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121.多行不义必自毙(2.5合1)

121.多行不义必自毙(2.5合1)

        回味饭店的二楼休息室里。

        张宝辉和表弟高明都赤身躺在床上,中间躺着一个姿色上佳的女人,差不多二十五岁左右,穿着开裂的丝袜,眼神有些涣散……

        两人各自点上了一支烟,高明冷哼了一声:“克子和蒋风,直接跟着天娱酒吧林远带的那个刀子走了,有机会老子一定让这两个吃里扒外的小子断个腿。”

        “多少岁的人了,还整天嚷嚷着打打杀杀,能不能稳重一点,早点把你那个破发廊给我关了,到处给我惹把柄!”

        张宝辉斥了一声,随即深深吸了口烟,“天娱的林远,林远这个人关系很复杂,不能惹……”

        “我当然知道不能惹,这个人转了白道,收敛许多了,但夜场这玩意儿,多少都得沾一点腥臊……”高明的说道,“那小子和林声婉怎么办?”

        “你知道什么,林远背后有人!”张宝辉心想怎么摊上个这么五大三粗的弟弟,他阴晴不定的考虑了一会儿,脸色有些阴沉道。

        “那小子是个小人精,没有这么巧的,肯定是提前就怕有麻烦,把人摇来了。

        能和林远扯上关系帮忙,多半有点能耐。

        他肯定知道是我们策划的,聪明点的话,到时候应该会主动把手表还回来。”

        高明皱着粗眉:“那他要是不还怎么办?”

        张宝辉瞥了他一眼:“不还,那不是更好?”

        “是这么回事。”高明脸上横肉颤了颤,破坏手表的意外可太多了,只要抓住一次机会就够了,十几万块钱,在这个3000元工资都算不错的年代,要还多少年……

        言下之意,再找机会,用更隐蔽的方式,有心算无心,其实很容易得逞……

        过了一会儿,高明拍拍屁股,中间的女人默默地起身,按照习惯的,摸到了床头柜上的衣服穿上,不经意将床缝里一小块塑料拿走,放了块新的进去。

        又拿了他们放好的一千块钱离开。

        出了门后,女人眼眶微红,流露出一丝丝恨意,她曾经也是被这么弄来的……

        将隐蔽的录音设备关掉,她回了家,存储在了电脑里,备注音频153号。

        有些有用,有些没用。

        有些不知道有没有用……

        ——————

        城乡结合部的老式小区里。

        严念颖奇奇怪怪的看着一脸紧张的林声婉。

        “怎么了,为什么不要去?”

        林声婉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愣是紧张的没能想出什么好理由来。

        她眼眶一红,心里突然一横。

        莫名就产生了把一切都给坦白出来,给严念颖认真赔罪的念头。

        只要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就行了。

        无论严念颖怎么看她都可以,只希望这点牺牲能让严念颖和陈飞羽两人好好的就行了。

        林声婉更咽道:“念颖……”

        “别哭呀,怎么了,有什么想法你和我说,能帮的我都会帮你的。”

        严念颖关心的牵着林声婉的手,腿夹的更紧了些,有些急……

        “其实,我刚才……”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一阵诺基亚的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将林声婉即将吐露的心声打断。

        “婉婉我等等再听你说,是小羽的电话。”

        严念颖抓着林声婉的手摁了接通键。

        林声婉下意识看了卫生间一眼,立刻明白陈飞羽是来救场了……

        “小羽你去哪里了,何总那边没事,我现在在声婉的出租屋,我还让你帮忙照看声婉,你怎么一声不响的跑没了。”

        严念颖接起来微微抱怨了一声。

        “我和林远手底下那些人交代了点事,你把电话给林声婉,就快回来了。”

        陈飞羽的声音压的很低。

        严念颖也不奇怪,觉得他可能不方便大声说话:“好吧……婉婉,小羽和你说话。”

        林声婉尽量不让自己把目光望向卫生间,从严念颖手中接过了电话。

        陈飞羽没敢和林声婉多说,直接低声道了句:“你什么都别做就行了!”

