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120.不要进去!(2合1)

120.不要进去!(2合1)

        莲蓬头的洒水声像是下着小雨,淅淅沥沥,持续不断的响着。

        严念颍听着总感觉有些嘈杂不堪,像是要砸在心里似的,不太舒服......

        她有些想起了上一次在办公室里独自病倒了的不堪回忆,那时候就是下着小雨,风声有些大,窗外的天色一直阴沉。

        严念颍把一小块苹果放进嘴里,闲聊道。

        “婉婉,说起来你和小羽,还比和我认识的要早一些......”

        林声婉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栗,断断续续的:“嗯......是,是这样......”

        严念颍奇怪的看着卫生间的门,莫名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真的不舒服?”

        “没有阿,我挺好的......”林声婉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正常起来。

        “我当时发烧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严念颍捂着嘴轻声笑道,“和你说个有趣的事情,那时候小羽来了,我还以为什么陌生男人闯进办公室了,小羽后来和我说,他抱着我,帮我换衣服的时候,我又挣扎又哭,嘴里还不知道在说什么......那时候还以为被人......”

        “那,嗯......那事后一定很庆幸吧......”林声婉迷迷糊糊的突然下意识问道,“你们,应该有过了吧......”

        严念颍精致端庄的脸蛋上飞起一抹妩媚与酡红,她声音微微压低了些,不好意思的轻声道:“还没有呢。”

        “没有?”林声婉在门内下意识朦胧的看了眼陈飞羽。

        陈飞羽尽量不去看林声婉的脸蛋,默默的看着昏黄色的灯光......

        气氛太热,太燥......

        “嗯,真的还没有。”

        严念颍聊到这个话题,脸蛋上露出不同于二十五岁年纪的少女羞怯,她接着轻声温婉道。

        “我以前没谈过恋爱,和小羽还是第一次,看不出来吧,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嘛,其实心里挺期待的,也有一点害怕......

        “小羽就是个坏胚子,第一天确定关系就把我骗到外面去,不过我不愿意,他就还算本分的只是抱着我睡觉......说起来我们还没聊过感情的话题,你呢,在高中大学谈过恋爱吗,有没有那种经验......”

        林声婉似乎心思不在这里,聊天都只是简单的回应严念颍:“没有......医学院里大家都忙着学习,嗯……我、我也一直在勤工俭学,要不然没钱上学了......”

        “好吧,现在工作了就好了......”

        严念颍微微点了点头,随后踯躅了一下,微红着脸问道:“那你会不会想交个男朋友,然后把自己交给他之类的,你觉得多久之内合适?”

        林声婉朦朦胧胧的半睁着眸子,呼吸微微有点重,下意识的说出自己的内心想法:“只要……确定下半辈子能交给他,多久都可以吧……”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

        严念颖十分认同,她想了想,心里有些犹豫要不要把陈飞羽的事情告诉林声婉。

        陈飞羽十八岁,她二十五岁,这件事一直压在心头像块大石一样,不敢找人诉说......

        她没怎么告诉林声婉关于陈飞羽那些事情。

        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个就是她不怎么敢把两人的年龄差距暴露出来,难以启齿,且在意周围人的目光。

        另一个则是有一些防备的心态,她很清楚,林声婉虽然本性是良善的,但她确实就是那种很容易被优秀的人吸引的姑娘。

        她犹豫了一小会儿,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严念颍感觉林声婉洗浴的时间也太久了,两人也没一起洗过,只想着或许学医的人都有一些洁癖吧......

        看了眼时间,总感觉有些奇怪。

        从口袋拿出手机在手上。

        严念颍微微蹙起柳眉道。

        “都过去这么久了,小羽怎么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买完烟去哪里了,我还是去给他打个电话好了......”

        说完,严念颖便起身,响起了一阵“哒哒哒”,高跟鞋踩地的脚步声……

        陈飞羽和林声婉瞬间身体僵直,朦胧迷离的气氛散尽,如梦初醒!

        两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无比惊恐的对视了一眼,遭雷击似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去。

        这回要是被发现,就真真正正的是跳进江心桥也洗不清了。

        他们自己内心都不敢再去说,两个人之间真的是清清白白的......

        “快!快关机!”

        林声婉惊慌失措的用后背撞了下陈飞羽。

        “我知道!”

        头皮发麻的陈飞羽迅速将莲蓬头塞在林声婉手中,将放在前面的手也收了回来。

        随后无比紧张,手忙脚乱的将口袋里的手机摸了出来,快速得将手机长摁关机......

        紧接着,一阵《nokia    tune》的经典铃声响了起来!

