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143.盛嘉月的人生(2合1)

143.盛嘉月的人生(2合1)

        “当然是越贵越好了。”陈飞羽不由扯了扯嘴角,“你这不是讲废话嘛?”

        “贵的好入口,没那么涩……”盛嘉月压低了声音道,“说实话我觉得干喝挺难喝的,配上牛排、羊排还有迷迭香、孜然这些味道,干脆再腌点儿红酒进去还挺有味道的,其他的我哪儿喝的懂啊,我家人也没培养过我怎么品葡萄酒。”

        “差不多吧,咱就是俗人,配上好吃的食物喝一点觉得舒坦就行了。”陈飞羽呵呵笑了笑。

        “嗯呐。”盛嘉月用力点点头,眯眼笑道,“主要还是喝点儿调节气氛。”

        “额……”什么气氛?陈飞羽想问问盛嘉月,不过周围站了好几个人就没好意思调戏她。

        两个人在酒庄转了好半天,最终直接被忽悠着买了一瓶五千多的得奖酒,还有三瓶几百块钱的。

        服务人员拿了两个精致的包装,一个专门放得奖酒,一个大的包装放三瓶几百块钱的酒,得奖酒包装明显高升了档次。

        热情的服务人员拿着pos机让陈飞羽刷卡,全程笑眯眯的十分客气,那眼神就像逮着了肥羊使劲薅羊毛似的。

        陈飞羽也不在乎,或许别人心里在骂有钱人傻哔,但看着他不得不装出一副恭敬的样子为半斗米折腰的样子,也挺有趣得?

        两人出了酒庄大门,盛嘉月脸蛋带一点点酡红,悄悄朝陈飞羽wink了一下,媚意盎然。

        “带我回寝室一趟,我收拾些东西放房子里,给你拿个小礼物。”

        “什么礼物?”陈飞羽坐在驾驶舱,插进钥匙启动车子。

        “待会儿回家先给你做饭,等下午咱们把大扫除做完后,你就知道了。”盛嘉月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陈飞羽看看盛嘉月媚眼如丝的小模样,心里被挠的有些痒痒。上次她不声不响就弄出了个白色套装,这次大概也是套装吧?

        “那行。”伸手摸摸包裹着裤袜的大腿,陈飞羽开着车一路窜到了山大。

        盛嘉月用了四十分钟就微微冒汗的从女生寝室出来,提着一个行李箱回到了车上。

        脱下白色的圆头高跟,包裹着灰色裤袜的红指甲脚爪子,像猫爪子一样一张一合的。

        三十六码的爪子也就盈盈一握。

        回了房子,一大箱子从超市买来的东西已经被放在了门口,送货的小哥清闲的在拿着板砖机摁来摁去。见到人来了才帮忙把货送进房子里。

        关上门,盛嘉月拿了一块在鼎香居买来的肉松蛋糕卷交给陈飞羽,自己也拿点小面包吃:“先垫垫肚子,做饭没那么快。”

        “我知道,我先去收拾收拾屋子和厕所,待会儿咱俩一起把客厅收拾一下。”陈飞羽也没打算叫保洁,等时间久了倒无所谓,在第一次住进房子的时候,正是对房子爱的深沉的时候,这时候叫保洁帮忙收拾,就少了许多感觉。

        “好哒,老公真棒。”盛嘉月总是不吝啬夸奖,眯眼笑着踮起脚尖,主动献吻。

        “吧唧吧唧”的亲了一会儿。

        就这么揉啊揉啊。

        过了好一会儿,盛嘉月才去准备做饭,陈飞羽盛了一盆水,先把卧室的东西擦一擦。

        原先房主准备租赁的时候应该是做过一次卫生了,所以看起来并不怎么脏,陈飞羽擦完家具,又把地扫拖了一遍,换上烘干的床单就焕然一新了。

        洗厕所麻烦些,陈飞羽没那么娇气,前世和两娃一起住的时候也是他负责洗厕所,所以一直都是轻车熟路的。

        等陈飞羽把厕所收拾完,盛嘉月也从厨房里边出来了。

        “做好了?”陈飞羽问道。

        “没呢,要炖牛肉,嗯,焖排骨煲,还要烤羊排,墨鱼炖排骨……这些时间都要比较久,我出来帮你把卫生做完,竹笋炒肉还有鸡芙蓉等最后做。”

        盛嘉月围着小围裙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细密的香汗在额头上渗出来,把发丝沾染浸湿,竟然意外有些安定的家居气质。

        “瞧把你累的。”陈飞羽好笑的抽了几张抽纸给盛嘉月擦汗,“坐沙发休息一下吧,不用你。”

