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113.小母鸡是我的,下的蛋也是我的!(2合1)

113.小母鸡是我的,下的蛋也是我的!(2合1)

        林声婉办事还不错,前一天就打了电话预约了家具城的经理卫东,经理知道是想配套购买的客户,消费力度不低,自然会愿意亲自作陪。

        三人进了家具城,林声婉找了前台:“我是林声婉,昨天和你们经理预约了今天看家具,麻烦帮我通知一下。”

        “几位稍等一下。”前台笑了笑,拨了个电话。

        没多久,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便走了出来。

        中年人乍一看到精致动人的严念颍惊艳了一下,旁边的娇俏小护士林声婉也很漂亮,如果穿着性感的粉红色镂空护士服,穿着丝袜高跟,捧着一根大针管,大概更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男人无论多少年岁,总是会在心底对漂亮的女人骚动一下。

        但大部分人也就是闷骚的多看一两眼,并不会表露出来......中年人的目光很快收敛了回去,客气的自我介绍道:“我是康瑞家具城的经理卫东,两位就是林小姐口中的陈先生,严小姐吧。”

        陈飞羽记得这个家具城口碑不错,他曾经也在这里买过家具,林声婉还挺会挑的,他随口道:“给我们推荐一些配套的家具吧,挑来挑去太麻烦了。”

        卫东拿出了一个家具选择的大部头,道:“两位可以先看一下这本书,里面的搭配都很讲究,中式古典、欧式现代,韩式田园......等等风格都有,如果拿不定主意,我还可以再给你们推荐一些配套。”

        “那我们先看看吧。”严念颍淡淡点了点头。

        卫东微笑着领着他们坐到待客室去喝茶,这一笔下来就是几万十几万的交易款,自然要好生供着。

        配套选择不是一下就能解决的......疑难的问题还得有人询问,卫东不可能几个小时都不处理事情陪着他们耗,于是他招呼了一声,便出去找了一个员工过来帮忙解答,等最终决定的时候再过来。

        三人都坐在沙发上,林声婉坐在严念颍旁边,但是大部头拿在陈飞羽手上,她也想看,就朝他脆声嚷嚷了起来:“你把书放中间呀,我都看不见了。”

        “你又不买家具,等你哪天买房了我和念颍送你套沙发茶几,你就别抢着看了。”陈飞羽随口敷衍了句,继续翻了页,林声婉和严念颍熟,他也没太客气......

        林声婉感觉不太开心,这些天替他们的房子忙前忙后的,严念颍之前都说了以后她休息的时候想住就可以来住,给她留个小客房,她还特意试探问了好几遍是不是真的......

        陈飞羽这么一说,她突然感觉就不好意思了。

        “我好奇看看不行吗,给你们提点意见也好啊。”她赌气似的起身坐到了陈飞羽的另一边,身上散着的味道像是上好的熏香,闻着十分舒服。

        陈飞羽见她凑过来,躲了一下玩笑道:“别太靠近我啊,念颍宝宝该吃醋了。”

        “谁吃醋啊!”

        红晕顿时从严念颍耳根子边似桃花般渲染开来,哪想到陈飞羽会在外面叫什么念颍宝宝,她羞急的用力把陈飞羽往外推道,“声婉你就坐那里,我把小羽送你了。”

        “呸,我才不要!”陈飞羽猝不及防被推的压到了林声婉柔软的娇躯上,她脸颊微红,又一脸嫌弃的把陈飞羽推回去,坏笑道,“念颍宝宝自个儿留着吧。”

        “啊,你也这样叫我!”严念颍叫了一声,趴到陈飞羽身上捂着脸,到底没有再舍得把他往林声婉身上推。

        “念颍宝宝,我以后都这样叫你好了。”林声婉不依不饶的继续揶揄道。

        两人平时其实这样的玩闹不多,虽然林声婉很努力去当严念颍的朋友了,但哪怕严念颍什么都不做且对她十分的和善,女总裁的身份依然会让她感觉到压力,根本不敢去开太过分的玩笑......