        还没松一口气,陈飞羽差点又把手里的手机丢了出去,慌不迭的看了一眼黑色的屏幕,确定不是自己的手机在响才呼出了一口气。

        应该是林声婉的手机......

        林声婉整个人都已经吓傻了。

        有些痴痴呆呆的。

        听着阵阵响铃,娇躯抖个不停,紧紧的收着眉,闭着眼,皱着鼻,瘪着嘴......

        好像只要不听不看。

        无论什么事情就都和她没了关系一样。

        “不是我的手机在响,是你的手机响。”

        陈飞羽心有余悸的擦了下被激出的冷汗,低声在林声婉的耳边提醒说道。

        林声婉回过神,这才手软颤抖的去拿放在墙支架上的手机,是诊所打来的,她来不及接起来,对面很快就自己挂掉了...…

        严念颍这时候也已经走了回来,语气微微有些担忧道:“小羽关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意外......”

        “他挺厉害的,肯定没事......”林声婉怯弱的轻轻扭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陈飞羽,耳根子渲染出浓稠的粉晕......

        “嗯......过会儿他应该自己就回来了。”严念颍轻笑了一声,“你洗完了吗?”

        陈飞羽贴在林声婉的耳口细细道:“你让严念颖在沙发那等你。”

        林声婉耳朵酥麻,声音娇滴滴,柔柔软软的复述道:“嗯,已经,已经差不多了,你在沙发那等我就行了……”

        “好。”严念颖微微点了点头,随意的坐到小小的,老旧的沙发椅上。

        卫生间的两人同时浑身一松。

        陈飞羽一边帮忙用浴巾给林声婉擦干身上的水,一边小小声的说道。

        “你待会儿穿好衣服出去,就让严念颍去附近的药店帮你买跌打药水......”

        “嗯......”林声婉默默的等着陈飞羽帮她擦干,下半部分她则坚持让陈飞羽闭上眼,自己擦干净。

        陈飞羽闭眼扶着她,等她自己穿了带点蕾丝的小短裤,才允许陈飞羽睁眼帮她戴好arb,穿好裙子。

        连衣裙套在身上,彻底的穿戴了整齐。

        两人之间的旖旎也散了许多。

        林声婉这时候才感觉嫩嫩的脸蛋如火烧一般,心中不断的开始后悔,懊恼了起来......

        天呐,她刚才和陈飞羽都说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

        什么要不你帮我,什么没办法的事情,什么只能这样......

        她痛苦的抿着嘴,闭上了眸子,她怎么就像鬼迷心窍了一样呢。

        这个男人可是严念颍的男朋友啊,她往后还要和她们经常见面,甚至要暂时住在严念颖的家里。

        要怎么面对严念颍,怎么面对陈飞羽?

        林声婉也明白,事已至此,再后悔半点用处都没有,她只能把各种情绪埋在心里头,不让任何人知道......

        “我要嫁不出去了。”

        林声婉突然撅了撅嘴,假装正常的笑嘻嘻着逗了他一下。

        陈飞羽心里正郁闷着,怎么就昏了头控制不住自己这具身体呢......这还不是最巅峰的时候,等到二十二到二十五岁最强悍的时候可怎么办。

        他心里想着,听到林声婉的话,颇有些无奈:“少来,又不是封建社会......”

        “开玩笑的,便宜都给你白占了。”林声婉檀口微叹,智商逐渐回来了一些,她瞪眼威胁着道,“等出去后,我们就当没有这件事,什么都不记得就好了,你别想再占我便宜。”

        陈飞羽点了点头,这样是最好的选择。

        他保证了一声:“这次只是意外,我什么都不会记得,不会坏你名声,更不会去坏自己的......”

        林声婉有些无法面对这件事情,陈飞羽当然也是如此。

        两个人都昏了头,太荒唐了。

        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这样......

        “嗯。”林声婉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她还是低声道,“我......那个,刚才是不是很不要脸。”

        “没有,男女在一起,那种气氛难免会……我和严念颖可不止这么亲密,哪有什么要不要脸的,我也有错......”

        陈飞羽还是安抚了一下,避免她心里觉得自己太难堪了。

        林声婉笑了笑:“这样,那出去吧......”

