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155.跪地求饶

155.跪地求饶

        季阳的眼神微微颤了颤,刀子他也认识,是整个临江区的大混子之一,犯了事,又被人陷害,牢底差点儿坐穿了。

        因为和林远出身同个村落,又是亲戚,这才打官司,走关系。

        最终坐了三年牢,给他保了出来。

        后来脾性才收敛了很多,在林远手底下的酒吧里看看场子,即使如此,平日里也没少把人弄进医院里头去。

        陈飞羽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看起来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季阳紧紧盯着那带头的男子,这人是他的远亲表哥,纪勇。

        因为常年混日子无所事事,被他父亲招来厂里做了保安,结果把厂里的不少人给忽悠成了混子,季阳一开始很是看不上这人。

        只是后来一次季阳找纪勇帮忙做事,他才发现了纪勇这种人,只要给钱就非常便利,很好用……

        这才发展到今天这样,纪勇帮他做各种麻烦事儿,如果出了事,就由他来在父亲耳边吹吹风,给他擦屁股……而事实上迄今为止,他不敢,也没有犯什么事,一般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像寻衅滋事,尾随什么的……最多赔点钱,进去谈话,麻烦些关几天就是。

        哪想到今天好死不死偏偏撞到了刀子这种浑人,又碰巧前一次他想把俞盈盈弄成女朋友,还是陈飞羽口中“我家的孩子”。

        毕竟那样清清冷冷美到骨子里头的少女,只是站在那里便如夏夜高枝上那朵可望却触不可及的纯白色花儿。

        如何能让人不心生涟漪?

        可季阳又是打心底里对她感到恼怒,即使你气质和相貌生的那样好,可家境差到了这般,还在他面前维持那不值钱的清高……这才出现后后来的事情,连续几天的吓唬,这才一半就被陈飞羽给破坏了……

        这会儿陈飞羽发现了纪勇一伙人,新仇旧恨添在一起,他总感觉得出事,生怕这伙儿人会把他给出卖了。

        纪勇自然也发现了季阳正看着自己,他冷冷的瞥了季阳一眼。

        “小羽,之前出什么事了,怎么没听你说过?”严念颖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里不太舒服,她的事陈飞羽都知道,陈飞羽的事她却知之甚少。

        “回头再告诉你。”陈飞羽含糊的说了一声,只打算蒙混过关,随后他朝面色难看的纪勇道,“怎么,突然哑巴了,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纪勇深呼了口气,虽面色依然冷峻,却还是忍着怒气对陈飞羽服软道:“陈哥,我的面子自然不值钱,也不可能一句话就让你算了,车玻璃钱我们肯定赔给你,今天这事儿,你看看该怎么办吧。”

        纪勇不想得罪刀子,也只能尽可能的护下季阳,却并不是因为和季阳感情深。

        如果不是季阳父亲,也就是他叔叔平日里对他多般照顾,他现在绝对第一个把季阳卖了!

        听到了纪勇的话,季阳不由微微松了口气,纪勇他还是了解的,这个表哥既然这样说了,那就意味着不会随意的把他给出卖了。

        可惜纪勇不卖他,陈飞羽却不不会放过他。

        “你叫什么名字?”陈飞羽问道。

        “纪勇。”带头的回答道。

        “来,事儿其实也不大,都先坐下咱慢慢来说。”陈飞羽客气的拍拍椅子。

        “确实,呵呵,也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大动干戈的。”季阳赶紧趁机插了一嘴缓和气氛。

        陈飞羽赞同的点点头,还和蔼可亲的散了一圈烟,给季阳也散了一支,差点让季阳以为这事儿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紧张的心情一下便松懈了下去。

        纪勇便开始协商道:“陈哥,傍晚那事儿,我给你赔个玻璃钱再拿些精神损失费?另外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去给你家孩子赔礼道歉,至于胡宝刚才犯的事儿……”

        他看看胡宝脸上被划出的伤口和红肿的眼睛,深吸口气道:“让他去自首,交给警方处理。这样可以吗?”

