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123.把门关上(3合1大章)

123.把门关上(3合1大章)

        林声婉的眸子一睁,整个人就看傻眼了。

        随即反应过来后,匆匆闭上眼睛继续假装睡觉,脸颊泛起微微的红润,心里暗啐了一口,也不知道收敛一点。

        但闭着眼睛听力就格外集中,终归按捺不住心里好奇,偷偷摸摸的睁开一点。

        看着严念颖粉腻腻的脸颊,流河似的清透杏眸对着天花板,口鼻中呼出的香气格外浓郁。

        林声婉心里不由打鼓,悄悄想着自己当时是不是也这样。

        下意识把手放在心口听自己的心跳。

        陈飞羽原本并不知道林声婉已经醒了,一直到不经意瞟了一眼,看到她双腿紧紧并拢。

        他老脸一红,想把橘子放下。

        结果林声婉直接用脚踩了他一下,一副真的在睡觉的样子。

        他这才想起要是这时候三个人面对面会有多尴尬……

        但是严念颖她……

        ……

        晚上九点,电影播放了大半。

        严念颖笑嘻嘻的去了卫生间洗手……

        林声婉这才醒转过来,装睡装的腰酸背痛。

        她脸颊儿通红,神情像是受到了了什么侮辱似的,轻咬了咬唇,瞪了陈飞羽一样。

        她“呸”了一下,小声嘀咕。

        “脏东西!”

        陈飞羽满脸郁闷,什么就脏东西了,他不爽道:“有本事你以后都别找男朋友。”

        “我不找男朋友,以后天天和念颖睡,看你怎么办!”

        林声婉微微有些得意的威胁了一声。

        陈飞羽“嘿”了一下,玩味的看着她。

        “那你信不信,不用我说,你会先被严念颖给撵出去,我陪她一起撵。”

        “一点绅士风度没有,我去睡觉了!”

        林声婉悲愤的站起身,白白的腿晃荡着,一瘸一拐的直接坡回了卧室去。

        严念颖出来后,见到林声婉已经不在沙发了,直接面对面坐到陈飞羽腿上。

        她娇腻道:“婉婉醒了?回房间了嘛。”

        陈飞羽毫不犹豫的实话实说,饶有兴致的瞧着她的反应。

        “嗯,其实我很早就发现她醒了。”

        陈飞羽看着严念颖的皮肤渗着血色似的,泛水的眸子里尽是羞耻,埋在陈飞羽胸口。

        “你怎么不早说阿,我没脸见人了……”

        “放心,她会装作不知道,你也装作不知道就行了。”

        陈飞羽安抚了一声,脸嫩的女人多有趣。

        一般严念颖这个岁数,很多都当妈妈了,你想逗她都逗不成,她会反过来和你说一些虎狼之词……

        熟女常有,而少女却渐行渐远。

        陈飞羽喜爱精致娇贵的严念颖,但也基本就只是严念颖一个了。

        其他较之他年纪的大龄女子,或许有生理上的冲动,但并不会有太多感情上的想法。

        “你们睡卧室吧,我回寝室。”

        陈飞羽揉了揉严念颖的头顶。

        “要不你留下来吧。”

        严念颖挂在陈飞羽脖领上,咬着唇。

        “乖,这边又没地方睡,你舍得让我睡沙发吗。”陈飞羽无奈的看着她。

        他一开始的打算,其实也是和严念颖度过一个美丽的夜晚。

        虽然不能充洞,但窝在小被子里小小的亲热一晚上,安安心心的睡一觉,也挺舒心的。

        现在林声婉要和严念颖睡一块,这边又只有一个卧室,他也就只能走人了。

        严念颖幽幽的叹了口气,她稍微迟疑了一下,眸子挣扎了半响,试探着问道。

        “要不然我去问一下婉婉,能不能接受三个人一起住,我睡中间……”

