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131.妃子笑与荟幽兰

131.妃子笑与荟幽兰

        陈飞羽赶紧搂紧赵媛媛让她感受到他肥美的爱意,然后反其道而行之的说道。

        “主要是即使你说了,我去给你妈过生日也不合适,这是过了门的女婿干的事儿,你想说就说吧,我没意见。”

        赵媛媛看了陈飞羽好半响,满意的哼了一声:“我才不说,谁要你当女婿啊……”

        陈飞羽笑了笑,他知道赵媛媛迟早要把这事儿告诉赵君子和林淑慧,而且显然不会太久远,他也只是希望把这事情延后一些。

        下车又陪着赵媛媛在校园逛了一会儿,陈飞羽就打了电话给盛嘉月,床头的水摇晃了两个小时,盛嘉月哭着好久。

        陈飞羽找了个借口,就送了一瘸一拐的盛嘉月回学校,他神情萎靡的去了严念颖那。

        两个女人躺在一起穿着睡裙,香味很是迷人,不过他早有准备,现在没有一点想法……

        严念颖想和陈飞羽亲热一会儿再睡觉,但见他好像有些疲惫,想着是忙事情累到了,也是心疼自己男人,简单的亲亲小嘴就结束了。

        陈飞羽想着尽管年轻人的精力很强,睡一晚上就能恢复,也经不起长期的蹂躏和年纪渐长的摧残。

        从明天开始就真的得把锻炼的日程给提上来了……

        沾床就睡。

        一夜闻着严念颖的馥郁睡觉,早上舒坦的起床什么都没发生……两个女人还躺在旁边睡觉。

        陈飞羽发觉小帐篷还高高的,高兴的傻笑了一会儿,亲了下严念颖额头就换了件运动衫出门锻炼。

        林声婉睁开眼睛微微松了口气,想着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心里莫名又有点失落。

        陈飞羽比她想的要厉害许多,根本不是什么吃严念颖软饭的小白脸。

        ……要是能做他的女人就挺好的,年轻还有些小帅,不知道比张宝辉强出了多少倍。

        不行不行!

        严念颖对她这么好,即使陈飞羽也对她有意思也必须严厉的拒绝,绝不能沾上关系。

        ——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严念颖和陈飞羽都很好,和他们好好的相处肯定不会亏待自己的。

        等她把自己的那份亲情债还完,往后的日子就自由自在了……

        ……

        上午时分。陈飞羽吃了严念颖的爱心早餐就去了学校上课,临走前他对严念颖说道。

        “我先走了,等集合竞价早盘开始,你帮我把股票挂上卖单,今天高开跳水主力出货,就看谁跑的快了,让表哥也直接挂出去。”

        “好,开车小心……”

        严念颖像温婉的妻子一样提陈飞羽整理了一下衣领,静静地看着他离开。

        林声婉好奇的说道:“陈飞羽早出晚归的,他是做什么的啊?”

        “……”

        严念颖不敢告诉林声婉真相,只能有些尴尬的说道:“上课。”

        “哦,是当老师吗?”林声婉恍然。

        严念颖笑了笑没有说话,一副默认的样子,收拾了一下就和严念颖一起去厂里上班。

        林声婉觉得有些奇怪,陈飞羽那么有钱还做老师干什么啊……

        把车开到厂里,林声婉自己去了医务室上班,严念颖来到办公室看了一眼9:25。

        集合竞价结束,开盘价10.85……

        严念颖摸了摸鼠标和键盘,咔哒咔哒填好了单子,等到9:30一开盘,她手里的鼠标像危险的木亥按钮似的,直接一键清仓,两万多少的超级大卖单直接全部给砸了出去。

        开盘后本就在下降的价格顿时像爆了胎一样一路狂泄,飞流直下!

        严念颖有些懵懵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某地的写字楼内。

        一个中年男子甩烂了一个鼠标:“草他妈的,哪来的**砸盘!”