        她见过事情没办好的员工在表情冷漠的严念颖面前大气都不敢喘的样子,也见过她轻飘飘一句话决定上百万生意时的运筹帷幄……

        也就只是平常见她期待的和陈飞羽打电话,才会满脸柔情的发嗲……尽管平时她对自己也很温柔。

        现在陈飞羽在这里,严念颍尽显女儿态,她明白怎么拿陈飞羽逗她,她都不会真的生气,就下意识想用这种方式来消弭自己那一份因为身份差距而产生的小小自卑感。

        “行了,你少说两句。”陈飞羽暗爽过后,偏袒的拍了拍严念颍漂亮的小背,“不开你玩笑了,起来看家具吧。”

        “诶,我什么时候也能找个男朋友啊......”林声婉看着严念颍被宠着有些眼馋,眉眼里还有一抹散不去的忧愁。

        严念颍恢复了矜持,轻笑了一声:“你又不是没人追,想要男朋友还不简单,你不是说前段时间高中同学聚会,有两个同学都有对你挺有意思的吗?”

        “那也得是合适的呀,那两个人太幼稚了,还互相比较上了......”林声婉微微摇头,她老家也是个小县城,那两个同学一个靠着家里有点小钱开着辆父母给买的帕萨特摆阔,一个拿到了大公司管培生的offer,好像谁都比不上一样。

        “都是大学刚毕业没多久的学生,你也不能要求太苛刻了......”严念颍有些好笑的娇声道。

        林声婉不置可否的闭上了嘴,选择不在这个问题上和严念颍争论,她见过严念颍这样优秀的人,不自觉的就会拿他们和她两相比较,怎么能不觉得他们幼稚......

        她顺带看了眼陈飞羽,严念颍基本没有对她说过他的事情,所以她有些不明白严念颍为什么会选择这个男人......

        身材倒是很好,样貌最多只能说不错,他能处理严念颍的工作说明能力也还不错,但是怎么能吃软饭啊,还不如她两个同学......她心底是觉得陈飞羽配不上严念颍的,想起严念颍给陈飞羽准备的大礼物,她心底边一阵羡慕嫉妒。

        “男人遇见喜欢的女人,变得幼稚和紧张再正常不过了,如果不是,那大概率说明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不是真对你感兴趣,另一种是他感情经历很丰富......”

        陈飞羽翻着书页随口说了一句,待客室门口来了个年轻的员工。

        “几位好,我是蔡伟,经理让我来的,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

        说完蔡伟就走了过来,不露声色的准备在严念颍的身边坐下......侧一看过去,便是扑闪着淡淡温婉的杏眸与秀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微微动一动似是在欲说还休,脖颈处的白皙如脂,如玉......稍稍靠近便能闻到那股淡淡的馥郁芳香。

        蔡伟觉得只是坐在她旁边,应该没有什么的吧?

        “谁允许你坐这里的?”陈飞羽抬眼看了下,在严念颍张嘴之前开口了。

        蔡伟愣了下,心里很不舒服,但刚弯下的腰还是直了起来,替自己解释道:“我可以根据参考的书给几位一些小建议......”

        “这样,那你坐她旁边去。”陈飞羽恍然大悟,用手指指了下林声婉。

        林声婉顿时怒视陈飞羽,然后朝移动了几步的蔡伟道:“你坐其他地方吧,我们有需要再说。”

        蔡伟才刚走两步又停了下来,脸色不太好看,这几个人把他当垃圾呢,丢来丢去......但他也不想失了这份工作,只能忍气吞声的站着,心里对陈飞羽很是恼火。

        “陈飞羽,你和我姥姥家养的小公鸡一样幼稚,见到有人靠近小母鸡都不行......”林声婉忍不住对陈飞羽嘀咕嘲笑了一声。

        “那当然了......”陈飞羽根本不觉得丢脸,反而一脸自豪的挤眉弄眼的说道,“小公鸡也有尊严,要捍卫自己的领地,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俺的小母鸡就是俺的,生的蛋也是俺的,碰一下都不行,谁敢心思不纯的靠近,俺就啄他一地鸡毛......”

        陈飞羽还把手指曲了起来,指尖弄做一团,做成鸡嘴的样子,远远的朝蔡伟的脸上虚啄了一下......