        “我没事儿,只是最近太闲了,体力就下降了。”盛嘉月摇摇头,对陈飞羽眯眼笑了下,有些调皮的又用包裹裤袜的脚丫蹭蹭他小腿,“月月的老公真会心疼人呢。”

        陈飞羽哑然失笑,盛嘉月坚持要做,他也就没有阻拦。实际上这房子小的很,前房主又已经找保洁打扫过一遍了,重新清洗一遍也没用多少的时间。

        把买来的小仙人球摆放在沙发后的窗台上,盛嘉月就去洗澡了。

        等她洗完出来后,没见人就直接躲进了厨房里,露出个脑袋眯着笑眼道:“小羽子,再过一会儿就能吃饭了,你快先去洗澡,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手艺,犒劳一下你。”。”

        “用前老公,用完就是小羽子了,爱妃,你可知道你给我做饭那是应该的。”陈飞羽不由砸吧了下嘴,假装一副非常不满的样子。

        “你真麻烦呀。”盛嘉月鹅鹅笑了两声。

        陈飞羽哼声大爷一样的坐在沙发。

        盛嘉月眨眨眼睛,娇滴滴道:“皇上,臣妾准备了八道御膳等您享用,焖排骨煲,烤羊排,竹笋炒肉,鸡芙蓉,炖牛肉,墨鱼炖排骨,道道都是硬菜呢。”

        “你当朕傻吗,这不过六道,岂能胡说八道啊?欺君之罪你可知道!”陈飞羽一脸威严的拍了拍茶几。

        “臣妾当然不敢,这最后两道啊,可是主菜。”盛嘉月咬了咬红润的下唇。

        “哦?那爱妃给朕说说,还有什么菜啊。”陈飞羽露出了饶有兴致的神色。

        “一道啊,叫猫耳。”盛嘉月戴上了毛绒绒的黑色猫耳,耳朵上挂着两颗小铃铛,白皙透明的脖领上包裹着一条黑色的带子,上边是一颗大铃铛。

        她只露出了一下,朝陈飞羽眨眨眼睛,脑袋就一下子缩回厨房了。

        “好,好,好!还有一道呢?”陈飞羽龙颜大悦,逐渐被荷尔蒙支配大脑。

        “还有一道保密,快点去洗澡,别哔哔了。”盛嘉月催促的声音从厨房传了出来。

        陈飞羽有趣的咧嘴笑了笑,去卧室的衣柜里拿了件睡衣和内裤。

        他在超市特意买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和睡衣,专门留在盛嘉月这里了。

        洗完澡出来,厨房响着洗碗声儿。

        盛嘉月一个人在厨房里洗碗。

        整整六道硬菜都摆在了桌上,色香味俱全,这女孩儿做饭是真厉害。

        弥漫的香气一下让人食指大动,陈飞羽拿起筷子吃了一块排骨。香,真香!

        酒店的味儿偏淡,街边餐馆是重油重盐,盛嘉月似乎更偏向酒店一些,好吃是肯定的。

        陈飞羽一时间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一直以来都感觉盛嘉月应该属于比较轻浮的女孩儿。

        是真的没想到她会有这样居家的一面。

        可她那个气质和味道,陈飞羽绝不可能看错,那绝对是混迹过夜场的味道。

        没混过夜场,不可能有那股味道,可偏偏她又是第一次,所以一直以来他都经常会怀疑盛嘉月会不会给他戴绿帽。

        不多时,盛嘉月从厨房出来了。

        陈飞羽循着声音扭头一看,顿时口干舌燥,她此时正穿着一套性感的黑色女仆装,低矮的抹胸,锦绣其中,袖口和裙摆都是白色蕾丝,一条丝质腰带在腰际系处了一顿大大的蝴蝶结在身后,细网袜包裹着大长腿,黑色的圆头高跟让高挑且前凸后翘的身材更显挺拔。

        娘咧,这高欲中又带着保守的御姐感!

        要命!

        “老公,月月好看吗?”盛嘉月眯眼笑着坐在了陈飞羽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

        “能不好看吗,我的月月女仆小姐,你这这尾巴,是怎么连接的。”陈飞羽捏捏挂在女仆裙下的灰黑色尾巴,质感不错,应该不是不良商家卖的。

        盛嘉月微微脸红,白了陈飞羽一眼,娇嗔道:“问那么多干嘛,快吃饭啦。”

        “诶,嗯,得嘞。”陈飞羽都没什么心思吃饭了,但还是应了一声。

        “你放我下来啊?”盛嘉月挣了挣,又无奈又得意的推了推陈飞羽。

        陈飞羽道:“就这么坐着吃吧。”

        盛嘉月蠕动了下嘴角,那可得意坏了呢,她哼哼道:“这样怎么吃啊,你别闹了,我肚子都快饿死了,现在只想吃饭。”

        “成吧。”陈飞羽只得放开她。

        不过盛嘉月还是把椅子提了过来,和他并排坐在了一起。

        盛嘉月拿了两只高脚杯,给陈飞羽和自己都倒了小半杯深红带紫的葡萄酒。

        小女仆拿起酒杯,碰了陈飞羽一下,娇滴滴的附在他耳边道:“my    master,cheers!”