        林声婉是严念颖的闺蜜,严念颖心里也挺希望她和自己一起住。

        这样晚上下班回家,陈飞羽不在的时候就不会觉得太孤独。

        起码生活气息能更浓郁一些。

        但陈飞羽在的时候,总归不太方便。

        严念颖觉得在房子还没装修好的这段时间里,可以暂时先忍一忍。

        折个中,三个人住一起。

        只要她睡中间,也就没太大关系……

        她睡相好,能非常漂亮的当一段护城河。

        “……”

        陈飞羽有些傻眼严念颖说这种话。

        估摸着她心里太想两个人在一起黏糊,有些乱了。

        他倒是不介意三个人一起住。

        毕竟男人怎么样都不亏,但严念颖如果真的提出这种要求,林声婉指定得左右为难。

        更何况今天和林声婉发生意外,两个人都有点异样,说不定就在那姑娘心里埋了点苗头。

        好不容易像是忘了下午刚发生过的事情一样,保持着正常的关系,再睡一起那不是白费了……

        陈飞羽劝她打消这个念头:“还是算了吧,人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不合适的啊……”

        “那好吧……”

        严念颖无奈的应了一声,也没有强求。

        她依依不舍的把陈飞羽送出去,在门口拥搂着吧唧了一会儿,留下一嘴馥郁。

        电梯门缓缓关上,陈飞羽摆了摆手。

        等到看不见陈飞羽后,严念颖回了屋子。

        林声婉正靠在床头上拿着一本纸质的小说,见到严念颖进门,便抬起头来问道。

        “陈飞羽回去啦?”

        “对呀,回去了。”

        严念颖微微点了点头,躲进了被窝的另一侧,拿出了手机给陈飞羽发短信。

        林声婉觉得是自己打扰了两个人,有些歉疚的说道:“对不起啊念颖,我还是尽快搬去你工厂的员工宿舍住吧。”

        “没关系啦。”严念颖温柔的牵住林声婉的手,轻声道,“我也一直希望有个姐妹能一起住,你来了我挺高兴的,不然这房子一直冷清的很,没什么烟火气……”

        “可是总打扰你们在一起,晚上他都没地方睡,也不合适吧……”

        林声婉心里有些感动,但还是不由自主的迟疑了一下。

        严念颖犹豫了一下,像个温和的大姐姐一样,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声婉,你觉得小羽人怎么样?”

        林声婉被这么一问,自然有些心虚。

        她生怕自己说陈飞羽好,会让严念颖觉得自己对他有兴趣一样,产生误会。

        但是她也不能说陈飞羽不好,他可是严念颖的男朋友,真爱的那种,肯定听不得不好听的。

        她把小说放在床头柜上,谨慎的在心里措辞了一下,认真道。

        “陈飞羽是个好人……”

        严念颖微微眯着眸子,轻点了点臻首,显然对林声婉的回答十分满意,但紧接着她又继续询问道。

        “那你觉得他会不会做坏事,比如把你和他关在一间屋子里,他有可能会对你做些什么吗?”

        林声婉被这个问题给吓了一跳,看着严念颖认真的神情,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着。

        心里头也摸不准是不是严念颖发现了什么,有什么深意,她也就只能硬着头皮死不承认。

        和陈飞羽学了一招,死猪不怕开水烫。

        “不可能的,陈飞羽对我又没兴趣,我明显能感觉到,怎么会对我做坏事。

        更何况,他就算无视法律,也不可能去无视你的看法吧……”

        严念颖微微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还是若无其事的娇声问道。

        “那你介不介意我们三个人一起住啊,就是我睡中间,你们两个睡我旁边……”

        “诶?”林声婉一呆,随即脸颊儿通红。

        她看着严念颖似乎真的有这个想法,不由一脸为难的欲言又止了一会儿。

        “我开玩笑的啦,别在意,睡觉吧……”

        严念颖讪讪的笑了笑,把床头上的灯熄了,然后拉着她躺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林声婉突然仙女叹气。

        “可以是可以,要是你男朋友浪性大发,念颖你可得保护我……”

        “他要是弄大了你肚子,我给你一百万,还把他的腿弄折给你赔罪。”

