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130.一次地天板(3合1)

130.一次地天板(3合1)

        到了永新伞具厂,陈飞羽径直前往了严念颖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里的人员极多。

        严念颖、林声婉、林少华都站在里面,喧扰的声音随着陈飞羽的到来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向了陈飞羽。

        “都在呢。”

        陈飞羽笑着招呼了一声,走了进去。

        严念颖和林少华神色都有些紧张,他们知道陈飞羽今天要进行一场大豪赌……

        只有林声婉什么也不知道。

        她只是暂时先休息两天无事可做就一直待在了严念颖的办公室里陪她……

        为了这次豪赌,陈飞羽已经准备了好几天的时间,严念颖将自己这边所有能动用的钱——整整900万的款项挪进了陈飞羽的账户里。

        含陈飞羽账户里的100万,共计1000万。

        并且在券商那里融资了1:1的比例。

        一倍的杠杆。

        也就是以2000万的资金入市。

        至于为什么林声婉也在,实在是因为严念颖心里有些紧张了。

        不找个好朋友陪着心里总有些不踏实。

        昨晚都没睡好,精致的脸蛋有些憔悴。

        如果陈飞羽这次赌输了,那一天就是亏损掉几百万呐,资本市场哪里是可以随便玩的转的。

        此前严念颖劝了陈飞羽好几次。

        对他说:我们又不怎么缺钱,赚钱这事可以慢慢来,真的没有必要这样去赌。

        陈飞羽哪肯放过这样一次赚快钱的机会。

        找了各种借口安抚了一阵,总之就是坚持这么做了,即使输了也和严念颖没有太大关系,失了这九百万那也是陈飞羽亏。

        毕竟工厂本来就欠陈飞羽不少钱,依然能继续给她赚钱……

        陈飞羽揉了揉严念颖的脑袋,随口笑道:“都准备好了吧。”

        “嗯,准备好了。”严念颖抓着陈飞羽的手,眼神担忧的点了点头。

        她知道这时候来劝他也没有用了。

        林少华微微皱了皱眉头,朝陈飞羽询问道:“你怎么就这么确信今天的行情,要是亏了怎么办?”

        即使他和陈飞羽总是不怎么对付,但陈飞羽和严念颖的关系亲密,他也不会希望陈飞羽真的亏损。

        陈飞羽默默道:“内幕消息……总之90%不会亏损,表哥你想赚点外快的话,可以跟着我的动作走……”

        林少华脸色一黑,一般只要一说到内幕消息就基本铁定亏损了,只感觉极为生草。

        他见陈飞羽有些促狭的挤了挤眼睛,就知道这个家伙没有说实话。

        “那我投二十万玩玩吧。”

        他也没有拒绝,不上杠杆,即使真亏他也亏不了多少。

        最重要的是陈飞羽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大动作,一直都是小打小闹的玩儿点短线,突然说要大资金入场,不可能没些把握。

        陈飞羽坐在电脑前,微微呼了口气。

        今天有一支股票太妖,如果不买按照他的计划,积攒财富的速度要慢许多……

        是一支叫做格恒的股,这支股票今天才刚一开盘就跌了差不多有6%左右,并且会跌停板,但是在下午的时候会涨停板。

        这样得波动还是比较少见的,从跌停板到涨停板,那可是差不多整整20%的幅度!

        陈飞羽属实是不怎么想放过。

        他直接坐在了老板椅上,两个女人都站在他的身后,林少华拿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和椅子坐他旁边。

        陈飞羽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屏幕上的日内分时走势k线的心电图,股份基本是在8.3左右一直的拉扯,整体的趋势往下……

        他自己先在8.1的位置挂了一个2.4万手的超级大买单……随后就朝林少华道:“在8.1的跌停板位置挂单。”

        林少华微微点头,随手挂上。

        林声婉好奇道:“这是在炒股吗?”

        陈飞羽随口应了声:“嗯。”

        林声婉道:“你买了多少?”

        陈飞羽道:“2.4万手。”

        手什么意思?

        林声婉一脸懵,完全听不懂,大大的眼睛大大的疑惑……

        “我能不能也跟着你炒啊……”

        虽然林声婉听不懂,还是有些心动,她今年听说了好多次别人炒股赚了大钱。

        陈飞羽一边盯着电脑,一边打击她道:“你没钱也没开户,没办法炒。”

        他心想林声婉这种粉嫩嫩的新鲜韭菜如果入场,大概活不过零八年。

        林声婉撇了撇嘴。

        成交量很不错,开盘只是二十多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已经破亿了……

        拥有两千万左右的资金体不算多也不算少,股价在10:33的时候,总算是开始了第一次跌停了,陈飞羽这边成交了接近5000手。

        跌停板已经打开了,但股份暂时还没有涨起来……一直在跌停板的位置不断徘徊织布。

        陈飞羽还是比较耐心的,挂着单子一直在慢慢的等啊等,等啊等……

        林声婉看心电图看的眼花,百无聊赖的开始打开手机询问曾经会炒股的同事。

        “小谢,2.4万手是多少股?”