        陈飞羽如绅士般一脸优雅的回应,浑厚道:“my    pussy,cheers!”

        盛嘉月一连咳嗽了几声,这时也不免郁闷和气恼:“你胡说什么呢。”

        “怎么了,我英语不好,说错了吗?”陈飞羽一脸好奇的问道。

        “你……”盛嘉月这会儿也分不出陈飞羽是不是故意的,只能无奈道,“虽然是有猫的意思,算了,其实我小时候在国外住过一年,英文名叫kitty,也有猫的意思。”

        “嗯,挺不错的名字。”陈飞羽憋着笑,“咱们能不能不装上流人士了,你肚子饿了,我也挺饿的,待会儿咱们手拿着羊排骨啃,难免有些毁形象。”

        “鹅鹅鹅,我得保持淑女,我都做到给你吃了,你把肉剥出来给我吃吧。”盛嘉月捂嘴轻笑。

        “噢,合着就让我一个人毁形象啊?”陈飞羽一脸郁闷道。

        “你早就没形象啦。”

        “哎,行吧,今天你说了算。”

        “我老公对我真好~”

        “主要还是因为你比较贤惠,这羊排做的真不错,孜然和辣椒粉香料的味道都渗进去了,油脂很浓很香。”陈飞羽一手拿着羊排,一手拿刀子割下来放盛嘉月碗里。

        “其他的也尝尝,今天是开心的日子理应庆祝一下的,这顿饭做的有些太多了,我们今晚还能再一起吃一次,明天我应该还得再吃一次,大概会很腻。你要多吃点哦,我东西吃的不多,你走了肯定就吃不完浪费了。”盛嘉月小口吃着,又喝了一口葡萄酒,油脂染在嘴唇上亮晶晶的。

        她搂住陈飞羽的手臂,软绵绵的靠在他身上:“嗯,你是不是原本觉得贤惠和我不沾边儿?”

        “确实是这样感觉。”陈飞羽感叹道。

        “不只是这样,你大概第一眼见到我就觉得我不是个好女孩儿吧。”盛嘉月笑眯眯的看着他的脸。

        陈飞羽笑着也没反驳,心想哪来的好女孩会把劳资骗上床的。

        你这是直接把我赖上了。

        “我也确实算不上好女孩儿。”盛嘉月解释道,“其实以前我也是很乖的,从不惹是生非,每天抱着书就念,回家也是。”

        陈飞羽微微颔首,他干脆的询问道:“边吃边说说你以前的事情吧,我始终都认为你不是那种任性到肆意妄为的女孩儿。”

        “行啊,本来就打算告诉你了。”盛嘉月又倒了一杯酒,匆匆下肚后,幽幽叹了口气,“我恨死我的父母了,他们根本就不配为人父母,不过也早就看透了。”

        陈飞羽感觉事情似乎不太对劲,便伸手搂住盛嘉月的腰肢,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盛嘉月扭头一笑,看起来挺轻松的样子,她慢悠悠的聊起了自己。

        “我和你说过的,我出生在沪城,89年生人,家境,嗯,还算不错吧,零零年以前的百万,我家在沪城比较偏的位置,所以对比周边起来家庭确实还不错,小时候那会儿,别人都叫我爸盛大户盛海威,我妈叫孙燕婷,家里也不错,做一些小生意的。

        其实小时候还好,他们其实还算疼我的,但从我十二岁,他们的感情破裂开始,我就过的很惨了,那时候我爸的小公司投资失败了,我爸妈各自出轨,这两个人天天打架。

        还经常把气撒在我和妹妹身上。两个人都不做饭,不做家务,拿了两百块钱让我们自生自灭,什么都不管。

        哦对了,我好像还没和你说过这件事吧,我还有个小六岁的妹妹。

        一个四口之家嘛,总得有人做事儿不是,所以买菜,做饭,做家务这些,只能被我全包了,我爸妈半点不管,小小的妹妹甚至还要来给我帮忙,你说是不是有些可笑,呵呵,这时候开始吧,这个家庭算是毁了。”

        盛嘉月说起往事时,脸上没有太多的色彩,仿佛是在说起别人的事情一样。

        陈飞羽想,这个女孩儿一定是早早就已经对家人失望透顶,麻木不堪了。

        这会儿说起来自然是不会带上太多情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