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武侠修真 - 你修仙,我修功德值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根基

第十八章根基

        施泽兰看了看面前立着的六位年青妇人,全是圆脸温和讨喜的长相。

        凤凰大人审视六人:“芳草堂只要两人,你们要是不愿意留下,这一会可以自行说出来。”

        六人互相望了望,当中一位身材圆润的低声说:“我不是不愿意留下来,我是担心自个服侍不好兰主子。”

        凤凰大人听她的话,皱眉头对知事堂的人说:“她这是进过凡俗界的皇宫?”

        知事堂的人,连忙解释:“凤凰大人,她平日喜欢看凡俗界的话本子。”

        那年青妇人心中暗喜,果然凤凰大人不喜听她这般的称呼施泽兰。

        昨日,沈招回了知事堂,与她们说了在芳草堂的一些事情。

        年青妇人听出她的言外之意,施泽兰的性子别扭,她好像分不太清楚人的好歹。

        沈招对施泽兰用足了心思,结果凤凰大人赶人的时候,施泽兰不曾为她说一句公道话。

        早上,管事安排年青妇人来芳草堂,她的心里就心生退意,正好凤凰大人的话,又给她一些提示。

        年青妇人在知事堂人的示意下,很快的退出芳草堂。

        留下来的五人,互相看了看,都觉得那妇人太过心急了一些,她竟然完全相信沈招有意说出来的话。

        凤凰大人看了五位妇人,见到她们都不开口说话。

        他对知事堂的人说:“她们五个全留下吧。正好过了冬天,芳草堂后山也需要人手做活。”

        知事堂的人,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他看着施泽兰问:“施师妹,你是什么想法?”

        “我听凤凰大人的安排。”

        五位妇人互相望了望,突然觉得她们全部留下来,那芳草堂也是一个好的去处。

        知事堂的人出芳草堂,看到等候在外面的妇人,看着她往他身后望,没有好气道:“凤凰大人留下她们了。”

        妇人有些心慌了:“小兄弟,我不是不想留下来,我只是担心我做不好芳草堂的差事。

        沈招比我精明能干都被嫌弃了。”

        “来之前,我就和你们说了,如果凤凰大人和施师妹相中你们当中的两位,你们只要不做多余的事情,芳草堂就是一个绝好的去处。”

        知事堂的人,示意妇人赶紧上飞叶,他要忙活的事情还多,不想听一个蠢妇人说太多的话。

        凤凰大人在一旁看着,施泽兰仔细问了五位妇人擅长做的事情后,她伸手点了点两位身材壮实的妇人:“你们留在前院吧。”

        方芭和刘纯妮互相看了看,心里有几分的庆幸,在前院忙活,总要比去后院轻松一些,空闲的时间也多一些。

        凤凰大人看了看留下来的三人,手一挥:“你们三人和她们两人可以轮换着做活,你们要做得好,兰姐儿也不会委屈你们的。”

        施泽兰在一旁点头,只要她们心思单纯,不盼着踩着她做一些事情,她一般不会随便换人。

        凤凰大人手往五个人里面点:“中间那位红衣女子,你暂时管一下事情。”

        天降大好事情,红衣裳的陆灵玉一愣后,赶紧大声应承下来。

        “凤凰大人,小姐,只管放心,我会带着她们一块做好芳草堂前院和后院的事情。”

        陆灵玉听沈招说了好一会的闲话,她印象最深刻的只有一句话,施泽兰不喜欢别人近身服侍她。

        芳草堂一下子添了五个人,凤凰大人对施泽兰言传身教管理下面的人。

        下大雪的日子,施泽兰坚持徒步去讲授堂上课,凤凰大人很是心疼她,却不曾出声阻止过施泽兰。

        他和凤元真君说:“我从前修炼的时候,也曾九死一生,我都不曾觉得难过。

        现在看到兰姐儿顶着风雪去讲授堂,我这心里就不太舒服。”

        凤元真君看他一眼:“兰姐儿有她的道要走,你这样的牵挂她,反而容易影响到她的修炼。”

        “我明天回来住。”

        施泽兰听凤凰大人宣布要离开芳草堂,虽然心里面有些不舍,但是她却愿意凤凰大人能对她放心。

        “凤凰大人,我现在很是能干。

        我会好好的修炼,再过几年,我一定能独自去峰门见你和师祖还有小师伯的。”

        凤凰大人从施泽兰身上体会到养女儿的甘苦,他和凤元真君说:“难怪你收了北辰这位弟子后,再也不曾起心收徒弟。”

        凤元真君最能体会凤凰大人的心情,看着他:“孩子大了,我们大人总要学着放手。

        兰姐儿比一般的孩子要懂事,你要是守着她不放手,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

        凤凰大人不在芳草堂住了,陆灵玉五人暗自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不敢忽视施泽兰这位主子。

        施泽兰的确是事不多的人,她这么小的年纪,相当的自律,都不用陆灵玉五人操什么心。

        施泽兰心里装着修炼的事情,偏偏她越是如此,灵气越是难以入体。

        相比施泽兰修炼时艰难,夏玉修炼进展快速,而且到了不得不压制境界的地步。

        大雪的天气,夫子上了课,很快就离开了。

        施泽兰停在课室的门口,听着院子门口的热闹。

        夏玉原本已经离开了,只是落了一件东西,他回头进来取的时候,正好看到施泽兰眼里的一片茫然。

        他一时心软了下来,对施泽兰说:“我家管事伯伯来接我,你要不要和我一块走?”

        施泽兰摇头:“我自个走。这样的天气,我想静一静心。”

        夏玉想了想,对她说:“我听我祖父说,有的人最初修炼特别的艰难,但是一旦开始进入正道后,她比一般人进步得快。”

        施泽兰不相信他祖父会和他说这样的话,这大约是他特意用来安慰她的话。

        施泽兰笑着说:“夏玉,我相信你祖父的话,我现在是难一些,但是我会尝试着寻找一条适合我的道走。”

        凤元真君和施泽兰说过功德值的事情,也提醒了她:“你现在年纪小,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

        我以后会为你挑选一门最合适你的功法,但是在这之前,你也不能急于求成坏了自身的根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