        ……

        严念颖感觉不太对,于是打了个电话给陈飞羽说了这件事,陈飞羽在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才幽幽道:“我以为你懂。”

        严念颖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跟着她砸下来的大卖单,一下跟着涌出了不少卖单。

        不过马上又出现了一个三万手的超级大买单,她又迷糊的说道。

        “被买了……股价稳住了,我是不是做错了?”

        “没事,就是恶心了一下主力。”

        陈飞羽无奈的说道。

        这是典型的差点乱拳打死老师傅……

        “哦……”严念颖放心了。

        虽然没有能吃到今天的天花板,但是也差不了多少,陈飞羽这一波盈亏达到了整整六百多万,印花税不值钱。

        这块肥肉吃的不要太香。

        资本市场的魅力就在这里,钱来的实在是太快了……不过它本质就是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游戏。

        陈飞羽这纯属钻了预知的空子。

        ———————

        接下来的两天,陈飞羽一直都很忙。

        他的投资公司已经注册下来了,注册资金只是一百万,名字叫做“开日资本”。

        两家奶茶店这边,陈飞羽让设计师做出了3d图之后,装修的视觉效果感觉基本满意。

        接下来就是动工开始装修了,他自己不可能一直在这里盯着……

        想了许久还是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寝室的室友就不用说了基本没戏。

        直到第三天的晚上,表哥何小翔打了电话给他,他才想起来何小翔也来了山城……

        何小翔倒是正合适,虽然不太成熟,但他老爸就是半辈子干装修的,他自己之前也干过一段时间……

        “飞羽,你在哪呢?”电话里何小翔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颓废。

        陈飞羽听出了问题,于是询问道:“学校这边,翔哥怎么了。”

        “出来喝一杯不,我女朋友被人抢走了,工作也没了。”

        何小翔故作轻松的呵呵笑了起来。

        “草,那个傻比抢劳资嫂子!”陈飞羽怒骂了一声道,“你过来临江大学城这边找我!”

        挂了电话,陈飞羽平静下来。

        失恋不就是最适合用工作来麻痹的吗……真是来的巧啊。

        ……

        烧烤摊上,何小翔神情萎靡的和陈飞羽相对而坐,桌子上已经有了好几罐的空酒瓶子。

        陈飞羽才刚来,都是何小翔喝的。

        “跟我说说咋回事儿呗。”陈飞羽看着何小翔痛苦的神情。

        暑假时何小翔还意气风发的说要来山城创业,转眼就变成了这个屌样。

        “还能怎么回事儿,慧茹才跟着我这边不久,和我一起找了一个小厂子上班,这才没多久就被厂子的老板儿子给勾走了……来,咱俩碰一杯。”

        陈飞羽叹了口气,穷简直就像一种恶病……他捻起酒杯陪何小翔喝了一口。

        何小翔的女朋友叫林慧茹,和他是初高中同学,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姑娘,被何小翔当成了宝,捧在手心含在嘴里,那是疼的不得了。

        本来他还幸福的以为他们会一直从校服走到婚纱……

        何小翔醉眼朦胧的说道:“我俩学校处了五年,出了社会又处了两年多,感情一直很好……我都打算好了,等我赚到了一些钱,出来开个烧烤店。

        等赚些钱有了底子,我就马上去她家提亲,之前她还很高兴答应了,结果她昨天你猜猜她和我说什么?”

        陈飞羽配合的问道:“她说什么了?”

        何小翔眼里浓烈的情绪正在翻涌。

        痛苦心酸与不舍。

        “她告诉我,说她丢不起这个人……”

        “……”

        陈飞羽没有说话,这种事情他见了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实在太多了。

        ——心中连感慨都已经没有了。

        “我突然就感觉她变的很陌生,好像不认识了一样,这么多年的感情,为什么她可以一下变的这么绝情?”

        “……”

        陈飞羽淡淡笑了笑道:“大棚乱了四季,金钱乱了年纪,父女档都不少,更何况对方还很年轻。”

        “也是,人家送她一个包都能抵上我两个月的工资,根本不用努力就能有房有车,我又能给她什么?还得让她陪我一起奋斗。”

        何小翔自嘲的笑了笑。

        “你也许挺有潜力的也说不定。”

        陈飞羽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回临清还是继续在山城找工作?”

