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都市言情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490章:跟别人亲,不跟她亲

第490章:跟别人亲,不跟她亲

        鹿梨的这个问题,祁陆闻过了很久都没有说。

        鹿梨就一直盯着他,执拗的要等祁陆闻给一个解释。

        她不是不可以听盛雪姿的话,但最起码要给她一个合理的理由。

        鹿梨也相信,祁陆闻会给她。

        可令她琢磨不透的是,祁陆闻不仅没有再说什么,甚至从位子上站起来。

        他摸摸鹿梨的头:“照做就是,我不会害你。”

        “这跟我是不是担心你害我,有什么关系?”鹿梨反问,语气里已经有些情绪的恼怒。

        她压根就没有想过祁陆闻会害她。

        即便徐塘暗示过,她身上的药可能跟祁陆闻有关系,但鹿梨依旧坚定的相信,任何人都有嫌疑,唯独祁陆闻不会。

        这不是担心祁陆闻是否害她。

        而是她想要理由。

        就好像祁陆闻现在跟盛雪姿有个计划,但这个计划却将鹿梨排除在外。

        祁陆闻跟别人有了秘密,将她排除在外。

        她变成了一个局外人。

        这是鹿梨最不高兴的点。

        也是鹿梨非要祁陆闻给一个解释的点。

        可祁陆闻却看着鹿梨,反问一句:“你不相信我吗,鹿梨?”

        这个问题夹带的意思太沉重。

        这句话的背后,还有祁陆闻用跟鹿梨12年的感情来施压。

        鹿梨觉得不舒服,也不高兴。

        可数次张嘴,却说不出什么来。

        “能相信我吗?”祁陆闻再度问。

        鹿梨直面她:“我相信你,但不相信盛雪姿。不管你们什么计划,请你先告诉我原因。”

        “你只要相信我就足够,其他不用管。”他还是这句话。

        鹿梨心里却没了恼怒,只是有很浓的失落。

        她沉默下来。

        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想去说什么。

        她甚至有种,祁陆闻离她有点远的感觉。

        而祁陆闻似乎感受到鹿梨的情绪,安抚的摸着鹿梨的头:“相信我鹿梨,我所安排的一切都是为你铺路。只是有些事,不太方面现在说。”

        鹿梨努力扬起笑容面对祁陆闻:“我理解,我不问。并且在明天的宴会上,我也会全力的配合盛雪姿。”

        祁陆闻看着鹿梨。

        鹿梨努力将笑容展现的最灿烂,然后若无其事的站起来:“也不知道谢南意跟余偿怎么样了,有点好奇,想去看看。”

        她若无其事一般转移话题,“我好像看到谢南意一个人回来。”

        “我先过去找他,你自便哈。”

        鹿梨冲祁陆闻随意的挥挥手,随后便朝谢南意走去:“谢南意。”

        谢南意一个人回来的,有些失魂落魄,被鹿梨突然这么一喊有些吓一跳。

        她捂着心脏:“你吓死我。”

        “你心虚什么?”鹿梨一眼看出谢南意有问题。

        “我没心虚什么。倒是你,不是跟祁爷在聊天么,你一个人跑过来干什么?”谢南意朝鹿梨身后看了一眼,“你不会为了八卦,丢下祁爷?”

        她甚至觉得鹿梨为了这点八卦,都快疯了。

        鹿梨并不否认:“那是,你跟余偿的事,我很好奇,我也很感兴趣。”

        “那你最好死了你八卦的心思。我只能告诉你,我跟余偿没什么故事,你也不会感兴趣,你还是回去好好陪你祁爷,谢邀。”

        谢南意挥挥手准备走人。

        可鹿梨却跟上,挽着谢南意的手臂:“我不管,反正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你跟余偿怎么认识的什么故事,我不会让你走。”

        “我不是刚跟你……”谢南意脱口而出,可看着鹿梨的瞬间,余光扫到那边的祁陆闻,突然明白了一些什么。

        她当即转移话题:“怕了你了。知道了,想听故事,跟我来,我还没吃饭,一边吃一边说。”

        谢南意反拉着鹿梨走。

        直接踏入小洋房,因为徐塘在,谢南意打哈哈说要鹿梨陪着吃饭,就去了餐厅。

        鹿梨说归说,但还是让人留了谢南意的饭。

        不过留了两份,余偿的那一份也留,但现在都成谢南意一个人的。

        谢南意是真的饿了,一边吃一边问:“是怎么一回事?”

        到达餐厅之后,鹿梨也不再伪装,直接表达:“祁陆闻刚才跟我说,让我再明天宴会上全力配合盛雪姿。”

        “为什么?”谢南意给出跟鹿梨当时听到一样的反应,甚至厌恶的皱眉:“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安排?”

        这问题鹿梨回答不上来。

        谢南意放下碗筷:“这话说的,好像盛雪姿才是明天的主场,你不过是配合她罢了。怎么,是忘了你能否回到盛氏集团,全都要看明天宴会的情况吗?”

        “不是,我怎么感觉,自从曝出盛家幕后有组织开始,祁爷这人就开始奇奇怪怪,一些行为就让人匪夷所思?”

        谢南意一阵输出。

        而她说了这么多鹿梨都没有没有,让谢南意十分不解:“你就没有想要表达的一些想法?”

        “我需要表达什么?”鹿梨反问。

        “这话问的,我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怎么接。”    谢南意吐槽。

        鹿梨苦笑。

        别说谢南意不知道怎么接,鹿梨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接。

        两个人沉默了挺久,鹿梨才感慨的说一句:“说实在,我觉得现在的一切好像逐渐脱离我的掌控。”

        就是不知道,是幕后组织的手笔。

        还是祁陆闻在其中暗箱操作?

        “我其实对于明天一事没有什么滋味。我只是最不开心的是,祁陆闻有隐瞒我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别人知道,我却不知道。”

        鹿梨自己说的时候还在苦笑。

        她理性的觉得,到现在节骨眼,不应该拘泥于这种情感的情绪上。

        可她现在的所有情绪,的确是因为这个。

        谢南意拍拍鹿梨的肩膀:“我能理解你。你相信祁陆闻不会害你,你想做的他一定会为你铺路。只是你不高兴,在这段过程,他和别人亲近,跟你不亲。”

        鹿梨对祁陆闻之间的情感,其实参杂的很复杂。

        有心动的感情,也有12年的浓厚亲情,还有一些只能是她的占有欲。

        很多很复杂细碎的感情,像是密密麻麻编织的一道网一般,将鹿梨牢牢的禁锢在其中。

        “那你明天打算怎么办?”谢南意现在还是比较关心这个。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