        蔡伟顿时涨红了脸,只感觉脸颊像是被人抽了几下,火辣辣的烫。

        在两个女人“噗嗤”一声笑出来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恼怒的摔门而去。

        “陈飞羽你把人气跑了,没人服务了。”林声婉还忍不住噗嗤噗嗤的眯眼笑着。

        “谁是小母鸡呀......”严念颍桃腮晕红,给他倒了一杯水,眉眼里散着淡淡的欢喜,陈飞羽为她吃醋她当然开心,但还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好笑道,“你呀......现在就像打架打赢了的小公鸡。”

        “那可不得得意一下。”陈飞羽牵住严念颖的手,扭头朝林声婉淡淡笑道:“你看我像不像你那两个幼稚的同学......念颍不也照样喜欢吗,你的定论下的太早,别人不一定就是你看见的那样。”

        “不怎么像。”林声婉撇了撇嘴,形似而神不似,如果是陈飞羽这种有趣的小男孩式霸道倒还好一些......而且她感觉陈飞羽好像是在暗示她,不要太过眼高手低。

        陈飞羽没再理林声婉......她往下翻了一页,看见一个像透明玻璃球一样的秋千椅,顿时眼前一亮,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着严念颍坐在球里边摆了个m,咳嗽了一声,道。

        “标记一下,这个必须买!”

        “漂亮是漂亮,但是好像不是很实用,还很占地方......你喜欢就买吧。”严念颍抿着唇,拿笔标记了一下。

        “谢谢你。”陈飞羽亲吻了她的脸颊一下。

        “这有什么好谢的呀。”严念颍不知道陈飞羽打的什么坏念头,有些不明所以的红着脸娇嗔了一声,随后问道,“咱们选什么风格的家具啊......”

        严念颍更加偏爱欧式风格的家具,这也是现代大多数人的选择。

        陈飞羽没怎么犹豫,就直接说道:“欧式吧,中式的古典也很美,但偏黄,偏红,偏暗的色调更适合用来观赏,长期居住会让人感觉有些压抑,所以咱们最好选择欧式偏白色,鹅黄色之类的暖色调......

        现在咱们整个房子的装修也基本是以白、灰、鹅黄色为主,之后再稍微点缀一点黑,比如厨房的灶台,卫生间的洗手池之类的硬装修......你觉得怎么样,最主要还是得依着你的意思来,你喜欢什么样的,那咱们就弄成什么样的......”

        “我也是和你差不多的感觉......还有一些小饰品呀,花呀之类的东西,我之后自己再买......”严念颍微微点了点头。

        陈飞羽没再多说,之前就是一直按照严念颍的意思去做,他唯一做的,也只是在设计师设计图的时候,以后世的眼光给出一些格局和空间的要求......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有一面落地窗的设计。

        林声婉在旁边时不时给点意见,勉强有一些参与感,正聊着没过多久,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眉眼多出了一抹愁色:“你们先看着......我去外面接个电话。”

        “又是那个人?”严念颍问了句。

        “不是,是诊所打来的......”林声婉凝着眉叹了口气,一边往外走一边接起电话,“主任......嗯,我家里的事情还没办完......对不起......”

        陈飞羽看了一眼,笑道:“林声婉被人追的紧了?”

        “不是啦......”严念颍想了想,还是告诉了陈飞羽,“声婉被一个结了婚的人骚扰了......是她之前负责的一个病人,说是对她一见钟情什么的,晚上经常去她们那家私人诊所守着,非要送她回家......她最近请了好多天假,都没怎么去上班,想辞职,又怕找不到待遇这么好的诊所了。”

        “哦。”陈飞羽没什么兴趣,但怎么说林声婉也是严念颍正打得火热的小姐妹,还帮了这么多忙,好歹也得关心一下,就随口聊道,“是个有钱的主吗?”

        “普普通通吧......听她说好像是开了一辆宝马五系。”严念颍微微摇了摇头。

        “那应该属于公司决策层,有股权激励的高管,或者开个小公司的小老板,体制的不敢太高调,一般是单位配的大众或者小奥迪,其他的车也不怎么敢开。”陈飞羽无聊的预测了一下。

        “你倒是很厉害嘛......猜的八九不离十。”林声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站在两人身后,眉眼愁的凝成一团云。

        她倒也没瞒着,严念颍基本都知道,就干脆说了出来,“那男的还真就是个开了个小公司的老板,做连锁餐饮的,开了十来家奶茶店还有一家饭店和火锅店......”

        “那确实不错啊。”陈飞羽笑着点了点头。

        “不错个鬼啊!都快四十了,再大几岁都能当我爸了,而且还是结婚的人,怎么拉的下脸来缠着我......工作都快被这个人搞丢了。”

        林声婉不爽的瞪了陈飞羽一眼,满心郁闷的吐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