        “当然是留在山城!”何小翔流露出强烈的不甘,“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混出点名堂来。”

        陈飞羽笑了笑,前世何小翔拼命努力,还真给他混出了一点名堂……

        “怎么也要让她后悔才对?你钱包里不是有她照片吗,觉得苦觉得累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肯定能充满斗志。”

        “就该这样!”

        何小翔激动的拿出钱包看看……逐渐变成了舔狗的深情之色,热泪盈眶。

        陈飞羽啐了一口,赶忙阻止他:“还是别看了,下一份工作打算做什么,继续在厂里打工?”

        “还没想好……”何小翔迷茫道。

        “我这边有个工作挺适合你的,你要不要过来先帮我?”陈飞羽适时的提了出来。

        何小翔愣了一下:“什么工作?”

        陈飞羽不打算瞒着,就直接把自己开奶茶店的事情说了出来。何小翔听到是自家兄弟的事业,大包大揽的让他放心。

        何小翔的人品自不用说,他和陈飞羽相识多年,虽然说不上绝对信任,但也比其他人干的多。

        次日。何小翔就坚持马上上岗,开始帮着陈飞羽处理两家门店装修的事情。

        陈飞羽给何小翔开了一个月两千八的工资,奶茶店大约要等到一个月以后才能开业。

        另外,陈飞羽这边则和林远一起,在临江区的荷东路大厦定下了清吧选址。

        奶茶店和清吧的取名,陈飞羽都已经确定好了。清吧叫做“荟幽兰音乐酒馆”,奶茶店则是叫“妃子笑”。

        名字这东西可不能随便取,它需要包含着某种意义,本质上是营销内容的一点。

        奶茶店的名字妃子笑,为的就是往后主打一款荔枝味饮品作为内容产出,本身给人一种极其好喝且文艺的感觉。

        妃子笑可以从字面意思上理解,喝了这杯饮料妃子都会露出笑容……还有另一种意思。

        那就是一骑红尘只为妃子笑。

        想想这样一种含义,打出营销广告能吸引多少情侣客户?本身奶茶店面向的客户绝大多数都是年轻女性。

        再添加一些诱导男性群体购买奶茶给女性的广告词……

        嗯。

        懂得都懂,女性的钱最好赚……

        荟幽兰则也是同理,兰花,空谷幽兰,温文尔雅……清吧渴求的氛围本就如此,还可以做一款符合内容的酒作为主打。

        以一种产品作为噱头打开市场,在2021年都依然有效,在2006年取得的效果又怎能差的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陈飞羽的私心……

        总而言之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其中的装修风格陈飞羽与林远磋商之后,得出了方案。

        采用了类似胡桃里那种极具空间与层次感的格局,风格无比文艺……

        陈飞羽不可能百分之百的记得所有细节,只能尽可能的还原……胡桃里最重要的还是在装饰上,它在装饰上下了非常大的功夫。

        实际上装修比较简易,装修周期很短。

        快一些甚至和奶茶店差不多了……

        这些事情必须要他自己去忙。

        周末的时候,陈飞羽十分勉强的挤出了一些时间去陪一下赵媛媛,其他人都顾不上了。

        即使奶茶店和清吧各有一个人在办事,依然让他异常忙碌……只要创业过的人都知道,这其中有太多太多琐碎的问题需要解决。

        ……

        清吧的夜场需要至少三个镇场子的驻唱歌手,得能唱较清淡类型的流行乐,而不是disco那种重口味的。

        陈飞羽和林远一起面试了不少人,他们满意的不满他们太过苛刻的合同,愿意留下的又感觉都不怎么满意……

        音乐是其中的重中之重,陈飞羽需要几个人来直接打开局面。而且不希望人一不小心红火了,就特么的直接给他跑了。

        最后来了一个叫林秀的街头女歌手,长相清秀挺不错的,看着顺眼且识别率高……

        陈飞羽看着资料淡淡的说道:“林秀是吧……年龄27,身高167,体重98,36鹅……嗯,形象可以,唱歌八年不温不火的。放弃理想了?”

