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96.军训那些小事

96.军训那些小事

        陈飞羽半搂着盛嘉月一起从旅馆出来,他另一只手上提着一个袋子,在旅馆前台意味深长的眼神中前往停车场。

        盛嘉月走路有些不自然,似乎有点疼,但眯起的眸子里尽是得逞和坏笑,颇有些像一只狡猾的小母狐狸。

        两个人一起坐上车,盛嘉月再一次打开了副驾的门,陈飞羽想开口阻止。

        盛嘉月就这么抿着嘴唇看他,眼眶有点红。

        他张着嘴,过了几秒后幽幽叹了口气,最终还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任由着她坐上去了,盛嘉月顿时控制不住翘起嘴角,她赌赢了,陈飞羽和她想的一样。

        陈飞羽有些无力的靠在驾驶座上,眼里散着贤者模式的光辉,还有些不敢置信。

        他侧看着盛嘉月一下子眼眶就不红了,像个鸠占鹊巢上位的女人一样,惬意的把平底鞋脱了,盘坐在副驾驶座,穿着超薄黑丝的可爱脚指头,时而蜷缩,时而伸张。

        陈飞羽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深深得感觉自己被算计了,心底里无比憋屈。

        他看着她玩着手机,还微微得意的翘着嘴角,实在忍不住有些恼火道。

        “盛嘉月,有意思吗,你骗我就算了,你他妈竟然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盛嘉月撇了他一眼,像狐狸一样眯眼笑着,把穿着黑丝的脚揣到陈飞羽的怀里。

        “你赚大了,有什么好生气的啊?”

        陈飞羽感受着丝滑的质感,十分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女色误国啊!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赚到了,还是该愤怒自己摊上了一个麻烦。

        “唉……我送你回学校,明天你军训请假吧。”陈飞羽深深的瞧着盛嘉月,“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女生,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但你可绝对不能让赵媛媛知道,不然就算是这样……”

        盛嘉月根本不在意:“放一百个心好了,我知道的,但你得在其他方面满足我。”

        陈飞羽心想能用钱解决最好。

        他把盛嘉月送到了山城大学附近,盛嘉月毫不吝啬乖巧的在陈飞羽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别扭的慢慢往宿舍走。

        陈飞羽把袋子里的白色薄被拿出来看了一下,又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在薄被的中心,纹着一朵鲜艳的梅花。

        ******************

        回到了女生寝室,盛嘉月看见赵媛媛坐在椅子上,把陈飞羽给她买的一大袋零食都摆在了宿舍的小桌子。

        见到盛嘉月回来,赵媛媛眉眼里盈着甜美和娇俏,脆生生道。

        “嘉月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我回来的时候都没看见你,快过来分零食,你想吃什么都可以自己拿。”

        “谢谢,去取了一下学费。”盛嘉月脸色十分自然,拿起一颗巧克力吃了一口,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轻笑着又说了一遍:“你男朋友对你可真好。”

        “对呀。”陶丹丹兴高采烈的掏了一包零食,感叹道,“你男朋友是去超市搞批发了吗,买的这么多,我们四个人能吃好久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再长痘痘,要是我也有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没有啦,他就是胡乱买的,都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

        赵媛媛抱怨了一声,眉眼里却盈着淡淡的骄傲。

        “这些零食也花了上千块钱了吧。”

        盛嘉月隔壁床铺的朱敏有些嫉妒的翻了翻零食。随后又漫不经心道:“说起礼物,你们知道吗,306寝室的吴青青学姐,她男朋友直接送了一个天梭的手表给她,那可贵了,要近3000块钱,媛媛你男朋友送零食对你感觉好像不是很用心。”

        赵媛媛正想反驳,结果盛嘉月先瞧了朱敏一眼,拿起床头上的一本心理学的大部头,稍带着不屑道。

        “重要的是心意不是价格,我倒是感觉媛媛要是想要,她男朋友什么都能买给她。”

        这样的待遇以后会属于我,盛嘉月心里又说了一句。

        朱敏不以为意的笑了一声,躺在床上没再说话。

        赵媛媛吃了几口就停了下来,抿了抿湿润的唇:“只要他能多陪陪我就是最用心的了。”

        ……

        收拾了一下,赵媛媛和盛嘉月去了寝室的阳台,一人一边洗衣服。

        盛嘉月漫不经心的问道:“媛媛,你和你男朋友是怎么认识的?”

        “嗯?”赵媛媛皱了皱鼻子,揉搓着衣服把手上弄的都是洗衣粉的泡泡,娇憨道:“我们幼儿园就已经认识了。”

        盛嘉月也没停下动作,继续问道。

        “那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是你先喜欢上他,还是他先喜欢上你的?”

        “我也不知道......小时候经常和陈飞羽玩,小学的时候转学了,到初中才回了临清,那个时候我还满心想和他一起玩,但是陈飞羽总欺负我,扒我的马尾呀,解我小背心的挂绳呀,拿着弹弓把纸条卷起来射我,还把蛤蟆藏我的抽屉里,总是把我弄哭,我觉得我讨厌死他了,从来没有这么讨厌一个人,可是每天还是忍不住跟着他背着书包一起上下学。

        后来上了高中,陈飞羽见了我就会脸红,他每天给我带奶糖,我也每天给他带小面包,我们是互相喜欢的,但是都没有说出来,谁先喜欢上谁,我也不知道......”

