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98.军训那些小事

98.军训那些小事

        一曲赢得了男生们心中的喜爱,施檀雨微红着脸,把吉他还给了教官。

        随后微微躬了躬曼妙的身子,甜甜笑了笑,轻声道:“谢谢大家喜欢。”

        看起来散着淡淡的从容、优雅,她似乎已经习惯了面对这样的场景。

        如果不是穿着军训服,而是换一身素白纯净的连衣裙,效果会更好。

        陈飞羽在底下听着左边手的李浩说着施檀雨又漂亮又有气质,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

        如果仔细观察就能看到,施檀雨眯着眼笑时那得意与瞧不起人的味道。

        这是个喜欢站在聚灯光下的女生,被围绕在人群中央会让她很有成就感,简而言之,挺茶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碰巧,他不屑的神色刚好就这么被施檀雨瞧见了。

        这姑娘被陈飞羽三番两次的冷淡气到了,有些恼火的瞧了他一眼,好像很讨厌他的样子,但很快也收敛了回去。

        404寝室一无所觉,李浩在旁边左右为难的说道。

        “你们说,我到底该选择施檀雨还是高子萱,我现在又感觉施檀雨更适合我一些。”

        薛文斌一脸不屑的打击他:“还到底该选择哪个,说的好像施檀雨和高子萱哪个看的上你一样。”

        甘元明立刻附和着说道:“老四,要点脸。”

        “你们怎么就知道看不上我。”李浩有些不爽,不屑道,“难道看不上我就看的上你们?”

        陈飞羽没理这群二货,心思溜达在了身边的俞晚晚。

        因为俞晚晚在女生的边缘,陈飞羽也‘意外’坐到了男生的边缘,他厚着脸皮偷偷蹭着俞晚晚的小手。

        他往前蹭,俞晚晚的手就往旁边躲,最后委委屈屈的抬头看了陈飞羽一眼,直接把小手藏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陈飞羽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本来想把手搭在俞晚晚的肩膀上,但她似乎发现了他的意图,摇了摇头,清澈的眸子里带着些恳求。

        他无奈的看了眼俞晚晚,拿出放在口袋里的笔,在手心写字。

        “等下和我一起走,今晚陪我吃饭。”

        俞晚晚偷偷瞧了一眼,攥了攥手掌,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该拒绝,之前陈飞羽帮了她那么大一个忙,请他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结果她发现自己多虑了,陈飞羽根本不是在询问她,而且直接决定,写完根本就不理她了。

        ......

        击鼓传花接近尾声的时候,高子萱跳了一段民族舞,小腰肢扭的挺诱人,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当个19陈先生。

        然后轮到最后一次,这姑娘恶作剧朝陈飞羽挤眉弄眼了一下,拿起放在地上的花,直接隔了几个位置往他身上扔。

        教官也非常懂得‘成人之美’,花一扔到陈飞羽身上立刻就大喊了一声“停!”

        陈飞羽莫名的看了眼幼稚嘻嘻笑着的高子萱,心想老子什么时候和你这么熟了。

        教官板正的脸笑着问道:“陈飞羽,你打算表演什么?”

        陈飞羽的兴趣其实不少,茶艺懂的比较深,纸牌魔术也学过一点,不过茶艺不合适,魔术也没道具。

        真能表演的实际上也就是个吉他弹唱。

        但俞晚晚听不清,他唱给其他人听也没什么意思。

        他想了想,干脆就说了句:“我给大家表演一个钞能力吧。”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

        陈飞羽故弄玄虚的摆弄了几下空空如也的手。

        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百块钱塞进了薛文斌的口袋里,让他上去再表演一个后空翻。

        薛文斌也是嘿嘿笑着配合了陈飞羽。

        高子萱奇怪的问道:“这叫什么超能力?”

        陈飞羽笑着道:“钞票的钞能力,和催眠差不多。”

        旅管一班的学生这才明白了过来,乐呵呵的笑了起来,用力鼓掌,都学了个新潮的词。

        教官顿时忍不住笑骂着陈飞羽说道:“这是哪门子催眠,你这是污染校园风气。”

        陈飞羽厚着脸皮笑呵呵的说道:“偶尔也要让社会上的歪风邪气吹吹校园,让同学们体验一下现实嘛。”

        教官又好气又好笑的摇了摇头。

        ******************

        下午的军训结束,俞晚晚站在原地踯躅了半天,陈飞羽没个准话,她也不知道是该走还是不该走。

        陈飞羽和室友聊了两句,就走到俞晚晚的身边牵起她的手。

        俞晚晚刚被抓住,瞬间就把手缩了回去,小声道:“不要这样好不好......”

        陈飞羽瞧着她低眉顺眼朝他恳求的样子,道:“之前不是牵过了吗。”

        俞晚晚支支吾吾的没说出个所以然来,陈飞羽也没强迫她,带着她一起去食堂吃饭。

        到了点餐的窗口,俞晚晚犹犹豫豫了半天,温润的唇动了动,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朝陈飞羽结巴道:“我、我请你吃。”

        陈飞羽微微愣了愣,估摸着她是想还学费的人情,他没怎么在意道:“好,那明天我再请你吃。”

        俞晚晚长长的睫毛抖了抖,想对陈飞羽强硬的安排表示抗议,欲言又止,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憋屈的把话藏了心里头。

        她给自己点了一个便宜的一菜一饭,陈飞羽点了个两肉一菜一饭,一共也只花了七块钱,但俞晚晚饭卡里本就只有三十块钱,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因为一个人吃饭吃惯了,俞晚晚总感觉别人在看她,匆匆的把饭塞进嘴巴里,想快点吃完逃走。

        结果面前这个男人一伸筷子,伸手夹了块排骨放到她的盘子里。

        俞晚晚傻眼的抬起头,陈飞羽笑道:“看把你饿的,多吃点。”

        他一边说,一边把肉多夹了些放到她盘子里。

        俞晚晚檀口微张,欲哭无泪的看着陈飞羽,那不容置疑的样子仿佛她是他的员工,这人怎么这样霸道呀。

        *****************

        少女在陈飞羽的逼迫之下,最终还是把东西都吃了。

        即使是这样,他依然没把她放走。

        这时候天色刚暮,九月虽然白天炎热,但夜晚已经悄悄的逮住了一丝秋的萧瑟,晚风微凉。

        他把俞晚晚带到了绿化园林有灯光的地方,这里人少也不用怕害羞。让她把鞋脱了,小姑娘一下就知道陈飞羽要干什么,羞了个大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