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武侠修真 - 你修仙,我修功德值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一日三餐

第十一章一日三餐

        春雨绵绵什么的,对一心修炼的施泽兰没有任何的影响。

        白日里,凤元真君和凤凰大人在峰门的日子不多。

        平阳真人顿悟一天后,只觉得峰门大殿利于他近期内的修炼。

        平阳真人和凤元真君提出要求,他想回来服侍师父。

        “师父,这些年徒儿一心一意修炼,忽视了对师父应该尽的孝道。

        我想陪师父住几日,顺带照看好兰姐儿。”

        凤元真君颔首应承下来,他也觉得近来大殿的确利于平阳真人修行。

        正好他要忙活宗门里的事情,有平阳真人照看施泽兰,他也能安心许多。

        施泽兰听说平阳真人要住在侧殿,当下很是高兴的和他说:“师伯,我把暖榻让你睡,我睡偏小殿的床。”

        平阳真人笑了:“我不和你抢睡觉的地方,我喜欢后面的静居房。”

        施泽兰要在峰门多住一些时间,施八春自然也要陪侍在一旁。

        施八春前些日子进入炼气六期的境界,因此得到自在峰管事的推荐,如今已经是宗门登录在册的内门弟子。

        施八春有机会专注修炼的事情,管事因此问过施八春的意见,她执意要守着施泽兰长大。

        她和管事道:“我因为她才有这样的机缘,她现在年纪尚小,我不能就此松手不管她。

        我知道宗门里规矩,再给我八年时间,那个时候,我一定不会耽误她的修炼。”

        凤元真君自然许可施八春的请求,施泽兰这样的年纪,他也不放心旁的人照顾她。

        早上,雨打房顶都谱成了春雨的歌了。

        大殿内,明亮如白日,平阳真人带着施泽兰练习长青诀。

        施泽兰正在学习第一招,一招一势使出来非常缓慢,施泽兰能够感受到空气中莫名有一股压制力量。

        她把这种感受说给平阳真人听,他非常的高兴:“对,你可以学习长青诀。”

        施泽兰不解的对他说:“我阿爷也会这种养生的招式,但是他起势飘逸好看。

        师伯,为什么差不多的招式,我使出第一式这么的难?”

        “凡俗界的养生功法,怎么比得过我们宗门里体修基础功法?

        你年纪小,修炼时间短,先把第一式练得飘逸好看了,我再教导你第二式。”

        施泽兰稍微明白了一些:“师伯,就如同凡谷界的《易经》,是凡人的书。

        修仙界的《易经》是给修士们指了一条明路。

        我们宗门夫子讲的《易经》,是我们宗门的秘藏经典,我们宗门弟子认真学习后,可以少走一些弯路。”

        平阳真人颔首,难怪凤元真君说,不要把施泽兰当成小孩子看待,而是要用成人的眼光,去看待她提出来的问题。

        平阳真人认真看待施泽兰:“兰儿,我们云衍宗是九州最大修仙门派。

        但是九州之外,还有比我们宗门更加强大的门派,各个门派都有不可外传的秘藏功法。”

        施泽兰点头:“师伯,我明白的,以后出了宗门,绝对不会乱和别人说话。”

        “噗。你和朋友相处的时候,自然是要说话的。

        你师祖有的时候,都会和他的朋友探讨功法。”

        施泽兰当下就问他:“我八姑要是问我最近的事情,我可以和她说师伯教导我的长青诀吗?”

        “可以。她有机会可以去讲授堂上课。”

        “师伯,我八姑也可以去讲授堂听课?”

        “让管事去讲授堂登记一下。”

        施泽兰很是高兴,等到施八春过来问她,中餐想吃什么的时候。

        她很是欢快道:“八姑,你可以去讲授堂听课了。”

        施八春看着她:“兰姐儿,你是不是想去讲授堂听课了?”

        “我现在不想,我现在要跟师伯打基础。”

        施八春转头去问了管事,知道她可以去讲授堂听课。

        她当下欢喜道:“我以为我这个年纪不能再去讲授堂听课了。”

        “筑基真人有时都会去讲授堂听课,你一个炼气修士自然能去,只是你只能听大课。”

        “好,我想听课,还请真人帮忙安排。”

        施八春面上的喜气都掩饰不了,她接连一旬去讲授堂听课,自然也知道讲授堂孩子们对施泽兰的态度。

        她的心里面很是气愤,但是现在施北辰夫妻不在宗门。

        凤元真君和平阳真人都是不屑和小辈们理论的,而她也没有底气面对一群背后站着真君的孩子们。

        “兰姐儿,八姑对不住你,你在讲授堂受了欺负,我竟然不能去为你讨一个公道。”

        施泽兰听她的话,当下笑了起来:“八姑,我和他们相处得很好。

        我们从来没有打过架,他们当着我的面,提起我爹娘的时候,提起我爹娘在外会生弟弟妹妹,他们是忌妒我。

        他们爹娘不愿意给他们生弟妹,他们都想要换我爹娘。”

        施八春满脸苦恼神情看着施泽兰,这心也太大了一些。

        难怪施小六和她说,别管外面人说什么闲话,施泽兰只会气哭别人,她自个绝对不会生气。

        施泽兰好奇的看着施八春:“你怎么会说,他们欺负我?”

        施八春仔细的想了想后,竟然是别人故意说给她听,就想着她做多余的事情。

        她这么一想,心里更加生气了,她一个活了几十年的人,还没有一个孩子活得通透。

        施泽兰的背后也有凤元真君,施泽兰都不气弱,她气弱什么?

        施八春叹一声:“兰姐儿,是我认知魔障了。

        我这几日不去讲授堂了,我要好好的静一静心。”

        施泽兰表示理解,还对她说:“八姑,你别担心我吃饭的问题。

        我师伯肯定会安排我的一日三餐,你安心修炼。”

        施八春去和管事说了这几日的安排,表示暂时不去讲授堂,她要安心修炼,当然她不会耽误施泽兰的一日三餐。

        管事表示,他这几日正好有杂事要处理,他可以安排施泽兰的一日三餐。

        施泽兰很想说,她能照顾好自个,只是她的五短小身材,实在是拖累了她能干的一面。

        施八春修炼的第一日,她是不太安心。

        直到第二日,听施泽兰说了她的一日三餐后,她才真正安心下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