        “嘟、嘟、嘟……”

        林声婉愣愣的听着手机的挂断声。

        这时,严念颖有些忍不住了,直接挣脱了她的手,快步走向了卫生间。

        林声婉紧张的一起身,脚踝疼的又坐了回去,再来不及阻止。

        她只能紧紧闭着眼睛,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听着严念颖摁下了卫生间的门把。

        “咔哒!”

        “咦,卫生间怎么开不起来,锁坏了?”

        严念颖夹着腿有些着急的又“咔哒、咔哒”的摁了两次,使劲推了推门,依然纹丝不动。

        林声婉睁开了眼睛,这回总算懂了陈飞羽的意思,立刻配合着说道。

        “我家卫生间门总卡住,念颖你先去隔壁65号借个厕所吧,那边是个老奶奶……”

        “哦,好吧!”

        林声婉紧紧的凝着眉,抿着唇,火急火燎的往出租屋外步走,高跟鞋“哒哒哒”的响。

        等高跟鞋的声音彻底消失,陈飞羽立刻“咔哒”一声打开了卫生间的门,走了出来。

        “你快出去,一会儿念颖要回来了!”

        林声婉连忙朝陈飞羽催促道。

        “出去干什么,我才刚刚回来啊。”

        陈飞羽呵呵一笑,拿着干拖把把水迹拖干净,随后大刀阔斧的坐在了沙发上。

        林声婉微微愣了下,反应了过来。

        “你骗人可真厉害,脸色都不会变的。”

        她低着头幽幽的刚说完,就迎来了陈飞羽的一顿劈头盖脸的低骂。

        “你还敢说,我要是不会骗人就差点被你给害死了,你刚才是想坦白对吧。

        用你空心的小脑袋瓜仔细想想,严念颖要是知道了,心里会有多大的疙瘩,我和你在一块洗澡,在一块洗澡啊,某种意义上比和你一起睡觉都要严重!”

        林声婉被骂的有点脸红,心里也有些委屈,不由用肩膀用力撞了陈飞羽一下,牛头不对马嘴道。

        “别自作多情了,谁会和你一起睡觉!”

        陈飞羽不说话了,心里觉得还是有些不保险,女人都是猫鼻子,他干脆到外面点了支烟往身上多熏了几下,避免被严念颖闻到他身上林声婉体香和洗发水的味道太重。

        没一会儿时间,严念颖就一脸轻松的从隔壁的老奶奶家出来了。

        见到陈飞羽站在外边吸烟,她立刻便勾着温润唇迎了上去,靠在他的怀里,微微皱了皱鼻子。

        “好难闻,你少抽点烟。”

        “好。”陈飞羽直接熄了烟,顺势搂住严念颖的腰肢,下意识和林声婉的做了个比较。

        随即心里立刻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愧疚感,他默默地搂紧了些,在心底里和她道了个歉。

        这次的行为不同以往,真的有些恶劣了。

        简直能和“夫目前犯”相提并论……

        陈飞羽自认为自己还是有底线的人,盛嘉月那一次桌底下的事情都让他感到愧疚,更何况今天这种情况。

        这种事情坚决不能再有下次了!

        陈飞羽在心中立下了坚定的信念。

        “小羽,要喘不过气了啦……”

        严念颖微微挣扎了下,胸口虽然被压的疼,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但马上这种情绪就散了。

        因为她眼尖的在陈飞羽的后背上,发现了两根长长的黑色头发。

        愣愣的看了一会儿,严念颖突然觉得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闷的难受。

        轻轻的用手指捻了出来,放在掌心。

        她依然靠在陈飞羽的怀里,低声询问。

        “小羽,你刚才去做什么了?”

        “去见林远手底下那几个崽啊。”

        “……你刚才去做什么了?”

        听到严念颖又复述了一遍,陈飞羽心头“咯噔”了一下,感觉到了她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

        “我不是说了吗?”

        “真的是去见林远手底下那些人吗?”