        严念颖见林声婉善解人意的没有反对,顿时喜笑颜开了起来,说了个荤笑话。

        她相信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一点问题也不会出现,另一方面,这也是一种小小的试探……

        “呸!陈飞羽肯定要让你生孩子,说不定过几个月你就有了。”

        林声婉摸摸严念颖的小肚子。

        看着严念颖一脸娇羞并不抗拒的样子,林声婉就笑嘻嘻的挠起了她的痒,使劲调戏了起来。

        卧室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

        陈飞羽原本盘算着直接回学校寝室。

        结果坐进车子里刚发动,盛嘉月的电话就突然打了过来。

        “你要不要过来,寝室快要关门了。”

        原本陈飞羽已经六根清净,五蕴皆空。

        但听着盛嘉月似乎是在被窝里说话,心里又窝起了一小团火。

        “行。”

        “那我快点跑出去。”

        挂了电话,陈飞羽就转了个方向,直接把车开往里湾区,准备找盛嘉月玩耍。

        夜里车辆不多,一路通畅无阻。

        盛嘉月今天穿了陈飞羽昨天给她选的破洞裤和网袜,搭了件一字肩短款波点小背心。

        露肩,露脐。

        小腰肢一扭一扭的走来坐上了车。

        她习惯性的把蹬掉了鞋子。

        随后鼻子皱了皱。

        她的眉头微微一动,笃定道:“你刚才一定和女人待在一起!”

        “对啊。”

        陈飞羽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认,在盛嘉月这里没什么好装的,她知道了也就知道了。

        “……你能不能在意一点我的感受,好歹争辩一下吧?”盛嘉月感到有些不忿。

        她觉得陈飞羽有其他女人挺正常的,即使现在没有以后也会有,倒也没有多吃醋。

        毕竟两人感情还没到那份上,还不如早上喊赵媛媛那一声让她气的发抖。

        现在只是对他的态度有些不满。

        这差别待遇也太严重了一点。

        “你早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你应该这么想,我在别人那里都要装模作样,只有在你这里可以轻松的卸下面具坦白,这难道不好嘛,不是挺独特的吗?”

        陈飞羽呵呵笑着,给她挤好了安全带。

        盛嘉月想了想,觉得陈飞羽说的有道理,话糙理不糙,事实就是陈飞羽在她这里最轻松,

        说起来这也是一种独特的优势。

        “说的不错,奖励你一个。”

        盛嘉月含住了陈飞羽的唇,过了一会儿松开,有些不适,也有些奇妙道。

        “都是别人的味道,不过感觉还挺好闻的,你看上的肯定也是个美女吧,叫什么名字,改天带我见一下。”

        “呵呵,还是算了。”

        陈飞羽擦了擦嘴,严念颖可没法接受。

        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你除了和我,还和谁有关系?”盛嘉月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

        陈飞羽随意道:“没有谁,就你一个。”

        “真的假的。”

        盛嘉月一脸狐疑的看着陈飞羽。

        “你爱信不信。”

        陈飞羽懒得解释,前世肯定不能算,这辈子他算是和盛嘉月交换了初次。

        这也是他对盛嘉月稍好一些的原因。

        心理作祟,但确实如此。

        “那我也不亏嘛。”

        盛嘉月眯眼有些得意的笑着,像只得势了的小狐狸一样。

        直接把车开到旅馆,开了一个标准间。

        陈飞羽直接就是一个公主抱。

        盛嘉月娇呼了一声,被扔到了柔软的床垫上。

        陈飞羽回头“咔哒”一声关上了门。

        ……

        次日一早,阳光透过窗,

        花瓶的花儿被映的鲜艳,盈出一片明媚。

        盛嘉月比陈飞羽先醒,随后凑过去含住陈飞羽的唇,把鼻子捏住,成功的把他折腾醒了。

        “早啊,老公。”

        盛嘉月柔媚的眉眼还留存着淡淡的水色。

        叫出这个称呼的时候很自然,没有半点忸怩,并不显得腻人。

        “早,爱哭的小野猫。”