        林秀低声说道:“没有什么理想,只想着能凭嗓子赚到钱养活就行了,你们这说只要能录用就每月六千,另外还能抽成送礼……挺高的,还稳定,别潜我就行了。”

        陈飞羽有些无奈的笑了。

        “放心,我们只是一家小酒馆,没人潜你的,按着这上面的谱子唱一下。”

        “好。”林秀微微点了点头,拿过陈飞羽给的谱子,是一首没有听过的歌……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林秀刚唱两句,陈飞羽就和林远对视了一眼,歌声清透带着韵味,好像要唱进人心里似的。

        两人微微点了点头后,陈飞羽一拍手掌道:“下个月开业,准备来上班!”

        这可比刚才那些人厉害多了……

        态度也比较好。

        林秀吓了一跳,一脸警惕的看着陈飞羽:“你真的没有想潜我?”

        陈飞羽顿时一脸不爽,我像这种人?

        “你的长相达不到我的要求,另外……虽然你们搞音乐的放荡不羁爱自由,但该尊重老板还得尊重老板,ok?”

        “哦。”这回轮到林秀不爽了。

        “晚上要唱好几个小时,一个人总不可能一直唱……要不然刚才的勉强再挑一个?”林远询问道。

        陈飞羽立刻摇头,认真道:“我们这家音乐酒馆最重要的点就在音乐……一开门就放低了标准,以后可怎么办?”

        “那再找找?”林远叹了口气。

        “我再想想办法吧,这件事交给我……至少咱们现在需要打出一块招牌来。”陈飞羽想到了施檀雨,她唱的确实很不错……

        林远笑道:“音乐这一行没落的人才太多太多,很多都只能勉强养活自个儿,大家都幻想有朝一日能野鸡变凤凰,可那又有多少人?我在酒吧这些年也见过不少,总有一部分妥协,等我们的音乐酒馆打出了名气,必然会有人愿意来的。”

        陈飞羽笑了笑:“确实是这样。”

        ……

        坐在车上,陈飞羽点了支烟吸了一口……发现自己连续很多天都没回寝室睡觉了。

        想了想干脆回了趟寝室,打算睡个午觉……然后,然后他就发现薛文斌一个人在吃一块钱一包的那种泡面。

        用自己的碗泡的,旁边还放了一大箱。

        “?”

        陈飞羽惊讶的刚想问,甘元明就摇头晃脑的抱怨道:“老薛最近天天吃泡面,寝室都是泡面的味道……”

        “我出去吃。”薛文斌去了阳台。

        “咋回事?老薛怎么穷成这样了。”陈飞羽一脸懵逼的问道。

        潘俊辉解释道:“给夏秋买了礼物呗,说什么在一起的定情信物,去周大福买了一个项链800多。”

        “我操,夏秋知道你这样不?”陈飞羽有些无奈的看着薛文斌。

        薛文斌闷闷的吃着泡面不说话。

        估计就是瞒着了,真单纯……付出不让夏秋知道,陈飞羽摇了摇头,要是他恨不得大声往赵媛媛耳朵边喊。

        薛文斌也是老舔狗了……

        陈飞羽想了想朝薛文斌道:“老薛你这样肯定不行,还不如找个兼职。”

        “我和小秋没上课基本都在一起……没什么时间去兼职啊。”

        薛文斌把泡面汤也喝了,连续吃了好几天恶心的差点吐了出来,他强行咽下去,笑道:“别说,这蘑菇鸡汤泡面口味很好吃,也是幸福的味道。”

        “你可拉倒吧……”陈飞羽没好气的摆了摆手直接躺在床上睡觉。原本还想给薛文斌介绍个活,现在还是算了。

        一觉睡醒,陈飞羽去上课。

        施檀雨看到连续旷课的陈飞羽有些惊讶,但也就只是这样了。

        陈飞羽直接对她说道:“你想唱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