        赵媛媛漂亮的眸子里柔柔的,脸上带着些许红晕,说起这些记忆里的小事,似乎是不太好意思。

        “然后呢?”盛嘉月听的很感兴趣。

        “然后高三毕业的时候,陈飞羽给我表白了,我还没做好谈恋爱的准备,把他拒绝了,他就经常不理我,还当着我的面和其他女生勾勾搭搭,我可伤心了。”

        赵媛媛咬牙切齿的重重搓了几下衣服,随即神色又软化了下来。

        脸蛋红彤彤的娇憨道:“不过报志愿的时候,他......他把我强吻了,我想,要不就依了他吧,然后我们就真的在一起了。”

        盛嘉月听着赵媛媛讲她自己的恋爱经历,若有所思,赵媛媛和陈飞羽的恋爱就是很美好的青梅竹马的恋爱,她想要横插一脚还是比较困难的,这是一个长期的作战。

        首先,要和赵媛媛成为好闺蜜。

        盛嘉月轻笑道:“媛媛,我们军训完两个人一起去逛街吧,我想买衣服,你帮我参考一下。”

        “好呀。”赵媛媛虽然不知道盛嘉月为什么突然和她亲热了起来,但室友关系升温是好事,甜美的笑着欣然答应。

        ******************

        陈飞羽知道懊恼也没有用,其实本身也没那么懊恼,盛嘉月这小狐狸可不是一般人,是否哪天遇到更好的直接把他一脚踹开也说不准,毕竟两人没有感情。

        他把这事抛到了脑后,走到404寝室,还没推开寝室的门,就听到寝室五个人躺在床上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他的事情。

        薛文斌:“老三怎么还没回来,难道真准备住外面了?”

        潘俊辉:“这牲口绝对是个渣男,上午还去勾搭那个俞晚晚,下午直接跑去约会了。”

        李浩:“老六你再说说,电话那女生声音什么样的?”

        甘元明:“那是又甜又脆,绵绵的好像心头都化了,我觉得肯定长得漂亮。”

        薛文斌:“妈的,你吹牛逼的吧,不就听到了两秒,能听这么清楚。”

        甘元明:“信不信由你。”

        何非凡:“我感觉有点y火焚身,老二,带我出去溜溜吧?”

        陈飞羽心想你们这群牲口真他妈有意思,听个声音也能yy。

        他直接踹开了404宿舍的大门,里面顿时安静了一瞬间,每个人脸上都有些尴尬。

        “老三,你......下午干嘛去了?”

        薛文斌这人最闷骚,第一个忍不住问出了口。

        “你猜?”陈飞羽挤眉弄眼了下,把下午买的零食扔到了寝室的桌子上,走到阳台点了支烟道,“我的事呢,你们就别八卦了,给你们带了吃的,要吃自己拿。”

        404寝室的牲口们顿时像快饿死了的山顶洞人一样从床上跳下来抢食。

        甘元明啃着一只鸡爪含糊道:“卧槽,老三对不住啊,你给我们买吃的,我们还在背后议论你。”

        “没事。”陈飞羽大方的原谅,抖了抖烟灰道,“只要把你们想成我的孙儿们,气也就消了,谁会和自家孩子计较。”

        “靠,老三胆子很大。”

        “干他的!”

        寝室的牲口们顿时笑骂着把陈飞羽压到了床上,没一会儿军训的教官来了。

        开始给404寝室示范怎么把被子叠成豆腐块,陈飞羽让教官拿他的被子示范,几个室友学着折了老半天,陈飞羽乐呵呵的看着他们弄,结果被子被牲口们直接拆了,他也重新叠了起来。

        第二天起床,陈飞羽骚包的拿出赵媛媛给的防晒霜和姨妈巾,一个往脸上抹,一个往鞋里塞。

        这群牲口又是一顿震惊,抢着要用。

        不过这是从赵媛媛那拿的,这种私人的东西他肯定是不给的。

        于是几个室友就一大早,鬼鬼祟祟的跑到了学校的便利店,围成一个圈买了几包姨妈巾,虽然他们很小心,学校还是传出了传闻。

        旅管系出了一个变太寝室,买了好几袋子的姨妈巾,连带着陈飞羽也莫名遭了殃。

        2006年的军训已经没有了2000年以前部分高校那种绝对严厉,倒一个抬一个的作风,毕竟家长的投诉也有些让学校应接不暇。

        饶是如此,第一天军训结束,整个宿舍都在哀嚎。

        赵媛媛也打电话过来委委屈屈的说军训太累人了,高温之下跑圈,站军姿踢正步,还好脚底下垫了俩块姨妈巾,不然都不知道怎么熬过去。

        陈飞羽认为这点累感觉还行,甚至觉得挺有趣的,毕竟人生中唯二次有限的学校活动,高中一次大学一次,错过了就没了,往后回忆起来也都是怀念居多,倒没想着逃训。

        不过他总是担忧的看着俞晚晚摇摇晃晃的跟着队伍,总感觉会随时倒下,结果硬生生的走完了一天的长征路线。

        顺带一提,陈飞羽拿着赵媛媛的姨妈巾强行往俞晚晚的鞋子里塞,把小姑娘还闹了个大红脸,又羞耻又心疼,心疼的是这好好的东西就这么糟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