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武侠修真 - 你修仙,我修功德值在线阅读 - 第四章看

第四章看

        施泽兰气息平稳后,她站在山上往下看,看得一条弯曲窄小的上山路。

        她立时转头看宁夏:“明明有上山的路,怎么,我走着走着就没有了上山的路?”

        “新弟子上山,第一关都要走山路,你也不会例外。”

        宁夏正气凛然道。

        施泽兰相信宁夏的话,她又看了看背后宏伟的宗门,再看了看山路:“山下的人,上山也是走这一条道?”

        “自然。”

        “他们也能看到我们的宗门?”

        “无缘之人,自是寻不到我们的宗门。“

        施泽兰伸头往下看,很是奇怪道:“他们平时比我脚快,今天怎么比我还要走得慢了?”

        “各有机缘。”

        宁夏不耐烦回施泽兰的话,直接走到蒙受身边坐下打坐。

        施泽兰回头看到三个打坐的人,她掏出怀里已经干硬的饼子,很是艰难的咬了起来。

        她上一世,也是翻过修仙小说的人,只是看时不曾用过心。

        如今只记得每每新弟子要入宗门,第一关就是登云梯,锻炼新弟子的心性。

        宗门顺势也会淘汱一些心性软弱不合适的人。

        她刚听宁夏的意思,施小六他们只要能上山,宗门会留下他们。

        施泽兰心情放松了,觉得饼子咬起来,特别的有滋味,也顺势喝了竹筒里新装的水。

        时间,走的很快,施泽兰直接躺平睡熟。

        “她已经睡了一个时辰了,就这样的地方,她也能睡熟,真能睡啊。”

        “她身上是不是佩戴了下品法器?”

        “你说呢?”

        “也是,她爹是凤元真君的亲传弟子。

        我听师叔说,四年前,凤元真君的修为境界有所松动,他要闭关一阵子,这才安排施师妹回凡俗界祖父的身边。”

        宁夏看了蒙受一眼:“我什么也没说。”

        “师兄,好,不说这事了,我们说一说,她身上的法器。

        我没有见到她佩戴项圈,她双手也不见戴手链,脚上,好像也没有戴脚链。”

        “她的头上呢?”

        宁夏忍不住提醒蒙受,他愣了半会,双手用力一拍:“对啊,她头上绑有两根草绿色的头绳。

        真君果然高人,把所有的细节都想得仔细。

        一般人,谁会注意一个孩子头上半旧不旧的绳子?

        宁师兄,你果然不是一般人,你也是高人。”

        “呵呵,上一次我们的小舟要降落的时候,被空中一队小鸟撞了好几下。

        当时小舟倾斜的时候,除去我和你外,只有施师妹没有摔倒下去。”

        “原来如此啊,我一直以为她的手快,握住小舟边的把手。”

        施泽兰被蒙受巴掌的声音吵醒,她坐起来,看到满天的彩霞,好奇道:“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不等人回答,往四周看了看,施八春还处在入定中,她扭头看向宁夏和蒙受两人。

        他们同时看着她的脸,她伸手摸了一下脸,很坦然道:“没洗脸,脏了,正常。”

        宁夏和蒙受直接问:“饿了?”

        “要不要吃东西?”

        “饿了,我要吃东西。”

        施泽兰从竹筒倒了一点水洗手,然后伸手给宁夏和蒙受看。

        宁夏忍耐的不去看她的脏脸,拿了一块饼给施泽兰:“这是你们族长家的饼。”

        施泽兰接过饼吃了起来,她刚吃完饼,宁夏又给她一块饼。

        她把饼包起来放袋子里,对看着她的宁夏说:“我吃饱了。

        这一块留着,小六他们还没有上来。”

        “我这里还有,你想吃就吃吧。”

        施泽兰摇头:“我不吃了。”

        她坐回山路口,还是没有看到山路上有人。

        她有些担心了:“他们已经走了一天一夜,还没有爬上来啊。

        师兄,我可以下去接他们一下吗?”

        “凡间也没有到晚上。他们还在山腰中。

        你现在下山,也接不到他们。

        你看到是凡人走的山路,他们己经走在我们宗门设定的山路。”

        蒙受自知是自个吵醒了施泽兰,这一会很愿意解释给施泽兰听。

        “哦,我相信他们一定能爬上山的。”

        施泽兰很是肯定的说,施家的人,有修仙的机会,绝对不会往后退。

        山风一阵又一阵吹,山土随风翻起,蒙受给施泽兰捏了一个法诀,正好避开飞扬起来山土。

        暮色中,施泽兰望到山路上的人影,她仔细数了数,一个都不少。

        施八春这一会坐起,满脸的喜色。

        宁夏看她一眼,这一下修为到了炼气中期,她在凡俗界也不曾停过修炼。

        因此提醒:“你要多用时间巩固一下境界,根底实在,筑基时会容易些。”

        “是,多谢真人提点。”

        施八春欢喜不己,她之前都不敢去想筑基期的事。

        她坐到施泽兰的身边,只觉得眼晴明亮了许多,还能感受到坐下去时,草木弯曲的样子。

        她看一看行在山路上的孩子们,对满脸担心神情施泽兰说:“时辰还早。”

        “八姑,恭喜你!

        现在天色暗了,我担心他们看不到上山的路。”

        施小六他们的确看不到上山的路,雾厚的时候,他们看不到身前身后的人。

        仿佛整个林间,只有他们是独行客。

        他们用力呼唤同伴,听不到任何的回应。

        他们慌张的喊了两位真人,也一样没有回应。

        他们担心起年纪最小的施泽兰,放开声音呼了她的名字,还是没有回应。

        他们只能快步往山上走,双脚累了,双手也帮着爬山路。

        一步又一步,山林的雾散了,渐渐能看到山路上的人了。

        大家发现前后山路上,都看不见宁夏和蒙受两位真人,也没有看到施八春和施泽兰两人。

        大家抬头看一看天,再看一看往上延展的山路。

        “我们往上继续爬,两位真人和八春姑还有兰姐儿一定在山上等我们。”

        施小六很快做了决定,鼓励大家一定要坚持下去,绝对不能停下来休息。

        “小六,要是八春姑奶和兰姑不在山上。呜呜。”

        有人说着话就哭了:“我们弄丢了八春姑和兰姐儿”

        “别哭,,你们忘记了,八春姑和兰姐儿原本就与我们不同的。

        我们只要上了山,一定能看到她们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