        陈飞羽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仍然有些睡眼惺忪。

        “我哪爱哭了,那是没办法的好嘛。”

        盛嘉月脸颊儿被阳光照到了些,透透的散出红晕。

        陈飞羽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她。

        盛嘉月身上还穿着黑色带透的套装,重量50克不到。

        “逗逗你而已。”

        陈飞羽搂住她雪白的肩膀,含着唇亲热了一会儿,就收拾了一下准备起床去上课。

        盛嘉月脸红的看着陈飞羽弯腰,把地上的一条损坏的网袜扔进垃圾桶。

        吃过早餐,退了房间。

        陈飞羽就把盛嘉月送到学校附近。

        下车钱嘴对嘴轻啄了一下。

        车子就直接调头,前往商学院。

        早上高峰期,回去的路上多跑了有半个小时,毫不意外的,他迟到了。

        等到陈飞羽进了教室,所有人都已经坐在位置上,辅导员尤弘方此时正在正式的选拔班干部。

        陈飞羽心里不由有些后悔,早知道昨天就不去找盛嘉月了。

        上课的第一天,他并不想这么扎眼。

        此时所有人都在看他。

        包括俞晚晚那微怯的眸子,此时也散着一些关心,等陈飞羽望过去的时候,她又悄悄把脑袋低了下去。

        “飞羽,第一天就迟到,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尤弘方认真的看着他,即使大学宽松,老师依然需要威严,否则后续安排工作,学生不上心,队伍就乱了。

        “尤老师,对不起,迟到了就是迟到了,即使有特殊原因,我也不想找借口给自己开脱,你该怎么罚就怎么罚。”

        陈飞羽直接大大方方的承认错误。

        这反而把尤弘方一堆教育的话给堵在了喉咙里有些难受,无奈道。

        “算了,下不为例,进去吧。”

        陈飞羽默默的进了教室,施檀雨、高子萱和俞晚晚之间隔了一个空位。

        他干脆的朝施檀雨道:“让一让。”

        施檀雨看了陈飞羽一眼,没有表情的站起来,高子萱则是眯眼甜甜的笑了笑。

        两人让他过去,左边是施檀雨,右边是俞晚晚,班级里有喜欢施檀雨的学生,对他眼神不太友好……

        薛文斌等人悄悄朝陈飞羽竖起了大拇指,笑嘻嘻的做了一个“老三牛逼”的口型。

        陈飞羽直接懒得理这群二货。

        班干部的选拔还在继续。

        职位不少,正副班长,团支书,学习委员,生活委员……

        班长不只有仲永平一个人竞选,施檀雨竟然也参加了。

        陈飞羽记得前世没这一出,历史改变了。

        也有可能是他的记忆出了点差错,毕竟时间多少有些久远,不可能记得一清二楚。

        这让他突然产生一种急迫感……

        9月15日,有一次让他记忆深刻的心电图涨停板,他这些日子一直在等这一天。

        事业要从这一次涨停板开始。

        暂时把这事儿放在脑后。

        陈飞羽在底下悄悄牵住了俞晚晚的手,她狭长的眸子一下敛出了羞怯,透明似的脸颊儿散着粉晕。

        手掌挣扎了一下,竟然被她拿出来了。

        两天时间没见,好像关系又突然生疏了。

        陈飞羽不由有些发愣。

        不过很快,俞晚晚偷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柔柔弱弱的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句。

        “人太多了……”

        陈飞羽顿时笑了笑,随后拿了纸和笔,在俞晚晚写的字下边又写了一句。

        “这两天有没有乖乖吃饭,我待会儿要检查你的饭卡。”

        俞晚晚抿了抿唇,轻轻点了点头。

        陈飞羽又写:“那这两天都在做什么?”

        俞晚晚接过笔:“一直在看书,之前发的《微观经济学》……”

        陈飞羽在纸上逗弄着她。

        “就知道看书,也不知道想我,怎么这么不懂事?”

