在耍流氓吗?”

        高中刚一升学还有些稚嫩,一小部分较乖的女生思想观念还没转变过来,暂时还把这样夸赞的话语当做男生轻佻的使坏。

        06年早恋是危害的想法还比较盛行,家长严厉的管教让这一小部分女生还保存着对男女间的单纯,谁能想到高子萱这样的女生在大二下的时候,就开始追逐所谓的‘物质生活’。

        “我只是单纯的在夸你。”陈飞羽有些无语的看着她。

        “我也是江南的,金陵那边的。”施檀雨跟着说了一句,微微有些骄傲的样子似乎是在等着陈飞羽夸她皮肤好。

        可惜陈飞羽听了后,只是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就没下句了。

        施檀雨微微愣了愣,随即眉头逐渐凝起,突然感觉有些不舒服,很少有男生像陈飞羽一样对她态度这么冷淡。

        另一边仲永平见到陈飞羽依然我行我素,感觉面上挂不住,有些下不来台,不由加重语气的沉声道:“陈飞羽,你怎么回事呢,辅导员过来了像什么样子!”

        陈飞羽打量了一下不依不饶的仲永平,心想老子看你好歹也是个大学同窗,年纪还小不想跟你计较。

        你他妈连班长都还没当上就给老子蹬鼻子上脸,真把我当软柿子捏了?

        他又不是仲永平的爹妈,当然不会惯着他,更没义务教他怎么处理人际关系。

        把仲永平看的头皮发麻后,他毫不客气道:“一个新生大会你他妈是不是以为高中做早操呢还要男女生分开,更别说现在还没开始,没人跟你抢这班长的烂职务,消停点ok?”

        仲永平被陈飞羽几句话刺的面红耳赤,恼火的怒视着他憋了半天,才给了自己一个不丢面子的理由。

        一副不和陈飞羽一般见识的样子,自我圆场道:“我也是为旅管一班的班级形象考虑。”

        这时候尤弘方也走了进来,看见了学生的小矛盾后倒没什么情绪波动,毕竟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带学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这点争吵不用管它自然会过去。

        尤弘方拍了拍手,让学生们的注意力集中过来才笑道。

        “新生大会差不多要开始了,男女生不用分开不过要站好一些,天气这么炎热,待会儿新生大会结束后,同学们去班上开班会,我买了两箱饮料分给你们。”

        “谢谢尤老师!”

        新生们顿时欢呼了一声,各自站好位置。

        ****************

        听着校领导在操场讲台的阴影下,坐着一边喝矿泉水,一边悠闲的讲着没用的长篇大论,学生们的汗液流的更多了。

        在陈飞羽身边,俞晚晚因为身体有些虚的缘故,被晒的连手心都是汗。

        好不容易结束了校领导演讲,大部队跟着尤弘方到了旅管一班的教室,一路上俞晚晚的脚步有些虚浮。

        陈飞羽从口袋里拿出了高糖的巧克力,俞晚晚畏畏缩缩的不想要。

        他直接弄出一副要拨开包装袋亲手喂她的样子,小姑娘害怕引人注意,不得不紧张的吃了下去。

        巧克力是甜的,绵的,还有黏乎乎的。

        俞晚晚拿出手帕给自己擦了擦汗液,被晒晕的感觉似乎褪去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