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97.击鼓传花,施檀雨,女神!

97.击鼓传花,施檀雨,女神!

        军训的第二天比前一天更热,阳光把香樟树都晒的无精打采。

        学校黑色的跑道上几乎要升起了滚滚浓烟。

        404寝室一起往旅管一班的位置上走,潘俊辉体力最差,擦着汗忍不住骂骂咧咧道。

        到了操场的方阵上,就开始听着年轻教官最熟悉的那几句话。

        “全体都有,调整军姿!”

        “瞅哪呢?瞅哪呢?!眼珠子不要乱转!”

        “排面!排面!标齐排面!”

        “10,9,8,7,6,还有最后5秒钟了啊...”

        “有同学动了哈,再加一分钟啊。”

        “鸭二一,鸭二一,鸭二三——四!”

        “都给我踏出气势来!”

        “......”

        练完了站军姿、踢正步,教官就开始指挥着旅管一班的学生跑圈。

        这时候大二大三来了十几个学姐学长,故意拿了一大盆的西瓜。

        然后就这么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操场外有阴影的主席台阶梯上。

        等着穿着军训服的大一新生跑过去,他们就狠狠的撕咬一口,红色的汁水滴在台阶上,然后哈哈直笑,叫嚣着学弟学妹加油,欠揍无比。

        潘俊辉这小白脸就喘着粗气,愤愤的骂着:“这群狗日的,专门在这里恶心我们。”

        陈飞羽看着觉得挺有意思,什么样的年龄做什么样的事情。

        许多人总觉得穿越回从前,一大把年纪就应该是满腹心事,心机深沉的模样。

        可实际上,这些听起来、看起来荒唐而幼稚却单纯美好的事情,在披上西装,束起领带之后,还有哪怕一个人能拉的下脸去做吗?

        于是陈飞羽朝着潘俊辉笑道:“等明年,咱们也这么干。”

        “带我一个。”薛文斌嘿嘿附和了一声。

        甘元明呼呼道:“那咱们宿舍一起干得了。”

        一个宿舍的人都跑在了一堆,个个都喊着明年要来恶心下一届新生。

        陈飞羽心里倒希望他们能够友好相处到明年,他也会尽力去维持。

        毕竟宿舍气氛如果不好,住着也不舒坦,那他只能彻底搬出去住了。

        跑完圈的时候,陈飞羽发现俞晚晚似乎习惯了一些,比前一天状态还要好。

        倒是一位名字叫温霞的两百斤胖女生直接晕倒了。

        旁边的男生想要把他抬到阴凉处去休息。

        但是却没有抬动她,抱了好几次都没能把她抱起来。

        陈飞羽看见了也跑过来帮忙,喊了404宿舍几个人都过来一起抬。

        而且边抬还边喊“一二三起,一二三起”,直接让这位叫温霞的女同学社死。

        后来陈飞羽发现这位温霞同学实际上都已经被弄醒了,但还是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生怕非常尴尬,他忍着不笑给她留足了面子。

        等到几个人都回到队列的时候,教官被总教官训了一顿,有些害怕道。

        “不舒服就喊报告去旁边休息,别晕倒吓我。”

        ......

        军训的第一天最是严格,丝毫不能松懈。

        第二天的下午,训练的时长短了一些,休息的时间自然就长了一些。

        这时候就开始玩起了花式活动。

        年轻的教官还带了一把吉他来,自弹自唱了一首beyond的《真的爱你》。

        唱起来还真有些味道,旅管一班的学生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教官开了头后,就开始最有趣的击鼓传花环节,整个班级围成了一个圈,抓到谁谁就表演节目。

        一枝花从教练的手里递出去,除了被传到的同学,其他人拍着手鼓掌,由教官来喊停。

        旅管一班的学生在淡淡摇晃的大白杨树影之下,嬉笑怒骂的传着花,仿佛烫手的山芋一样。

        虽然大家表面上都是一样的,但实际上没有才艺的同学生怕轮到自己,有才艺的同学大多生怕轮不到自己,总得矜持一下嘛。

        毕竟这时候不争夺‘校园优先择偶权’,那还等什么时候呢。

        第一个被抓到的就是李浩,不显山不露水的用口哨吹了一整首张震岳的《爱我别走》。

        响了一阵掌声后,两三个普通女生悄悄说着李浩其实挺帅的。

        甘元明和薛文斌暗骂着李浩这牲口真能装逼。

        结果花传了几个人后轮到了薛文斌,这家伙闷声说自己啥都不会。

        慢吞吞的站前走了几步,猛的就是一个后空翻,还和教官过了几招才被放倒。

        这一波争得了许多男生的好感,个个都喊帅,女生除了‘哇’的一声,倒是没什么感觉,不咋帅。

        陈飞羽看这一身腱子肉挺羡慕,心想着之后说啥都要把锻炼的日程提上来,不然往后身体哪里受得住。

        花又传了一阵,停在了脸蛋被晒出淡淡红晕的施檀雨手中。

        施檀雨露了个淡淡的迷人笑容,大大方方的借了教官的吉他。

        然后一个人坐在圈子的中央,脱下了军帽,葱白纤细的手指拨弄了一下琴弦,及肩的柔软发丝随着微风飘荡。

        她状若思考的停滞了一会儿,才轻声道。

        “嗯......我表演一首阿桑的《一直很安静》吧。”

        手指拨弄着琴弦,前奏响了起来,施檀雨檀口微张,富含感情的开始弹唱。

        “空荡的街景

        想找个人放感情

        作这种决定

        是寂寞与我为邻。”

        施檀雨刚一开口水平就出来了,和平时说话较柔较软的音色不同,唱歌的时候她的气息无比充足,磁性而充满魅力,很接近阿桑的嗓音。

        旅管一班的学生多数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细细碎碎的悄悄说着“真好听”,但并没有干扰到施檀雨的表演。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

        施檀雨一曲唱完,真假高低音,转换的无比流畅,相似度几乎达到了95%。

        “啪啪啪啪啪啪......”

        旅管一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男生群体里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太好听了!施檀雨,女神!”

        刚一上大学,男生们摆脱了高三的压力,摆脱了家庭的掌控,都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骚浪之心。

        个个把手当成了喇叭放到嘴边,坏笑呼喊着。

        “施檀雨,女神,施檀雨,女神......”

        原本男生们只是觉得施檀雨长得漂亮,现在好感度直接上升了一个阶梯。

        就这样,施檀雨成了旅管一班公认的班花,和陈飞羽前世见到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