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书 - 武侠修真 - 你修仙,我修功德值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招

第二十三章招

        第二天,有人来峰门转悠,他们左右转了好几圈,一次又一次错过正门口。

        施泽兰和施小六在院子里,看着他们摸着院墙商量:“我觉得门在此处。”

        “行,谁来敲门?”

        “你来,你家儿子和施师侄有同窗情义。”

        “呸,你们一个个不仁义,谁不知道施师侄在讲授堂只交下一个朋友。”

        “夏兄弟,还是你来拍门,你家侄儿和施师侄是好朋友。”

        “你说的有道理,我家侄儿和施师侄有交情,我缓几日和侄儿一道来贺喜。”

        管事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听出他们有意交好自在峰的意思,便觉得无趣起来。

        管事回头对施小六和施泽兰说:“他们进不来,你们去大殿打坐吧。”

        施小六和施泽兰两人笑着进了大殿,眼下自在峰多了一位金丹真人,宗门的人,也不敢随意上门挑刺。

        施小六和施泽兰打坐一会,两人几乎不约而同睁开眼看着对方。

        “兰姐儿,我这一会心不静。”

        “我也是。我们来猜猜,我师祖师伯们几时会回来?”

        “两天。”

        “我猜明天能回。”

        “兰姐儿,我觉得你这一回你猜中。”

        第二天下午了,施泽兰对施小六说:“难道要等我们睡了,他们才会回来?”

        “兰姐儿,你很想见你大师伯。”

        “想啊。凤凰大人说,我大师伯闭关前,还没有我这个人。”

        “兰姐儿,长辈们都喜欢你。”

        施泽兰叹一声:“我没有那么讨人欢喜。

        以前在族里的时侯,老人们看着对我好,但是他们都不亲近我。”

        “兰姐儿,他们不是不想亲近你,而是知道你总有一天会离开族里的。”

        施小六的眼泪一下子落下来:“我阿爷阿奶阿爹阿娘很疼我,可是我至少十年不能回去看他们。”

        施泽兰沉默看着他,道理大家都懂,但伤心牵挂也是真的。

        施小六哭过后,不好意思面对施泽兰:“兰姐儿,我们打坐吧。”

        他很快打坐凝神,施泽兰看他恢复了平静,也跟着打坐起来。

        灵气不能入体,但灵气围绕她转时,施泽兰觉得和它们是想亲近的朋友。

        施泽兰努力去接纳灵气,可惜他们之间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隔膜,就是无法真正的亲近起来。

        又失败了,施泽兰睁开眼,施小六还在打坐中。

        施泽兰行到大殿门口,看到满天星子的天空。

        陆灵玉端了饭菜过来:“兰姐儿,用餐了。”

        施泽兰用餐后,施小六才慢慢的走了出来。

        陆灵玉又端出施小六的饭菜,等到施小六用完餐,陆灵玉才收拾好东西出了大殿。

        “兰姐儿,你说我几时能服用辟谷丹?”

        “我不知道,反正我享受吃东西的乐趣。”

        “我想去知事堂接采灵草的任务。”

        “你年纪小,知事堂不会安排你去采灵草。”

        “我这些日子感觉到我修为提升得快,只是等到真君回来了,我就要回外门去了。”

        施泽兰看着他:“你以后有空时,你就来芳草堂,我觉得后山也是修炼的风水宝地。”

        “别乱说话,给别人听了,到时会和你争芳草堂。”

        “我就是这样的和别人说了我的认为,宗门里大部分的人,都不会相信我的话。”

        施小六想一想看着施泽兰:“你以后就去后山修炼,或许你能稳步提升修为。”

        施泽兰认同施小六的说法,决定等平阳真人有空的时候,给她在后山布置一间茅草屋。

        时间晚了,施小六和施泽兰都是需要睡觉的人。

        他们睡熟后,院子门打开了,凤元真君和两个徒弟行了进来。

        管事给他们造福后,满脸激动神情看着方成真人:“小的拜见方成真人。”

        方成真人看着管事笑了:“这些年,你的修为也增进了不少。”

        “管事,兰姐儿可安睡了?”

        “他们等了许久,这一会睡熟了。”

        管事回了平阳真人的问话,又去围绕着方成真人打转。

        凤元真君往内里走去,很快行到侧殿,看了两个睡熟的孩子,他伸手往空中点了点,直接把外间声音屏障了。

        方成真人看到后,连忙低声道:“师父,我想看一看北辰的女儿像不像他?”

        “不早了,你明天仔细看吧。”

        方成真人还是走过去看了睡熟的施泽兰,又很快的跟在凤元真君身后到了大殿。

        “师父,我觉得兰姐儿比北辰容貌好看许多。”

        “她侧着身子睡,你就看仔细了?”

        “师父,或许我没有看得太过仔细,我怎么觉得兰姐儿身上有些不妥当?”

        “那你真是看得仔细了。我当初都没有你这份细心。”

        “北辰他们夫妻出了什么事情?”

        凤元真君不说话,平阳真人和方成真人说了这些年的一些事情。

        方成真人听后很是愤然:“楼家太小看人了,小师弟怎么会配不上他们的女儿?

        师父,会不会楼家人算计了兰姐儿?”

        “掌门和我说,他们家的不敢做这样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情,毕竟是双方有血缘牵扯。”

        “大师兄,我和你说,楼家人对兰姐儿没有半分的情意。”

        平阳真人对方成真人说了许多的事情,总之是楼家无人愿意认施泽兰这个孩子。

        “哼,他们不愿意认,最好了。

        兰姐儿就是我们自在峰的孩子,她只是暂时性的修炼困难,又不是完全不能修炼的人。

        只要她愿意坚持修炼下去,我相信她一定会有大成就。”

        “大师兄,我也是这样的认为。

        你不知道兰姐儿这个孩子多懂事多亲人?”

        平阳真人是用心照顾了施泽兰,因此很是了解施泽兰的优点和可爱之处。

        “我去芳草堂看她,夏天,她会我为端天银花水喝。

        冬天的时候,她会给我准备天银花蜜水喝。

        ……”

        方成真人认真倾听平阳真人的话,他同时也看到凤元真君眼里面的慈爱神情。

        他对施泽兰越发有兴趣:“平阳,我记得北辰小时可没有兰姐儿这般的讨人欢喜。”

        “大师兄,北辰是小子,他自小性子高傲,那有温软的兰姐儿招人喜欢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