        “哪需要这么严重啊。”陈飞羽摇摇头。

        就在陈飞羽刚散完烟,大家都以为这家伙是好人的时候,陈飞羽又对纪勇问道。

        “你确定,这个叫季阳的不是你老板的儿子?”

        “……”

        季阳刚松下来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心里对陈飞羽恨的不行,他皱皱眉道:“飞羽,我好像没有招惹过你,你一直针对我做什么?”

        “对啊。”虞倩见陈飞羽那么凶残,好像还要对付她男朋友的样子,不由着急的小声对严念颖道,“颖姐,你劝劝你男朋友……”

        “……”严念颖瞅瞅季阳,心想这家伙八九不离十是真惹到陈飞羽了,不然他也不会这样不依不饶,她无奈道,“我劝没用,小羽从来不听我的话,要是你男朋友真没惹到他,他肯定不会乱来的。”

        虞倩心灰意冷的不说话了。

        纪勇咬了咬牙,依然不承认的说道:“我确实不认识这个人。”

        “呵呵,原来真的不认识啊……”

        陈飞羽淡淡笑了笑,正当在场众人以为他决定大事化小的时候……陈飞羽忽得猛一拍桌子,面色变得冷峻,指着纪勇道:“不要他妈给脸不要脸,我给你面子了,你他妈还当老子很好耍是吧?!”

        “……”纪勇的脸色无比难看,狠狠刮了一眼季阳。季阳被陈飞羽忽然的翻脸吓得心跳一滞,心头一闷,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们都咬定了不认识是吧?”陈飞羽指着这群人瞪着眼,重重点头,“明天我会去查这事,要是你们没关系,老子亲自和你们赔礼道歉!要是有关系,你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自己想吧!”

        场面一时间有些静,跟着纪勇的几个人明显欲言又止,他们和纪勇关系好,但和季阳关系又不大,在他家工厂工作,平时拿钱办事罢了,干嘛要得罪人被找麻烦?!

        “草,老子凭什么受这罪?!”胡宝第一个叛变了,指着季阳骂道,“就是这个狗日的指使的,傍晚我们尾随,是他叫我们这么做的,还让我们做好几天吓唬那女孩子,然后他好泡妞。今天晚上也是,这狗日的让我们来吓吓你们,然后打陈哥一顿,那家伙再出面解决!”

        虞倩面色顿时变了,难以置信的看着季阳:“季阳,他说的是真的吗?”

        季阳嘴唇颤抖了几下,没敢解释,他怕继续死不承认,到时候被整的更惨。

        严念颖和林声婉冷眼旁观,虞倩一见季阳露出这副神情,便知道全都是真的,她脸色苍白,眼眶微红,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被欺骗了三个月的感情,不由恨恨的咬牙道:“人渣!”

        两女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握住了虞倩的手。

        陈飞羽嘴角扯了扯,看了一眼沉默的纪勇。

        纪勇倒没什么愧疚感,淡淡的看了一眼季阳,事情到了这份上,也没什么可瞒的了。

        他现在只能想办法保住自己,道:“事情就是这样了,不是我想骗陈哥你,季阳的父亲对我很不错,我只能尽可能的给他帮忙。”

        “呵呵……”陈飞羽点点头,“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

        “我知道!”胡宝算是彻底把季阳给卖了,把他之前的事情都给抖了出来,“他之前同样的办法还用在了一个叫林慧茹的女人身上,当时他还给她下了yao!”

        虞倩微微呆住,怎么也没想到季阳斯斯文文的样子,竟然能做出这种事。

        严念颖和林声婉面面相觑,而陈飞羽听见这个名字却紧紧的锁住了眉头。

        季阳骤然面色大变,这个天杀的傻子!!

        怎么敢说出这种事儿!

        原本他或许只是被揍一顿了事,现在彻底麻烦了!!

        这种事情是绝不能承认的,季阳咬牙狡辩道:“胡宝,你他妈不要血口喷人,老子最多泡妞,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这个二货!!”纪勇心里也在大骂,把这种绝不能说的事儿都给抖出来了。

        不止是季阳,毫无意外的胡宝自身也成了共犯啊!

        这件事的性质就完全变了,这他妈是刑事犯罪啊?!