        俞晚晚顿时僵在了那里,脸颊儿渗出了血样的红,犹豫了好半天,悄悄瞧了陈飞羽好几次。

        他的脸色一直十分沉凝。

        她这才拿起笔,颤颤巍巍的写了两个字。

        “想了……”

        陈飞羽顿时乐不可支,俞晚晚这女孩的反应太有意思了,他继续挥笔询问。

        “有多想?”

        这回俞晚晚直接低头自闭,死活不肯继续传纸条了……

        他也没继续为难她,就这么等着班干部的选举结束。

        各个想进行班干部选票的人,都要上台做自我介绍。

        班长:仲永平、施檀雨

        团支书:夏秋

        生活委员:高子萱

        学习委员:薛文斌

        没错,薛文斌这玩意儿竟然也来参加竞选了,虽然没人跟他竞选……

        大部分人都对班委的职务没太多兴趣,因为要牺牲自己宝贵的私人时间。

        实际上在陈飞羽这种重活了的人来看,这种职务不一样要好处,也是一种社交的锻炼与经验,仅对于这些大一新生来说。

        其他人都只是上台走了个过场。

        唯一需要竞争选票的只有班长这个职位,也就是仲永平和施檀雨。

        两个人上台拉票,最后局面呈一边倒。

        几乎所有人都把票投给了施檀雨。

        仲永平难免觉得丢人,脸色有些难看。

        这货下了讲师台后,竟然特么的趴桌上哭了……

        愣是看的陈飞羽一脸懵逼,这有什么好哭的,未免太脆弱了一点吧。

        得到了热烈掌声的施檀雨甜甜羞涩的笑了笑,说了一句谢谢大家支持,不经意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仲永平。

        陈飞羽产生了一股猛烈的吐槽冲动。

        “你把仲永平班长抢了,他哭了。”

        施檀雨眉眼弯弯的甜美笑着,讥讽的回答:“并不是我抢的,而是同学们厚爱,我也没什么办法。”

        “你现在过去和他说一句,‘同学你好,我是班长,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他能感激你一辈子。”

        陈飞羽笑呵呵的把这槽给吐出去,心里顿时舒服多了,仲永平这小巨婴找过他麻烦,他当然不会在意随口那么一调侃。

        施檀雨感觉陈飞羽不像是在嘲讽她,高子萱听见忍不住小声的“咯咯”笑了起来。

        她忍了一会儿,觉得陈飞羽这人实在是蔫儿坏,想笑又不想让他看见,忍了一会儿还是笑了出来。

        陈飞羽这人挺有意思的,其实施檀雨觉得能做个普通朋友,就是她第六感觉得这家伙似有若无的,好像对她有成见一样。

        一直在避免和她接触,生怕和她沾上关系。

        身边舔狗众多,施檀雨自然不会对陈飞羽感兴趣,但难免稍微比舔狗多关注那么一点。

        这个男生在男生群体里,也是经常处于中心的角色,稍微显眼一点。

        尤其是欺负俞晚晚的那两个女生,他不声不响的就把人给整惨了,到现在所有人都还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只是隐约都知道是他干的,有些让人好奇……

        陈飞羽其实对施檀雨没什么成见,只是习惯把现在的她,当成前世的那个前女友。

        以旧的眼光来看待现在的人,显然是不太合适的,他也逐渐在摈弃这个习惯。

        选拔完了班干部,差不多时至中午。

        陈飞羽带着俞晚晚去食堂吃午饭,薛文斌和潘俊辉几个寝室的人也和他走在一起。

        弄得俞晚晚怯怯的躲在陈飞羽身后一点。

        陈飞羽觉得俞晚晚也该适应一下烟花气,不能就这么自闭下去,养一只宠物当然有趣,但这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路上的时候,几个人突然挤眉弄眼。

        因为薛文斌身后夏秋突然走了过来,两人都一脸害羞的牵着手,像极了初恋。

        或者说,应该就是。

        直接把陈飞羽雷的外焦里嫩。

        陈飞羽笑骂道:“老子只是消失了两天,谁他妈的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