        “1手100股,240万股。”

        “……”

        啥意思?

        林声婉在心里算了算账,陈飞羽拿了2000万投股市了?

        林声婉瞪大了眼睛!

        2000万呐,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

        陈飞羽没理林声婉,继续盯着盘,差不多过了有20分钟左右,股价开始第二次跌停了。

        他这边成交了不少,差不多有6000多手左右,跌停板重新打开,接着继续在跌停板往上一点的位置来回咔哒咔哒织布,不过整体好像有向上冲高的趋势……

        陈飞羽盯着看了一会儿,稍微有些举棋不定,也不确定要不要追。

        林少华问道:“你追不追?”

        陈飞羽想了想道:“你撤单追进去吧,我这边体量大,再等等……”

        “行。”林少华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又盯了一阵子,陈飞羽开始没耐心准备追进去的时候,股价又跌下来了。

        连忙放手……

        股价开始拉扯,一直到了11:03分的时候,股价再次被打到了跌停板的位置……

        这一次陈飞羽又成交了6000多手。

        拢共成交了有18726手,还剩下6000手左右还没有成交,陈飞羽实在没有那个耐心去等了,短线就是这样的折磨人。

        成本稍微高点也无所谓了,他直接撤了单子追了进去,直接在临近十一点半左右的时候成交了剩下的一笔单子,成本稍微被拉高了一些……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这个资金体量太大了一些,进出实在有些不方便。”陈飞羽有些遗憾的对林少华说道。

        林少华暗啐了一口。

        心想主力估计被你气的骂娘了。

        被陈飞羽抢了大量的筹码,他们不得不拿出更大的成本去洗盘。

        ……

        早盘收在了-7.86%的位置,陈飞羽知道行情是在下午,他也没什么心思去上课了。

        干脆在这里吃个午饭然后继续盯盘。

        不出陈飞羽所料,午盘开盘之后,格恒股价开始火箭起飞似的往上蹿,只不过才八分钟就开始无比迅猛的翻红。

        翻红之后硬是直接在日内分时的k线之上拉出了一条近距离垂直的漂亮直线,还不到三分钟就直接封停在了涨停板上……

        “我滴老娘,竟然是地天板!”

        林少华吃惊的口吐芬芳,扭头看着陈飞羽:“你小子真的有内幕消息?”

        严念颖惊讶的捂住嘴巴,提起的心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微微的欣喜。这回赚大了……

        “有是有……还有长线的。”

        陈飞羽随口回应了一下林少华,默默的看了一眼同花顺刷新的评论区。

        里面已经骂翻天了……

        上市公司和主力的妈妈、奶奶们遭到了各式各样的凌辱。

        上午的时候跳空低开,竟然他妈的连续三次跌停板,韭菜们又岂能不被吓得心惊胆颤,直接割肉出逃?嘿,没想到吧!

        ——竟然是罕见的地天板!

        割肉的韭菜们感觉自己被玩弄了,有种凄目前犯的味道,气的肺都要炸了……

        韭菜根都要被刨掉了。

        “啧啧啧,资本市场那就是割草机,收割着全国各地不知道长在哪里的韭菜,割了一茬又长一茬,这个地天板让不知道多少株韭菜矮了一大截……”

        说实话,陈飞羽赚到了手,看韭菜们歇斯底里的哀嚎还挺有快感的……

        “资本市场从来不创造财富,都是从别人身上割的肉……唉。”

        林少华回想起自己的惨痛经历。他不经意的朝陈飞羽问道:“这种豪赌还是少碰些,不过你刚才说长线的,有什么内幕消息?”