        “怎么,敢做不敢当?”胡宝冷笑了一声,“那药还是我买来的,在我那儿呢,要不要看看有没你的指纹?”

        “闭嘴!!”纪勇吼了胡宝一声。

        胡宝这才发现陈飞羽面沉似水,心中一慌。

        陈飞羽淡淡的问道:“那个叫林慧茹的原来是不是有个男朋友叫何小翔?”

        “……”胡宝这时也反应过来了,嗫嚅着嘴唇惊疑不定,生怕把自己也牵连了进去。

        陈飞羽没有说话,只是打了个电话给何小翔,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飞羽,什么事儿啊?”

        陈飞羽单刀直入的问道:“翔哥,你之前工作的是什么厂?”

        “哦。”何小翔道,“木材厂啊……”

        陈飞羽沉默了下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这事情,算是确凿了。

        他淡淡道:“你现在马上打车来东门一趟。”

        “啊?”何小翔还有些摸不着头脑,“行吧,我马上过去,十分钟就到。”

        那个何小翔,听电话的内容竟然也他妈是陈飞羽的亲戚……

        季阳现在无比害怕,他这辈子就干过这一次事情,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戳穿了……他只是个小木材厂的小富二代,木材厂的员工不过七八十人,他的老父亲也只是一年赚个四五十万的小老板,根本没有能力解决这种事情。

        更何况惹到的人还是陈飞羽这种流氓!

        “你想怎么样?”纪勇冷静的问道。

        “放心,胡宝最多关个几个月,这个叫季阳的人渣嘛,呵呵,几年牢是免不了的,放心,我会在各方面使力让他多判几年的。”陈飞羽笑呵呵的说道,事情到了这个程度,他怎么可能放过季阳?

        对表哥何小翔青梅竹马的下手,还想对小姨子和严念颖下手,陈飞羽可不是什么大善人,他就没打算让这家伙好过!

        钱和权不大,胆子倒是大到没边了。

        季阳面色灰白,如果进了监狱,他这辈子就毁了……

        刀子等人眯着眼旁观,防止着这两人逃跑了。他们见多识广,甚至在他们眼里这都不是事儿,酒吧里太多太多了。只是这个季阳挺惨的,犯了事偏偏给陈飞羽抓住了!

        等待何小翔过来的过程中,纪勇知道今天这事情,他是没办法挽回了,只能马上回去通知季阳的父亲看他能不能从中斡旋。

        纪勇冷静道:“陈哥,这事情和我们基本没关系了,能不能让我们先走?玻璃钱……这五千块绰绰有余了。”

        “走?”陈飞羽拿起钱看了看,冷笑了一声,“老子可不缺这点钱,你们一个都不许走。”

        “你什么意思?”纪勇面色变了变。

        “放心,我不为难你们。”陈飞羽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走到季阳的面前,伸手极具侮辱性的“啪啪”在他脸上拍了两下,警告道。

        “你们过来,一人扇这个叫季阳的两巴掌,然后就坐在这里给我看着,事情还没完呢,谁要敢打电话,别怪老子翻脸。”

        季阳屈辱的低着头,一声都不敢吭,他想待会儿让陈飞羽舒气了,再向他求情……

        “你们打吧,我该打,陈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季阳笑得比哭的还要难看。

        纪勇微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深呼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第一个上前。

        用了八分力“啪啪”的打了季阳两巴掌。

        他的两边脸颊瞬间就红了,不是纪勇不想手下留情,就怕陈飞羽不满意,让他重新打,季阳会更惨。

        其他人一看纪勇都打的这般用力,自然没有留手,一番打脸下来,季阳耳朵“嗡嗡”的响,脸颊都冒着血红色,肿了起来,火辣辣的痛。

        “陈哥……”季阳顾不了疼痛,此刻怕的要命,咬了咬牙跪在地上求饶道,“我之前真不知道那两人都和你有关系,今天这事确实是我鬼迷心窍了……你打我吧,多打我一些,腿打断了我也不怨你,求你能不能不要把我送警局里?”

        “这样啊……”陈飞羽一副心软了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