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武侠修真 - 你修仙,我修功德值在线阅读 - 第三章过关

第三章过关

        青云有路终须到,白日无情不暂閒。

        一叶扁舟日夜不停的飞过万重山,到达九州云衍宗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小满了。

        青山岭下,行人抬头只能看到一条崎岖的山路,看不到一派大宗门的气象。

        宁夏和同伴蒙看着施家小孩子面上露出失望的神情,他们一下子乐了,他们当年应该也是如此的反应。

        蒙受已经带头往小路上走去,宁夏安排施家的小孩子跟上,笑着:“走吧,你们既然有心修仙,那就从现在开始接受现实。”

        施泽兰跟在蒙受的身后,施八春示意施小六跟上去,她走在孩子们的中间。

        四十多年前,她到宗门的时候,就爬过这样的山路。

        宁夏走在最后,他在后边笑着说:“大家走山路,可以练习我教过你们的简易呼吸方法。”

        “正确一呼一吸的方法,对我们修炼有好处。

        最初,你们不习惯这个呼吸节奏,但坚持时间长了,你们便能感受到其中的美妙。”

        这些日子,宁夏和蒙受两人和施家的孩子们长相处,自然就亲近了许多。

        宁夏闲暇时,会说了一些宗门的规矩,也会笑着表示。

        “修仙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灵根是你们进仙门的根基,但是最后能否登上青云仙路,却要考验你们的心性和坚毅,还有你们自身携带的运气。”

        宁夏有意无意的教导施家孩子们最基础知识,施八春听后连连点头,换得蒙受惊讶打量。

        “你不是宗门外门弟子?”

        施八春难得的脸红:“我是最差五灵根,是宗门招的杂役弟子。”

        蒙受一下子了然,看了她的妇人发型,问:“你道侣呢?”

        施八春伸手摸了头发:“十年前,荒野那一场变故,他没有回来。”

        蒙受仔细的想了,总算想起那一桩灵兽突然发狂事件。

        当时内门弟子收到消息赶过去,也只救回两个重伤的外门弟子。

        他很是干巴道:“你现在回宗门了,有机会去听一听别人传授心法,对你这种情况有用。”

        宁夏看了蒙受一眼,原来他是这样的热心人。

        蒙受过后再不多语了,静默,打坐,修炼对他最重要,他也无心旁人旁事。

        施八春更加留意宁夏说的每一句话,她先天不足,后天也许能补一补。

        施家的孩子们千奇百怪的问题多,宁夏原本抱着一种闲着也是闲着的态度去解答孩们的问题。

        只是随着施八春加入提问后,他的态度不得不端正起来。

        施八春珍惜这样时光,她操持了孩子们的一日三餐,让宁夏和蒙受有更多修炼打坐时间。

        施家小孩子们都学会了打坐,只是他们坐着坐着就睡熟了。

        施泽兰想过要多坚持一会,但平稳飞行的小舟,实在让人坚持不了,她比同伴们还要秒睡。

        上山了,施泽兰担心会挡了后面人上山的路,小短腿拼命往前挪动,一直紧盯着蒙受的背影。

        汗,落在眼里。

        施泽兰用帕子擦了眼晴,睁开眼,前面是一层雾,她看不到蒙受的背影。

        她心慌的回头看,后面山路上竟然无一人。

        施泽兰停下来等了等,还是看不到上山的人,也听不见他们的脚步声音。

        “八春姑姑,小六,我在山上等你们。”

        没有任何回应,施泽兰明白了,这是入宗门的第一关考验,她只能往上走。

        “蒙师兄,你在前面吗?”

        蒙受已经立在山上,自是听见施泽兰慌张的呼唤,但他不会回应,这是施泽兰一定要过的心路。

        他看了一旁气定神闲的宁夏,再看一眼忧心的施八春。

        他直接打坐了,在外面这些日子,他有许多的感悟,不能随意挥剑,他就打磨心性。

        施泽兰这一会不担心挡路了,她也不敢呼唤人了,她要保存体力爬过这一关山路。

        山林寂静,不远处传来野兽的咆哮声音,施泽兰眼前已经无路可走了。

        她抬头望天,只看到头顶上的云,她身上的汗水,干了又湿了,双腿抖动着继续往上走。

        施泽兰决定歇一会,她眼一闭,很快就睡熟了。

        施八春看着快走到山顶,突然坐下来睡觉的施泽兰急了。

        她往前一步,宁夏直接挡住她:“你不要误了她的修行路。”

        施八春满脸丧气退了回去,又去看别的孩子,他们都在半山腰,无一人心生退意。

        施八春心生几分骄傲出来,她灵根差,修行不行,但施家的孩子们争气,他们灵根比她好。

        施八春一直卡在炼气三期瓶颈,

        在她这么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境界松动了。

        “坐下,静气,凝神,入定。”

        宁夏回头看一眼施八春,感觉她周边灵气涌动,立时出声提醒她。

        蒙受站起来,看一看爬山的孩子们,再看一看打坐的施八春。

        “她这是顿悟了?”

        “是啊。她看孩子们上山,竟然看出了自个的机缘。”

        宁夏很有些感触道。

        宁夏和蒙受看着上山的孩子们,看见他们哭,听见他们骂,却无一人心生退意。

        “施师妹年纪小,腿短,再爬一会就上来了。

        宁师兄,你说她梦中见了谁。”

        宁夏看了蒙受:“你不端着高人风范了。”

        “宁师兄,在你面前,我是师弟。”

        宁夏已经掏出水镜,看到睡熟的施泽兰在梦里笑了起来。

        施泽兰这时正在用早餐,她父亲往房门口走,回头对她说:“兰儿,你想吃什么水果,我下班带回家。”

        她的母亲从厨房走出来:“还有几天高考了,她现在不能乱吃东西了。”

        施泽兰笑着说:“爸爸,妈妈,等我高考完了,我们一家人去旅游去看海。”

        她的父母在她低头时交换了一下眼神,她母亲道:“不急,这事要慢慢安排。”

        施泽兰用力挣脱了梦境,她站起来往高处走。

        宁夏和蒙受同时吐了一口气,幸好施泽兰没有被梦噩困住。

        一步又一步,施泽兰看到站在山路顶上的宁夏和蒙受的时候,脚步越发的加快起来。

        她爬到了山顶了,宁夏和蒙受同时伸出双手拉住要坐下去的施泽兰:“放松,再走一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