        “表哥你要想买,可以把钱给念颖让她帮你打理,她肯定不会吞你钱的……”陈飞羽笑眯眯的说道。

        st长运从2.43到21.86……连续45个涨停板,这个涨幅太恐怖了,他可不会真的说出来,闷声发大财就是了。

        他也是有意让林少华吃点红利,毕竟林少华对严念颖是真的不错……反正也不用他付出什么,还能让林少华欠他的。

        “……也行。”林少华知道有些东西不能说,心里也没什么意见,他还是信任自己表妹的。陈飞羽这次带他玩了一次心跳。

        一不小心就赚了几万块钱……这赚钱速度也太快了。

        不过陈飞羽的资本是他的一百倍,陈飞羽那边才是大头,起码要赚到四五百万了……具体得看明天开盘的价。

        林声婉根本看不懂,她看着大家表情轻松和谐的样子,心里就估摸着是陈飞羽赚钱了,有些懵懵的。

        “你和啊妹的房子装修也快好了,我之前买了一个投影仪……家庭影院你知道吧?安装在客厅看电影用的。其他的东西我也不敢买,怕你们年轻人口味和我不一样。”林少华解释道。

        “当然知道,表哥费心了。”陈飞羽随意的谢了一声。随后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念颖,工厂这边什么时候能结束?”

        严念颖斟酌了一下,井井有条道。

        “比预计的要快不少,找到两家比较大的工厂有多余产能愿意代工,市场也在不断开拓,存货肯定不够的,可以再多订购不少材料生产……我们预计差不多再有半年多一些,潜力就耗尽了。”

        “把工厂卖了有人愿意接手吗?”陈飞羽询问道。毕竟这家工厂实在没有什么潜力……

        90%的市场被大品牌占据,雨伞这东西已经很难再打开市场了。

        严念颖道:“接受肯定是有的……价格上面必然要吃着亏,银行到时候没有负债,差不多能卖个七八百万吧,毕竟机器也很昂贵的……”

        陈飞羽微微点了点头,默默沉思。

        “你有什么想法吗,如果不做伞具的话……”林少华询问了一句。

        “超市怎么样?”陈飞羽说道。

        他这个念头已经盘了挺久,就在工厂的附近有一个商业开发区,那里会建一个大型广场,商业街,还有一个小区正在开发。

        陈飞羽记得许许多多的民营超市都已经被市场挤压的倒闭了,那里的一家临江区超过了一万平米的最大超市,直到十几年后还是屹立不倒,因为这家广场一直也是屹立不倒……

        他有意提前拿下这个超市,作为一个强劲的现金流使用……说实话,现在这个条件想把超市做大,能做的只有农村包围城市这一条路。没有什么优势。

        即使如此依然竞争无比激烈,他想的并不是做大超市。而是以超市供血,去投资其他的行业。

        “超市……还行吧,这个行业的竞争有些大,农村还好一些,你觉得能做?”林远微微皱眉。

        “在省城开一家超市有一次很好的机会……裕盛开发区你们都知道吧,那边的德胜广场,我想租赁它的整二层,造一个临江区最大的超市,但是单凭我的实力,肯定是不够的。”陈飞羽认真的说道。

        “我觉得可以,但是我们并没有超市品牌,更没有管理超市的经验,德胜广场能允许我们进驻那里吗?”严念颖有些疑惑。

        “试试,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再放弃……价高者得嘛。”陈飞羽淡淡笑了笑。

        前世进驻的不也是名不见经传的超市?

        哪有什么品牌,倒是因为入驻之后反倒在下辖县城开了一些超市出来。唯一需要担忧的是它是否和广场有一定的关系。

        林少华皱眉想了一会儿,才说道:“那我回头去看看打听一下吧,位置确实不错。”

        “行。”陈飞羽微微点了点头,“如果能拿下的话咱们再说……我打算注册一个投资公司,念颖你让何彩云帮我跑一下吧。”

        “好,我回头和她说一下。”严念颖微微点了点头。

        超市由严念颖和林少华管理,餐饮投资由冯可心和林远来管理……实业已经有了大致的发现方向。

        摊子不可能一下子整的太大,陈飞羽打算暂时先专注于这几件事。

        林声婉这个小坡脚在旁边听的一脸懵,默默的自己一个人玩手机,她也想提出点意见,奈何没有这个能力……

        陈飞羽没有在伞具厂里多留,只是陪着严念颖聊了一会儿天,严念颖问陈飞羽昨天怎么没过来睡觉,他就直接把和林远合作的事情如实告诉了她。

        严念颖并不怎么在意,只是让他今天晚上记得过来睡觉。

        陈飞羽犹豫了半天还是答应了下来。

        林声婉都不怕他一个男人还怕个锤子。

        下午陈飞羽直接回了学校去上课,百无聊赖的上到了四点多,陪着俞晚晚吃了一顿晚饭就出了校门。

        到了约定的时间,他和两家店铺的老板商讨了一下租金的问题,最后确定为每月三千元的店租。

        签了一个十年约的增值,每年租金最多上浮5%,倒也没遇见什么幺蛾子。

        接下来就是找装修公司给出方案,另外寻找两名懂得做奶茶的店长……

        装修公司他有资源,只要要求对方按照他的意思做方案即刻。至于奶茶店的店长……陈飞羽打算去挖冯可心的人!