        两人互相皎耳朵交流结束后。

        一个抬头,一个低头。

        有些湿漉的长发略显凌乱,有些娇俏的眉眼带着淡淡的柔和与一丝丝的忧愁的味道,小巧的鼻尖带着些粉嫩,她的唇瓣在昏黄的灯光下,散着一溜烟的光晕,有些湿润与晶莹。

        这个世界长得美的人很多。

        无可否认,林声婉是个很漂亮的女孩。

        至少在陈飞羽的品味里,比绝大部分人要漂亮,特别是现在这个样子。

        眸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泛着一圈鹅黄色的色彩……

        她不同于赵媛媛,不同于严念颖。

        也不同于盛嘉月,她有她自己的魅力……

        在陈飞羽心里林声婉是一朵小黄花。

        乡野路边,碎石间,随处可见的小黄花。

        她是一小片小黄花堆里,悄悄的探出头来最美的一朵。

        小黄花娇俏并且柔和,不像玫瑰一样容易带着尖锐,锋利的刺,它羡慕玫瑰,想变成玫瑰,却没有刺。

        很容易就会被人强硬的摘走,很容易就会受到伤害。

        ……

        两人稍对视了几秒钟。

        看着对方微微动了动嘴唇,什么都没有做。

        陈飞羽可不敢让环境再继续暖昧下去。

        他立刻开口,低声的催促道。

        “准备开门出去吧,开了后马上关上,你小心点,别露馅,在最后被发现就前功尽弃了。”

        “我知道......”

        林声婉咬了咬嘴唇,挤着转过身,把手放在门把上,做了一个深呼吸。

        让有些紧张的情绪尽量平静一些后,才“咔哒”一声,把锁开起来,摁下了门把手......

        她一瘸一拐的带着脏衣服小心的跳出去。

        严念颍一下望了过来,然后一边站起了身走向她,一边责怪的娇声道:“你脚都崴了,也不知道叫一声,我好扶你......”

        林声婉一下又有些紧张,扭头看了一眼。

        陈飞羽还对她做了个“小心”的口型,她快速的把卫生间的门带上,然后挡在门前。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林声婉勉强笑了笑,道,“念颍,你能不能去附近的药店帮我买一瓶跌打药水。”

        “你先坐过来。”严念颍微微眯眼笑着,把她扶到沙发上。

        随后,她拿起小桌子上的跌打药水,眉眼带着些洋洋得意,娇声道,“我刚才恰好看到小羽的车上有一瓶,顺便就拿上来了,你说巧不巧。”

        “好,好巧……”

        林声婉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

        她呆愣愣的看着严念颍,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这个天降噩耗......

        陈飞羽在厕所里也捂住了脸。

        千算万算,没能算到盛嘉月的那瓶跌打药水还被他放在车上,竟然刚好就被严念颖看到了……

        过了几秒后,林声婉娇俏的小脸十分勉强的笑道:“嗬,嗬嗬......念颍,这个跌打药水,有效吗?”

        “你自己不就是学医的吗,反正我们平时受伤就基本都是用这个牌子的,效果很好的。”严念颍理所当然的说道。

        “是吗,忘了......”林声婉恍恍惚惚道。

        严念颍奇怪的看着林声婉,轻摸了摸她的额头,也没发烧啊,今天她被混混堵在巷子里,大概率是真的吓坏了,难怪刚才在卫生间也奇奇怪怪的......

        “婉婉,你真的别担心,不用怕那个张宝辉,那个人渣的生意规模还不如我。”林声婉有些担忧的又安慰了一声,继续道,“你把腿放到我大腿上,我帮你涂一下跌打药水。”

        林声婉嘴角泛起一抹苦涩,默默地把脚搬了起来。

        “我没太担心啦,谢谢你......”

        “那就好。”严念颍精致的脸蛋恬静,温柔,默默的帮她揉捏了一会儿脚腕。

        “谢谢你阿,念颖。”

        “我们是姐妹嘛,我比你大一些,应该照顾你的。”

        看着严念颍温婉耐心的侧脸,林声婉眼眶有点红,心里对她的歉疚一下翻涌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真的太过分了,严念颍对自己这么好,自己怎么可以做那样对不起念颍的事情。

        还用什么气氛之类的借口自欺欺人,她也不是喜欢陈飞羽,一个就见了两面的人,怎么就着魔了似的。

        难道自己骨子里是闷骚的吗......

        想到这里,林声婉真的想哭……

        林声婉把情绪藏在心里。

        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想办法,让严念颍从这栋楼里出去才行。

        但林声婉发现她每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脑子一片空白,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该怎么才能骗严念颍......

        她忍着脚踝上的疼痛思考。

        一直等到严念颍把药上好,依然没能想出一个靠谱的办法。

        就在这时,严念颍把林声婉的腿放下,微微夹了夹漂亮的腿。

        她站起身,说道:“我先去上一下厕所。”

        林声婉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她抱住严念颍的大腿,惊慌的阻止道。

        “不要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