        陈飞羽故作平静道。

        “对啊,不然还能见谁?”

        “你只要和我实话实说,我原谅你一次。”

        严念颖认认真真的抬起头,杏眸边上泛着红,开始溅出了些许的水花,浪儿在悄悄的酝酿。

        “我说的就是实话,你竟然不相信我?”

        陈飞羽一口咬死不承认,不知道严念颖究竟发现了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倒打一耙。

        严念颖沉默了半响,推开了陈飞羽。

        她咬了咬唇,带着一点哭腔道。

        “那你告诉我,这是谁的头发?”

        头发细细软软,没有丝毫弯曲,浓黑的色彩在阳光下散着淡淡的光泽。

        和严念颖的亚麻色大波浪截然不同。

        估摸着是刚才给林声婉洗头时沾上的。

        陈飞羽只看了两眼,心里那根紧绷的弦顿时松了下去,差点还真以为严念颖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

        他笑了一声,毫不犹豫的坦白。

        “这是林声婉的头发。”

        严念颖微微愣了愣,一瞬间脸色有些苍白,以为两个人做了什么,大脑中闪过了许多不堪的画面。

        陈飞羽做了一个“背人”的动作。

        严念颖这才回想起,陈飞羽没多久之前一直背着林声婉。

        想明白后,她一下子扑到陈飞羽怀里。

        “我吓到了!”

        “你居然怀疑我。”

        陈飞羽不顾心虚,硬邦邦道。

        严念颖脸蛋顿时红润了起来。

        “对不起,我错了。”

        她不好意思的上前亲了陈飞羽的脸颊。

        “感情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你看我怀疑过你哪怕一次吗。”

        陈飞羽随口甩锅,叹了口气。

        叹的并不是不被信任,而是严念颖这样真正的良家贤淑,对待自己的男人性格并不止温婉,还有某些情况时的刚烈……

        “我知道错了啦,原谅我嘛。”

        “吧唧~”严念颖在陈飞羽脸上留下香香的黏腻,讨好道,“两边都亲了,别气了。”

        “要罚你。”陈飞羽抵着她滑滑的额头与鼻尖,“回去打腚儿,一百下。”

        “呸……太多了,减一点。”

        严念颖不依,透明的耳根儿散着粉晕。

        陈飞羽一脸严肃的逗她。

        “那九十九下,不能再少了。”

        “那好吧……”严念颖笑了起来,泛着甜。

        “下不为例。”

        陈飞羽笑眯眯的摸了摸她滑滑的脸蛋。

        ……

        两人一起走进了出租屋,帮林声婉这个坡脚的病号打包起了行李。

        她的东西挺多,家用电器之类的东西都是自己买的,还有一大堆衣服,生活用品,廉价的首饰包包……

        陈飞羽还发现了一架缝纫机和许多布料。

        他很是吃惊的看着这个姑娘,她身上仿佛都镀了一层闪耀的光。

        “豁,你还会自己做衣服?”

        林声婉有些得意:“我的衣服全部都是自己做的,这是我的兴趣爱好,不会撞衫,还能省钱。”

        “居家技能给你get到满分了。”

        陈飞羽“啧啧”称奇。

        林声婉更得意了,像只小母鸡要“嗷嗷”的翘起屁股,展翅腾飞一样。

        陈飞羽翻着她的衣服,款式都不错。

        带着一些小新颖的味道。

        “那你有这能力,怎么不去应聘服装设计师,多少比护士有钱途一点。”

        “我没那文凭呀,别人可不会要我,更何况就算这行大部分人也不会比护士好多少,还要死很多的脑细胞,还不如保留一个业余的兴趣……”

        林声婉撇了撇嘴,对这工作没什么兴趣。

        “我今天身上穿的这条收腰连衣裙,也是婉婉做的,我觉得很漂亮,小羽你要是有门路的话,可以给婉婉找一个投稿的地方,设计图和成品都有……”