        无非给出更高的工资,大家工作都是为了赚取,钱给够,绝大多数人都是能够挖动的。

        但这个事情不能他自己出面去做,而且奶茶店的装修也得有人盯着,不然岂不是太早暴露了。

        ——要让冯可心察觉不到他才行。

        思来想去也没找到什么特别合适的人选,陈飞羽暂时把事情搁置在脑后。

        看看手表见还有一些时间,他就呼呼开着车冲到了临江区找赵媛媛。

        赵媛媛听到陈飞羽要来找她,高高兴兴的在寝室里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穿上了他上一次买给她的夏威夷风格的小裙子。

        让盛嘉月帮忙给她化了一个美美的妆,把头发用拉直棒做了一个一次性小卷发。

        然后就小跑着出了寝室,快到校门的时候才若无其事的变成了慢吞吞的走路。

        她收起甜甜的笑容,微微皱了皱琼鼻,眯着眸子撅着嘴巴,等着陈飞羽主动过来。

        赵媛媛永远都是这么傲娇……偏偏让人觉得想抱在怀里疼爱。

        陈飞羽过去牵住她的手,问道:“每次见到我都不高兴,那我走?”

        “?”

        赵媛媛把眼睛瞪的大大的,气呼呼的甩开他的手就想往回走。

        陈飞羽从后背把她紧紧抱住。

        她使劲挣扎了一会儿,脸蛋红扑扑的假装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要让陈飞羽哄哄她才可以。

        陈飞羽半搂半推的把她带到了车上,一脸认真的逗弄她道。

        “你看你总是这样和我生气,也没见你对别人脾气这么坏,要是我哪天被人抢走了可都是你的错。”

        “那你去找别人嘛!”

        赵媛媛这回真的不高兴了,撅着嘴巴就要开门下车。

        她下车的动作很慢,这是还在等陈飞羽挽回她……发觉陈飞羽没反应,还要回头瞪他一眼暗示一下。

        奈何陈飞羽笑眯着眼,老神在在的看她表演。

        赵媛媛生气极了,委屈的大声道:“陈飞羽,你一点都不懂我!”

        “我怎么会不懂你,你那是喜欢我才这样的……换了别人都没资格让你这样对待?”

        陈飞羽伸手把赵媛媛揽到怀里来。

        她象征的挣扎了两下,就“一不小心”躺到他怀里去了。

        赵媛媛眉眼缓和了下来,微甜的翘了翘嘴角,哼哼的说着:“自恋,谁喜欢你啊……”

        “没关系,我喜欢你就行了。”

        他把赵媛媛搬到腿上,含住美妙的唇,“吧唧”了个十几分钟……

        陈飞羽始终认为,情感萌动的男女互相喜爱最真实的表达方式就是含住对方的唇。如果感到排斥,那说明感情一定是假的……

        赵媛媛每次亲吻过后身子就会软软的,声音变的甜甜的腻腻的,像小女儿似的。

        她哼哼唧唧的撒娇道:“小羽我下周末要回家给妈妈过生日,你和我一起回去好不好?”

        “姨要过生日了吗?”陈飞羽愣了一下。

        “对呀。”赵媛媛慵懒的啃着陈飞羽的脖子,把陈飞羽弄的脸都有些绿。

        赵媛媛啃了一次还啃上瘾了?

        早知道今天就不来找她了……陈飞羽觉得自己最近对赵媛媛真是太好了。什么都依着她。

        陈飞羽摸摸小屁屁:“别啃了……”

        赵媛媛果然有些受不了这样,一下子就松了口,脸颊儿红通通的,紧紧蹙起了柳眉。

        陈飞羽知道她保守,一下就放开了:“下周我尽量凑出时间送你回去吧。姨生日你们一家人庆祝,我回去了也没什么意义。”

        “你也可以来呀。”赵媛媛瘪了嘴。

        “我怎么可以去,以什么样的身份去给你妈妈过生日,女婿吗?”陈飞羽无奈的说道。

        赵媛媛觉得好不方便啊,陈飞羽和她这样隐藏着恋情,她纠结了一下,说道:“不然……”

        陈飞羽顿时打断,认真的阻止道:“你别说你想把咱俩的事告诉你爸妈,这才多久?”

        “……你反应这么大干嘛?”

        赵媛媛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