        林声婉眨了眨眸子,看向陈飞羽。

        眼睛里泛着一丝丝的期待。

        “行啊,我会留意。”陈飞羽点了点头,“你这些衣服都挺好,不过不要抱什么期望,国内的知识产权版权意识比较低,环境氛围差,山寨横行,这些日常服装也不太适合搬到t台上,即使真的采用,顶多也就赚个几百块的零花钱……”

        “那还是算了,不差那几百块钱,我留着自己穿,起码独一无二……”

        林声婉拨浪鼓似的摇头,明显有些失望。

        “服装设计这行,有名气才赚钱,进公司稿费加销量提成,或者开策划公司给别的服装公司做形象画册,其实还不如自己创业开个服装店,组建一个设计团队,做个小品牌,虽然流产概率也挺高……”

        陈飞羽一边收拾,一边随口闲聊。

        “我哪会做生意呀……”

        林声婉对自己半点自信都没有。

        “我可以教你。”严念颖笑眯眯道。

        “我只有六百多块钱……”

        林声婉有些不好意思的娇声道。

        “这囊中也太羞涩。”陈飞羽随口玩笑。

        严念颖抿着嘴笑,不再说话了。

        陈飞羽其实觉得林声婉做的衣服真不错,偏大众向又有自己独特的风格。

        但服装店款式众多,不可能只靠自己设计去卖衣服,除非来一场特立独行的包装,炒作……

        ……

        行李全部打包好,陈飞羽找了一家搬家公司过来,帮忙送到严念颖的一居室。

        林声婉的房东是个老太太,人很善良随和,只是简单看了一下屋子,就直接把押金退还给了她,也不怪她没有提前商量……

        回了严念颖在国际华城租的房子,陈飞羽帮忙把行李都收拾好,就直接叫上了刀子和他手底下的几个人,浩浩荡荡的去了张宝辉的回味饭店。

        那家店不挣钱,只是用来招待客人,谈生意之类的场地,就像许多小老板都喜欢搞个油漆店,小茶楼,当作自己的门面一样,总得让人有地儿喝茶。

        放个茶几,高档的茶具,泡一壶好茶。

        山城谈生意一大特色,喝茶……

        “陈总,是要砸店吗?”

        吉子一脸振奋的看着陈飞羽。

        刀子没有说话,显然也是这样想的。

        陈飞羽对这二愣子有些无语,摆了摆手。

        “我是文明人,砸什么店,今天和气一点,我是来还手表的……等明天叫几个打扮乖一点的,去他的那几家奶茶店买一些奶茶,扔几条蛆虫进去恶心警告一下他就行了。”

        白嫖吃了林声婉好多豆腐,陈飞羽得投桃报李一下,他打算直接一次搞定,以绝后患,还这姑娘一个朗朗乾坤。

        吉子和刀子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

        “这好像也不太文明吧?”吉子龇牙咧嘴。

        陈飞羽呵呵笑了笑:“不文明的是你们,和我有什么关系。”

        吉子心想好有道理……

        不过陈总这个文明人当的也太恶心人了。

        刀子找几个人想办法去食物桶里弄一点。

        个个都不太情愿,恶心张宝辉之前,得先把他们自己给恶心到,但刀哥的话不能不听,还是郁闷的去了。

        陈飞羽又拿了一小沓的钱,继续吩咐了刀子一声。

        “想办法买通他们员工,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不是被抓住把柄的办法就行……让这个人帮忙泼脏水,找个录像机录下来。”

        刀子叼着陈飞羽散的中华烟挺高兴,一天拿了不少的钱,他拿着打火机客气的给陈老板,尽责的询问道。

        “这直接断他财路,会不会太狠,指不定狗急跳墙?”

        “快四十的人了,一般就比较保守,那俩小伙不是在你手下混着吗,非要在我面前跳,那我也想办法把他送进去。”

        陈飞羽晒笑了一声,“多行不义必自毙,张宝辉敢在别人身上做盘,就要做好准备别人也做盘来收拾他,我只是警告一下,已经算是仁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